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381章:心里软软的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381章:心里软软的

    柳蔚舔了舔唇,拍拍容棱的手背:“你明知柳逸是我堂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。”男人语气强硬。

    柳蔚哭笑不得,只得安抚:“好好好,我不看了。”

    古代堂妹爱慕堂兄,并不是稀奇之事。

    容棱这才感到满意,但松开手之前,他拿指尖,故意轻刮了刮柳蔚白嫩细滑的脸颊。

    柳蔚觉得脸颊痒酥酥的,伸手去抓抓,再埋怨的瞪了男人一眼。

    柳逸不愿在沁山府多呆。

    与金南芸会面后,当日下午,便说要走。

    游轻轻虽然惊讶,金南芸竟仿佛真的不知她的身份,什么也没提,但一听说要离开,游轻轻却有些不愿。

    此次的行动,是烈义全权负责。

    但出狱后,她还没机会见到烈义,接下来要怎么做,还要在柳府潜伏多久,这都是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可眼下顶多算是柳逸爱妾的她,在少爷夫人都提议离开时,也不可能单独挑出来说留下。

    最后,她只能按照以往的惯例,给烈义留了暗号,这才随柳逸离开。

    而待游轻轻离开后,早有暗卫将那暗号记录下来,并且毁坏,不留一丝痕迹。

    站在客栈前头,柳小黎望着出神的娘亲,走过来,拉拉她的衣角:“爹?芸姨走了,咱们不去送送吗?”

    柳蔚摇头:“不送。”

    小黎狐疑道: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她自有分寸。”柳蔚已经将柳逸想休妻之事告诉金南芸了,却没想到,金南芸的回答,竟让她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“休妻?可以,但不是现在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能由得了你?”

    金南芸勾唇一笑:“当然由得了我,他柳逸若是敢不管不顾的休妻,我就敢将他全部身家,携卷而走,让他自己掂量掂量,是否休得起我!”

    “全部身家?”

    “我没告诉你?上次卖消息赚了一笔后,我便着手财产之事,现如今,柳逸名下除了他现下住的那间宅子,其他的铺子,钱庄,当铺,包括银号,以及外地的庄子,田地,都已在我的名下。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想,就算柳逸舍得这些东西,柳府其他人也舍不得,当官可是吃银子的行当。我那公公可是在皇上跟前挂了名的清官,你说要是断了柳逸这里的交付,公公单是靠着那杯水车薪的俸禄,还能过上现在这等好日子?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那成日只会之乎者也的大伯,说起来,我这大伯还算看得最清的一人,柳逸要休妻,这位便是第一个不允,无论是站在情面上,还是的银子上,他都能咬死了不让柳逸如愿。就连我那糊里糊涂,只知道舞刀弄枪的二伯,只怕也不能答应,二伯柳琨虽说性子鲁莽,但架不住府里头那位二嫂是个精明的,二伯不懂的,二嫂还能不提点着?”

    “我那二伯可是个官串子,成日就想着升官做大,这要升官,还能没有银子打点?说来说去,整个柳府的开销,一大半,都是柳逸这儿出,要不怎么说官商勾结,这官商本就是一家,可不就顺理成章勾结了。往小了不说,咱们往大了说,皇上如此器重丞相,这里头,难免就没有柳逸的缘故,到底是京都第一商,银子足了,面子也足了,你看哪次什么地方天灾人祸洪水猛兽要开国库赈灾的时候,不是我那公公带头送上银子,解了国忧?那些银子,不还是柳逸这儿出的,柳府上下少了柳逸是万万不行的,而现在,柳逸的财产我攥着。”

    柳逸:“……”

    金南芸继续说:“还有一句话,我没说,但我也敢说,他柳逸不是怀疑我对他不忠?好,怀疑他的,我若是看到合适的,还真愿意不忠他一次,但那又如何,他敢休我吗?他趴在那游轻轻肚皮上逍遥快活的时候,我在做什么,我在掏他的家底,等到回京他知道了,届时,别说我偷人,就是我杀了人放了火,他也不敢吭一声,你信是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柳蔚。

    金南芸看柳蔚:“往后,你要跟容都尉好,也得记着,女人什么能丢,就是银子不能丢,我以前也傻过,对着柳逸挖心掏肺,可人家稀罕?人家一点不稀罕!他不仁,甭怪我不义了,要说名头,我江南金家可是上百年的商贾世家,他柳逸才多少年,底蕴差得远,心眼也差得远。说到底,那游轻轻还算帮我了,害了我一个未出生的孩儿,令我看清这柳家人都是什么牛头马面。包括现下,有她在,至少我不用捏着鼻子,忍着恶心,陪他柳逸上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不禁想起了一句话——不要得罪女人,女人发起疯来,自己都怕。

    总之,在金南芸一番坦白之下,柳蔚才发现自己有多杞人忧天。

    以前总觉得金南芸不如金南翩,翩翩姐多厉害,拖着一个药罐子的身子,都能在夫家手持大权,将上上下下,制得是服服帖帖!

    连府里公婆,都对其含在手里怕化了,捧在手心怕丢了,现下柳蔚才是发现,原来金南芸更是不弱,果真家学渊源。

    金家的女人,都不是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抖了抖身上平白冒出来的鸡皮疙瘩,柳蔚低头,看着脚边的小黎,道:“往后你娶妻,一定不能娶商家女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柳蔚复又添一句:“尤其不能娶姓金的,沾点亲带点故的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小黎傻傻的看着娘亲,嘴巴张的大大。

    柳蔚敲了儿子脑袋一下,笑嗔:“呆子。”

    小黎摸摸脑门,肉嘟嘟的小手抓抓头发,想了想,突然说道:“我不娶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柳蔚看向儿子。

    小黎小身子一下塞进娘亲怀里,嘟嘟哝哝的说:“我要一直和爹在一起的。”

    柳蔚将儿子抱好,闻言笑起来:“等你有了媳妇,就会渐渐忘了爹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小家伙将脑袋塞在娘亲脖子里,紧紧的蹭蹭。

    柳蔚心里软软的,不禁想着,难怪婆媳关系一直是古今中外,千百年来无法解决的世纪难题之一。

    试想一下,她的小黎这么可爱,这么傻,这么乖,这么喜欢娘亲,要是以后眼睁睁看着另一个女人把小黎带走,自己还不得哭死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柳蔚又把儿子抱紧一些。

    作为母亲,柳蔚现在竟已经有嫁出去的儿子,泼出去的水的感觉了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