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373章:战场受伏,食草行军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373章:战场受伏,食草行军

    小黎抓抓头,懵懂的问道:“容叔叔,你真的都看得懂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容棱神色淡然:“很是有趣。”

    小黎咕哝:“橙月花有什么有趣的,天香草和皇星草才有趣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闻言,应了一声:“嗯,天香草药效猛烈,后劲不失柔和,能内服,亦能外敷,很好。”

    小黎好奇:“天香草还能外敷?这是内服药草啊,天香草上头有天香刺,上头沾了水毒,外服会引起伤口红肿感染,内服反倒能与人体内的体毒相克,顺而相融。”

    容棱将书再次放下:“天香草草根对消肿化瘀,有奇效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小黎赶紧看向娘亲。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天香草草根有消肿化瘀的效果?她怎么不知道?

    不对,她都不知道,容棱又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柳蔚看着容棱,只觉得,这个男人,她越来越看不懂了。

    容棱瞧见柳蔚复杂的眼神,轻描淡写的道:“曾有阵子,我靠天香草才活过命来。”

    柳蔚一愣。

    小黎也不懂,就缠着容棱问:“为什么要靠天香草活?”

    容棱眼神淡淡:“战场受伏,食草行军,天香草味道甘甜,能以食,也能以药,西南边境多生长。”

    车厢里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哪怕容棱只是随随便便说出那八个字,战场受伏,食草行军……但柳蔚和小黎,同时都感觉到了那份沉重。

    什么样的情况,会让一个王爷,去吃野草度日。

    当时的情况,又该是多么艰辛?

    而那场战役,最后胜利了?

    柳蔚不敢问。

    容棱也不想说。

    车厢里变得平静。

    容棱低下头,继续看书,马车也踢踢踏踏的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直到过了好半晌,小黎才摸着鼻子,咕哝着嘴道:“我也想去战场上看看。”

    柳蔚皱起眉:“胡闹。”

    小黎挺直脖子:“男子汉就该上战场。”

    柳蔚眯起眸子。

    小黎鼓鼓嘴,到底还是缩了脖子,屈服在娘亲淫威之下。

    却不想,容棱抬手摸了摸小黎的脑袋,道了一句:“有机会的。”

    小黎顿时笑开了。

    柳蔚不满:“别带着小黎闹。”

    容棱深深看柳蔚一眼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柳蔚以前去战斗国家,做过一年前线军医,柳蔚知道战场是什么样子,就是因为知道,才说小黎胡闹。

    去战场,要不就堂堂正正的去打仗,看看?看什么?看看为了保家卫国,战士是怎么死的?

    柳蔚不是不满小黎异想天开,而是不满儿子过于轻慢的态度。

    至于容棱,柳蔚不知道自己的意思他听出来了没有。

    应该听出来了,毕竟,她怎么会不喜欢战场,她都开始喜欢上一个上过战场的男人了。

    马车不快不慢的到达衙门门口。

    里头,有人来接他们。

    到了临时停尸房,柳蔚便看到,里面两个筐子,独独的放在那儿,一筐碎肉块,一筐干骨。

    门口的衙役抖了抖脖子,道:“都尉大人,柳大人,小的们就在外面,有什么事儿,两位吩咐一声便是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赶紧退出柴房,死也不愿意全程参观。

    曹余杰此时也过来了,师爷和衙役头头被迫在曹余杰身边陪同,年过半百的师爷,和身强力壮的衙役头头,都有一个共同的反应,就是想吐。

    尤其是看到那整筐的尸块,简直让人眼皮发颤!

    小黎好心的给了他们两颗羽叶丸。

    两人如蒙大赦的吃下,这才觉得喉咙一片清凉,鼻尖也能嗅到凉气,那股子清新味道,总算将满屋子的尸臭味,冲散了不少。

    可味道是冲散了,但再看那尸块,上头血粼粼的,都是人身上切下来的一部分,那视觉冲击,还是令两人忍不住一阵阵的捂着嘴。

    曹余杰以为昨日自己看过了,今日会稍稍好些,没那么怕,但只看了那尸块筐子几眼,他就险些喘不上气来。

    曹余杰赶紧抓住柳小黎,期期艾艾的道:“小公子,刚才那个丸子……”

    小黎摊摊手:“羽叶丸吗?最后两颗了,没了。”

    曹余杰脸色惨白,视线看向身边的师爷和衙役头头。

    两人同时后退一步,然后转开视线,看向别处。

    曹余杰没有办法,想了想,还是走到容棱背后,总觉得都尉背后这个地方,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师爷和衙役头头见状,也跟过来,站在曹大人背后。

    被推到最前面的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黎,记录。”

    不管场内其他人如何,柳蔚戴上手套和口罩,直接吩咐。

    小黎尽职的拿出自己的小本子,站在娘亲旁边,母子两人,对立着围着一筐子肉块。

    柳蔚拿起最上面一只手臂。

    小黎忍不住凑近一些,皱着眉头说:“伤痕边角呈现碎裂状,像野兽撕咬过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“炸过。”柳蔚平静的道,从黄临口中,柳蔚得到的就是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之前还有些半信半疑,哪怕昨天是她收拾的这些残肢断臂,但当时她的注意点在八卦布阵上,对尸块倒是没细看。

    现在仔细看看,柳蔚确定,这的确是被火药炸过造成的伤口。

    但他们当时就在外面,没有感觉到里面有炸弹的冲击,也是实情。

    沉吟一下,柳蔚将那手臂随手放进另一个空筐子里,伸手去拿起一只手掌。

    这只手掌很眼熟。

    正是昨日八卦阵里,那只手心有颗朱砂红痣的断掌。

    实际上,这堆尸块肉山,都已经被血染红了,但偏偏就是这只断掌,出奇的干净,也就因此,那掌心红痣,也是那样显眼。

    可是痣,是不可能突然生在一个人身上的。

    果然,柳蔚用木架子去夹了夹,那芝麻大点的红痣,随即脱落。

    柳蔚将其放在一张干净的白布上,眯着眼睛,仔细看。

    “圆椭形,上头尖窄,下头圆润,质感平滑,气味浓郁,有土气,凝结气。”柳蔚说着,抬起眼,沉眸说道:“红胶。”

    小黎老实的记录过来,却在红胶两个字上停住,抬头问娘亲:“爹,何为红胶?”

    “一种岩浆的凝结物,有人带了一瓶子浆液,滴出一滴在死者掌心,晒干后,覆粘性佳,看起来状似痣。”

    小黎还是没听懂:“岩浆?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