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379章:出狱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379章:出狱

    但作为商人,是不可能放过任何一个赚钱机会的,哪怕这个机会横生在悬崖边。

    所以,就算这是与魔鬼做交易,一个合格的商人,也会极力保障自己的所得。

    但眼下金南芸自降所得,实则为的,也是后面更大的回报。

    而这个回报,也在合同里。

    柳蔚继续念下去:“第二条,因甲乙双方为首次合作,为表达双方各自诚意,甲方愿以第一条中,封口费之一半,付予乙方,以示友好,同理,乙方也需满足甲方一个条件,作为回报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将宣纸放下,眼皮挑着:“你还有条件?”

    金南芸一脸无辜:“我也付了封口费的一半,整整两千五百两啊。”

    柳蔚冷笑。

    金南芸脸皮很厚,憨憨的笑着,催促;“看下去,看下去。”

    柳蔚继续看下去。

    “第三条,如第二条完美促成,双方皆满意,那第三条,自动生成附加条款,甲方单方面自愿监视、看守游轻轻姑娘,深入敌后,不动声色的收集乙方所需任何资料,不图回报。”

    “注意最后四个字,不图回报。”金南芸特别强调。

    柳蔚把宣纸放在桌上,用手肘压着,就这么看着金南芸。

    金南芸对柳蔚眨眨眼:“你教的我都用上了,活学活用不好吗?我是不是很聪明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柳蔚不想跟金南芸说话。

    金南芸也不要柳蔚说什么,自顾自的就道:“若双方都没意见,就签字吧,浮生,笔墨伺候。”

    浮生乖乖的端来笔墨,一脸苦哈哈的看着柳蔚,浮生也觉得自家主子有点丢人。

    您说您有什么想求柳姑娘或是容都尉办的,您好好的说出来不好吗?为何要弄个什么古古怪怪的合同,还条条款款的,写得那么大言不惭。

    这不是把情分往死路上逼吗?

    但不管自家主子做了多荒谬之事,作为丫鬟,浮生还是恪尽职守,本本分分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递到手边的毛笔,没有接,只是看着浮生:“说啊,你的条件是什么?”

    金南芸就等柳蔚这句,立刻道:“你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柳蔚揉了揉眉心:“你就这么想出境?你可知眼下南北边境都有战事,冒然出境,邻国才不会管你是不是单纯商人,弄不好,就把你当细作给处置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风险才有大收获,就因为眼下出境困难,不止京都,整个青云国都急缺邻国的紧俏货,我若是运回来了,那价钱,还不是我说了算,其中利润,不可估量。”

    马克思曾说过一句话——商人就是,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,他就会为其铤而走险,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,他就敢践踏道德和法律,甚至不惜走上断头台。

    柳蔚觉得果然不论古今中外,商人逐利,见钱眼开的本能,是哪里都一样的。

    送金南芸出境是不可能的,即便容棱答应,柳蔚也不会,因为战争时期去别国,基本上还能回来的几率不上百分之三十。

    柳蔚这么想着,就揉揉发疼的眉宇,接过浮生递来的笔墨,再找来一张干净的宣纸,埋着头,奋笔疾书起来。

    金南芸狐疑的看着柳蔚,等到柳蔚写完,再抬起头时,那张纸已经写的满满的。

    柳蔚将纸递给金南芸,按着额角:“不是要紧俏货吗,这东西,便是邻国也没有。做出来了,够你富贵荣华,财源滚滚。”

    金南芸看着宣纸上的名字:“琉璃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柳蔚道:“一种制成后,比最好的玉器还剔透的物品,你按着我的方子,找到原材料,再根据下头的辅助,找个信赖的匠人做工,成品作出后,可做镜子,可做首饰,可做任何东西,包括平日喝茶的杯子,酒杯等等。”

    金南芸眼睛亮了:“能做这么多东西?”

    “你试过便知。”柳蔚道。

    金南芸想了想,看看柳蔚,又看看宣纸,似乎在犹豫。

    浮生怕夫人犯糊涂,连忙在夫人耳边小声道:“夫人,这东西是柳姑娘给您的,那必然就是好东西,您忘了,咱们在柳姑娘家中,见到过多少稀罕玩意,柳姑娘还一样都不肯教您呢。”

    “对!”说到这个,金南芸也想起来了,往日她也常在柳蔚家中见到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。

    每次她问,柳蔚都不说。

    难得一次,柳蔚竟亲自送上配方。

    看着手上琉璃的研制方式,金南芸不禁亮起眼睛,慢慢的将宣纸折叠起来,放进袖子里。

    柳蔚吐了口气:“用这个换你的条件,够了?”

    “够了够了。”凭着对出自柳蔚手中之物的一腔信任,金南芸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签字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签字率先签下自己的名字,签了两次,柳蔚同样。

    柳蔚心里清楚,这种现代规格的合同,哪怕盖上商会的大印,也不为青云国律法接纳,也就是说,就算其中一方毁约,告上衙门,此案也不能成立。

    但同时柳蔚更明白,这说是合同,不若说是自己与金南芸之间的闺蜜协定,因这合同的说法来自柳蔚,金南芸选用这种方式缔结盟约,实则,便已经是种妥协。

    金南芸很聪明,作为江南金家培养出来的女子,她具备父亲的奸商才华,同样也继承了其母的睿智明确。

    金南芸知道游轻轻之事,涉及镇格门,若是不管不顾的非要闹大,那以容棱的铁血手腕,只怕真的能干出偷偷灭口之事,所以金南芸很识时务,主动提出保密,并且表示竭力支持镇格门一切事宜。

    但商人本性,也让金南芸在这种情况下,不自觉的提出一些无伤大雅的要求。

    不管是五千两封口费,还是那价值两千五两的一个出境通关令,实则都不过是容棱一句话的事。

    将其这么郑重的写在合同上,还是一份在官府没有效的合同,金南芸这么做,不过是为了让容棱和她安心。

    双方签字落定。

    柳蔚没将一些话说开,金南芸自然也不会主动提,两人都装作不知背后内情,宛若平日一般,下了楼,一起用膳。

    早膳用过没一会儿,外头就听到声音,柳逸出狱了。

    作为发妻,金南芸自然应该第一时间出去迎接,但金南芸愣是坐在大堂椅子上,听着外头喧嚣混乱的声音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浮生有些看不下去:“夫人,少爷好歹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金南芸两个字,浮生只得住口,却仍旧有些担心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