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383章:把初恋留下,孤独上路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383章:把初恋留下,孤独上路

    柳蔚挑了挑眉:“不开房门?小黎,你确定?”

    里头这就出现争执声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开门,否则爹会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桀桀桀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爹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桀桀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有道理,但是万一爹生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桀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,这可是你说的,如果爹生气了,你要说这都是你的主意,跟我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桀桀!”

    一小一鸟的交谈全落在柳蔚耳里。

    柳蔚吐了口气,手贴着门扉,正要暗中使劲,将门栓震断,一只大手,便落在她纤细手腕。

    柳蔚抬起头,就看到容棱拿出一把匕首,将匕首伸在门缝里挪动一下,不过两个呼吸,门就开了。

    柳蔚推开门。

    里头,小黎抱着珍珠,缩在床脚,瑟瑟发抖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柳蔚走过去,坐在椅子上,看着他们:“小花是谁?”

    “谁也不是。”小黎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柳蔚皱眉:“女孩子?”

    小黎迟疑一下,但又赶紧摇头。

    “果真是女孩子,女朋友?”

    小黎眼皮一直跳。

    柳蔚深吸口气:“果真是女朋友,小花是哪家的?”

    小黎连连摇头,无助的看着珍珠。

    珍珠装死的趴在那里,拿屁股对着柳蔚,死也不转过去。

    小黎很生气:“你不守信用。”

    珍珠一句话没说,反正它是鸟,讲信用是人的事。

    小黎气到了,本着你不仁我不义的做事准则,张口就道:“小花就是对面胭脂铺子里的画眉鸟,珍珠喜欢小花,让我带虫子去讨好小花,我什么都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桀桀桀桀桀!”珍珠整只鸟跳起来,站到小黎肩膀上,对小黎的耳朵使劲啄。

    柳蔚愣了一下,等反应过来,顿时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原来……是珍珠交女朋友了?”

    “桀桀桀桀桀!”珍珠一个劲儿的否认,黑幽幽的羽毛,都急得快掉了。

    柳蔚却没听,起身,走到窗口边,往下看去。

    果然,从这个位置,能看到对面胭脂铺的大门,还能看到挂在铺子门口的鸟笼子,里头,的确有只褐色的画眉鸟。

    “珍珠,你喜欢小花?”柳蔚回过头来问。

    珍珠一撇头,语调严肃:“桀桀!”

    “哦?”柳蔚玩味一笑:“既然不喜欢,那就不用费工夫,还想着你若是喜欢,我便与那胭脂铺老板说说,买了这只鸟。既然你不喜欢,那便省了。”

    “桀桀桀。”珍珠一听,赶紧飞过来,软软的趴在柳蔚肩膀上,用脑袋蹭她的耳朵。

    小黎摸着自己被叨得都红了的小耳朵,很不高兴。

    柳蔚刮刮珍珠的脑袋,勾起唇瓣。

    正好这时,窗外传来嘶鸣般的“咕咕”声。

    柳蔚回头一看,就见一只张开翅膀,足有两岁时候的小黎那般大的斑褐小鹰,正以俯冲的姿势,朝这边袭来。

    柳蔚神色一变,正要避开,容棱却比柳蔚动作更快,将女人一拉,就带入怀中。

    幼鹰飞到窗台上,看着里头如此多人,很高兴,蹦蹦跳跳的从比它身子大不了多少的窗户钻进来,望着熟人小黎,仰头叫起来:“咕咕咕……”

    一只鹰,为什么叫得那么像鸡!

    这个问题,柳蔚就不去想了,柳蔚只是想知道,小黎什么时候跟一只幼鹰关系这么好了。

    看着那展开巨大的翅膀,非要站在小黎肩膀上的小鹰,柳蔚头很疼,这只鹰就没发现,它的个头,太大了,它一爪子说是站在人家肩上,实则那锋利的爪子都快刨花人家的脸了。

    小黎很吃力的拖着小老鹰,有点不乐意的说:“你太重了,下去。”

    幼鹰也不知道听懂没有,只是仰着头,高兴地叫一声:“咕咕……”

    小黎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珍珠从柳蔚怀里跳出来,站在一旁的桌子上,看着幼鹰叫:“桀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发现了小伙伴,幼鹰立刻从小黎身上下来,扑腾着过去,一翅膀就把珍珠盖住:“咕咕咕……”

    珍珠:“桀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幼鹰:“咕咕咕咕咕咕……”

    珍珠:“桀桀桀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两鸟聊得很起劲,容棱面无表情的问柳蔚:“它们说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脸上难看:“那只小鹰说什么听不懂,珍珠是说,我们要走了,再也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。”容棱挑挑眉。

    柳蔚抹了抹脸:“虽然我听不懂小鹰如何回答,不过,看样子,好像不让珍珠走。”

    容棱看看两鸟,又看看窗外街对面胭脂铺外的画眉,沉思一下,复杂的道:“看来,珍珠交了不少朋友。”

    柳蔚冷笑:“还都是母的。”

    一只代表灾难的乌星鸟,一只歌声如天籁般的画眉鸟,一只膀大腰圆的小老鹰。

    这段三角恋,柳蔚表示,她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最后,在离开前,柳蔚并没去胭脂铺买下小花,因为根据小黎的描述,小鹰咕咕说了,如果珍珠敢带走小花,它就把小花吃了。

    珍珠在一番情与义,爱与恨的挣扎后,最终决定把初恋留下,自己孤独的上路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,珍珠一点也不孤独。

    沁山府郊外的官道上,宝蓝的马车,匀速前行着,柳蔚坐在马车里,看了眼又在看医书的容都尉,再看看抱着枕头,缩在一边睡觉的小黎,再看看垂头丧气,一脸生无可恋脸的珍珠,最后,看了看头上的马车顶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像是与柳蔚心有灵犀一般,马车上头,一声清脆的“咕”声,响彻天地。

    最后,这只小鹰跟着他们一起上路了。

    柳蔚问小黎,这么小的鹰,可以离开父母?

    小黎说,咕咕没有父母,它出生在一窝麻雀幼崽中,麻雀妈妈发现自己孵出来一只这么大的幼崽,吓得带着其他幼崽举家搬迁了,然后咕咕就被留下了。

    可咕咕也命大,硬是靠着吃树缝里的小虫子,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咕咕已经一岁了,虽然个头还是挺小的。

    因为有点营养不良,但是总的来说,还是健康。

    柳蔚无语,心说这么大的鸟,竟然还是营养不良。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,这只孤儿鹰,大概从小到大都没朋友,现在有了小黎和珍珠,是死也不会离开了,人家孤儿鹰说了,珍珠去哪儿,它去哪儿。

    柳蔚连拒绝的权利都没有,因为人家小鹰根本不认识她,人家只认小黎和珍珠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