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魔道祖师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赘婿  永夜君王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391章:容棱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391章:容棱!

    船家带着两个船工出去勘察。

    回来后,船家却说:“按照这个天气,就是雨停了,也不能立刻出海,风还是乱的,这会儿出船,也容易迷路。”

    妇人坐在角落,想说什么,但犹豫一下,还是闭了嘴。

    反倒是那商人,迟疑一下,道:“我定的货,是三日内在古庸府镖局取,若是不去,货便会被退回。”

    这言下之意就是,最迟三日,他必须要到达古庸府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这场灾难,从建阳府到古庸府,本来时间是刚好。

    但此刻已经耽误了一夜加半天,若是再不立即出发,只怕,真的就会赶不上了。

    商人这番暗示,意味很明确,他想走。

    船家一时很为难,这位客人一直挺好说话的,谁也没想到,这时候,他却突然出了个难题。

    船家斟酌着怎么解释,却听那个始终孤僻的船客,第一次,出了声音:“要走自己走。”

    孤僻男人的声音很冷,淡淡的,带着点凉薄的味道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向孤僻男人。

    孤僻男人却依旧低着头,说完那句后,便再次沉默。

    商人黑着脸,也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气氛很差,因为木床上那尚且昏迷的男人,与满后院的尸体,以及外头淅淅沥沥下个不停的雨。

    本就是一群素不相识的人,因缘巧合被困在一起,谁都有情绪,谁都不甘愿,但眼下情况如此,还能如何,只能盼着老天开眼,雨快些结束,船能赶紧再次出航。

    从中午,到晚上,直到天渐渐黑下去,屋子里架起火堆,所有人围在火旁取暖。

    床上那始终昏迷的男子,终于缓缓睁开眼。

    “水……”细弱的声音,轻得不易察觉。

    被吩咐照顾男子的大妞小妞两姐妹听了动静,连忙转头,娇怯怯的唤了声:“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恩?”坐在后面的小黎回头问。

    姐妹两指指床上的人,小声说:“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小黎起身,迈着小短腿走过来。

    走近了,果然听到男子干裂的嘴唇,迸出轻不可闻的声音:“水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醒了。”小黎唤了一声:“爹,那谁醒了。”

    正在暖手的柳蔚抬起头,随便的瞥了一眼,又低下去,继续搓手。

    容棱伫立在柳蔚旁边,为她烤着干麦饼。

    船家的船上的确还有一些米菜,但不知道还要在这儿困多久,现在大家都是省着吃。

    能吃干粮,就先吃干粮,毕竟比起米菜,还是干粮更填肚子。

    干饼烤好了,柳蔚吃了一口,暖哄哄的,味道还可以。

    柳蔚又喝了口水,吃得还算满意。

    那边小黎又叫了一声:“爹,他要喝水。”

    柳蔚将嘴里的麦饼吃完了,看了眼旁边锅里,正在煮沸的雨水,说:“水不多,让他等等。”

    柳蔚喝的是船上的水,但这是她的,她不会分出去。

    小黎鼓了鼓嘴,也不愿意用自己那壶水,然后小黎就看向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一言不发的将另一块干饼烤好,混着自己的水,吃了起来,眼尾都没扫一眼小黎。

    小黎小嘴都撅起来了。

    最后,是船工大宝举起自己的水壶,说:“我这里有。”

    小黎笑着接过,沾了一点,滴在虚弱男子的嘴唇上。

    水滴从唇缝里滑进口腔,容溯无意识的舔了舔唇,艰涩的将那滴水吞下喉咙。

    小黎见状,又滴了两滴。

    等到喝了小半口,算是稍微解了渴,容溯才喘过一口气,缓慢的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眼睛一睁开,首先映入眼帘的,便是一张稚嫩童趣的小脸蛋。

    容溯是先愣了一下,睫毛轻颤,尝试性地想开口,却发现喉咙干涩,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“爹,他睁眼了。”小黎实时报告道。

    还没吃完干饼的柳蔚,头都没抬,用鼻子应了声:“嗯。”

    可柳蔚不在意,其他人却在意!

    船家和船工们,还有那妇人与商人,包括那孤僻船客,都往这边看来,大宝甚至直接起身,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容溯觉得头很疼,头顶胀得好像快爆炸一般,他紧紧皱着眉,耳边听着周遭的动静,眼珠子也转动着。

    他看着头顶上的小男孩,不知是不是错觉,他总觉得这孩子有些眼熟,只是大概此刻视线浑浊,他看得并不是太清明。

    小男孩之后,一个皮肤黝黑,五大三粗的男人也进入视野,容溯与那男人对视,那男人唬了一跳,结结巴巴的问道;“公……公子,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容溯凝起眉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却不想,这男人却开始喋喋不休:“你有哪里不舒服吗?是我们救了你,发现你的时候,你全身都是血,吓死人了,你能说话吗?听得到我的声音吗?公子?公子?”

    容溯烦的冒火!

    大宝却以为公子是伤坏了脑袋,不断的在公子耳边说话,声音还越来越大!

    容溯不耐的抬起手,想将人挥开,可手一抬,却半点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容溯不确定的垂下眸子,看看自己的手,眼中露出慌张。

    这手,一点感觉都没有……

    此时,柳蔚终于吃完了干饼,她拍干净手上的灰屑,提着水壶,一边喝,一边走过去。

    走了两步,柳蔚回头,问容棱:“一起?”

    容棱没动。

    柳蔚撇撇嘴,不叫他了,自己过去。

    此刻,容溯的眼睛也清明了些,他再看柳小黎,顿时认出了柳小黎的身份,等再看到柳蔚时,容溯眼睛瞪得大大的。

    柳蔚觉得有趣,她见过容溯很多次,却从没在这男人脸上,看到过这么滑稽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男人,平素看她的视线不是探究,就是冷漠,她还以为,他不会有别的表情了。

    “好点了吗?”柳蔚坐在木床边,顺手拉过容溯的手,探了探脉,确定没问题了,才松开。

    容溯目不转睛的看着柳蔚,直到柳蔚把脉完毕,他才哑着嗓音,艰涩的问:“柳……先生?”

    容溯见过柳蔚,曾经在艺雅阁见过。

    更在之后特地调查过柳蔚,毕竟,这柳先生是他三皇兄的亲信,知己知彼,总没有错。

    但容溯没想到,今日,会在这样的情况下,再见到此人。

    容溯很是恍惚,强撑着身子看向外面,便看到前面的火堆处,无数双眼睛,正一瞬不瞬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这些人中,唯有一人,低垂着头,做着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即便只是个侧影,但何其熟悉!

    容棱!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