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378章:你们果然是小两口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378章:你们果然是小两口

    “小公子,您刚才说看我眼球,就知道我最近体虚气寒,又发伤风之症,您是怎么看的?能……能教教我们吗?”

    “小公子,小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此起彼伏的呼叫声,越说越起劲!

    柳蔚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门口,看着被一大群人包围住的儿子小黎,顿时满头黑线。

    她赶报告,赶得浑身酸疼,这臭小子却在这儿逍遥快活!

    柳蔚步子一抬,就要过去收拾这不孝子。

    容棱却一把拉住柳蔚,将柳蔚拽到另一张桌子前,随着膳房的下人端来膳食,他夹了一块青菜,递到柳蔚嘴边。

    柳蔚鼓着眼睛看他。

    容棱挑眉:“先用膳。”

    柳蔚哼了一声,还是嗷呜一下,将青菜吃了,嘴巴却使劲的咀嚼,嚼得很大声。

    容棱看她这孩子气的摸样,忍不住一笑。

    虽然凶手还没有抓到,但到了这个地步,此案也算告一段落了。

    无头案女尸吴心华,为姐姐吴心岚杀害,凶手已定。

    无头案男尸黄觉杨,为其养子黄临杀害,凶手未成年,未定,看守当中。

    女尸案凶手吴心岚,为神秘人以气体炸弹所害,凶手身份不详,姓名不详,容貌不祥。

    唯一知道的是,凶手为年纪十六至三十岁左右男子,留下证据指明,凶手疑似来自岭州。

    其他不知。

    黄府亭下干尸黄觉新,为其兄弟黄觉杨所杀,凶手已死。

    所有案件,人证物证,能拿出来的都拿出来了,包括曾经被对掉过的柳逸的货物,也在柳蔚的揭破下,在库房找到。

    而事情之前的涉案人员,包括柳逸,游轻轻,金南芸以及柳府下人,都无罪释放。

    其中,游轻轻疑似与辽州中人勾结,本该打入大牢,严加看守,但此案不归沁山府管辖,归镇格门做主。

    在容棱的做主下,游轻轻同样释放,只是游轻轻身边,自此多了几条再也甩不掉的尾巴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在知道衙门的判决后,金南芸很沉默的回到自己房间,一夜未出来。

    柳蔚知道金南芸的心情。

    金南芸不论是与柳逸,还是游轻轻,都有不可磨灭的矛盾,那两人安全无恙,对金南芸来说,自然不是好消息。

    尤其知道,游轻轻与他们莫名其妙被牵连命案有关,金南芸对游轻轻,更是连一点容忍都没有。

    可是没办法,两名辽州死士,一名(星义)还在监视中,但因为还未回到辽州,镇格门也没得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。

    另一名(烈义),不见踪影,猛然人间蒸发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情况下,游轻轻就变得举足轻重。

    一个潜伏在京都的辽州人员,恰好又在怀疑权王造反期间被发现,容棱怎么可能打草惊蛇,随便就将游轻轻抓了?

    不止不能抓游轻轻,反倒在游轻轻出狱后,金南芸还要克制自己,不能在游轻轻面前露出马脚,以免让游轻轻知道,他们其实已知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但是金南芸现在的情绪,柳蔚不确定。

    金南芸会愿意如此“顾全大局”吗?

    一夜,柳蔚都在犹豫。

    而第二天,在柳逸和游轻轻被释放之前,柳蔚还是找上了金南芸。

    “谈谈?”柳蔚开口。

    金南芸神色复杂的看着闺蜜许久,才深吸一口去,坐到椅子上,对浮生招招手。

    浮生尴尬的从怀中掏出一张宣纸,递上去。

    不等柳蔚询问那是什么,金南芸已经将宣纸展开,推到柳蔚面前:“签字吧。”

    柳蔚挑挑眉,看看纸上的内容。

    刚开始柳蔚还看得随便,可看了两排,柳蔚就认真起来,等全部看完,柳蔚的眼神,也变了。

    见柳蔚看完了,金南芸端起手边的清茶,一边喝,一边道:“条件已经说的很明确,我的底线在这里,你要是同意,就签个字,这笔买卖就算成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面无表情的看着金南芸:“买卖?”

    金南芸挑挑眉:“买卖。”

    柳蔚将宣纸推过去,指着上面问:“将自个儿相公,都当做买卖的一部分?”

    金南芸将茶杯搁下:“怎么,看你这摸样,还替你三哥抱不平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没说话,嘴角却勾着。

    金南芸沉吟一下,也不怕说开了:“条件就是这些,你要是觉得能接受,就签字落款,合同一式两份,你一份,我一份,谁也不占谁的便宜,而且坦白说,这上面的条件,更偏向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嗯,所以你早就想好了?”

    金南芸摊手:“商人逐利,至少要给自己争取点东西,况且有了合同约束,做起事来,也能公事公办,这合同的重要性,不还是你教我的。”

    柳蔚垂眸,又看了眼宣纸上的条款,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甲方金南芸,乙方柳蔚,为何乙方是我?”

    金南芸理直气壮:“你们小两口不是一起的?”

    “谁跟他是小两口。”柳蔚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金南芸挑眉:“那改改,改成容都尉,不过你拿给容都尉签。”反正金南芸自己不会去找容棱,死也不会。

    柳蔚瞧金南芸那避之不及的摸样,笑了一下,随口道:“写我一样。”

    金南芸眉毛微挑,露出一副“你们果然是小两口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柳蔚懒得与金南芸废话,继续往下说:“第一条,甲方自愿保密关于游轻轻姑娘的一切事宜,包括游轻轻的身份,游轻轻的同伙,游轻轻的来历,但作为报酬,乙方需支付甲方一定额度封口费,价格面议。”

    “咳。”金南芸清了清嗓子,有模有样的道:“如果你能代表容都尉,现在就可以商议,我的要价不高,绝对合理,五千两白银。”

    五千两白银,在这只贪财鬼眼里,的确已经很便宜了。

    但柳蔚还是想问:“所以你将我教你的东西,都转过头来对付我?”

    金南芸笑笑:“青出于蓝。”

    柳蔚按着额角:“你若能保密,钱给你便是。”

    金南芸也知道这个数额,对谁来说都不算什么,哪怕就是看起来最穷的柳蔚,实则在上次卖消息大发横财后,这点银子,拿出来也只是随手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