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永夜君王  赘婿  金瓶梅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394章:好。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394章:好。

    从有人靠近木屋方圆五十米开始,柳蔚和容棱便醒了。

    两人静观其变,一直没动。

    直到感觉到有人上了屋顶,他们才对视一眼,有了打算。

    可这时,小黎突然醒了。

    两人想将小黎拉住,可臭小子尿尿憋不住,哭丧着脸要走。

    怕小黎声音太大,惊动外头的人,两人只得让小黎出去,心想,反正小黎的身手,真有危险,自保也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况且她和容棱就在附近,有事也能赶过去。

    但没想到,臭小子出去一趟,竟然开始跟对方称兄道弟,还邀请人家进来睡,他怎么不干脆洗干净脖子,让人家砍?

    不过,似乎歪打正着,那行迹不轨之人,好像走了。

    柳蔚又静心探听一会儿,果然外面是渐行渐远的脚步声,她看着容棱,眼神示意——走了吗?

    容棱沉吟一下,掀开被子。

    柳蔚拉住他: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去看看。”男人将她的手塞回被窝里,让她安心,这才套上衣服,出了木屋。

    那头,蒙面男子回到船上,对着甲板前,檐内的黑衣男子道:“少庄主,容溯已经走了。”

    黑衣男子皱眉。

    蒙面男子道:“里头住着的是一群普通人,像是船家,遇到水上风雨,在这里暂歇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黑梅卫乔装?”黑衣男子冷目。

    蒙面男子摇头,将方才之事说了一遍,道:“哪怕黑梅卫能力非凡,总不能乔装打扮成小孩子的摸样。”

    似乎,逻辑也是对的。

    黑衣男子沉下眸子:“这么说,容溯已经走了?”

    “应该。”蒙面男子道。

    黑衣男子吐了口气,有些烦闷。

    沉默半晌黑衣男子回头,对身后之人吩咐:“通知人出海严密搜索,有可疑船只,立即搜查,务必找到目标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后面的黑暗中,一众声音,齐齐响起。

    大船打算离航前,蒙面男子突然看了看下头的小船,问道:“少庄主,未免节外生枝,船内那个女人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黑衣男子挥挥手:“将人带上来,到了深海,扔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行人,来了又走。

    瞧着那两层高的大船,在海风的呼啸下,匀速离开,站在大树背后的容棱,眼眸逐渐眯起。

    容棱回到木屋,一打开门,里头暖烘烘的温度,让他严肃的眉目,好歹松缓一些。

    柳蔚起身,问他:“如何?”

    容棱脱下微湿的外套,进了被窝,躺下,对她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走了?”

    容棱点头。

    柳蔚沉了沉眸,问:“是哪路人?”

    “江湖人。”容棱轻声道:“看船上的标志,应当是暮灵山庄之人。”

    暮灵山庄?柳蔚有些错愕!

    暮灵山庄乃是个江湖门派,门下庄民数万,但山庄坐落之地,却数十年来,无人能知。

    暮灵山庄之所以出名,并非因为它的神秘,反倒因为,它的高调。

    据说,暮灵山庄是接杀手生意的,你要买谁的命,到最近的主城,找到当地的山庄接引人,便能在此,买一个挂号。

    挂号上是数字,等排到了你,自然会有人上门与你接洽。

    到时候,你想买谁的命,只要银子够,那便是一句话之事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柳蔚不禁看向床上还睡得香甜的容溯。

    看来,这位容七王爷,当真是得罪人了。

    竟有人到暮灵山庄去买他的命。

    想到当初在柳府,容溯险些被暗器所伤那次,柳蔚便沉默。

    柳蔚记得,那件事之后,柳域曾告诉过自己,李君已经查探出,那暗器的来处,便是某个江湖门派。

    还说阴差阳错,竟当真救了七王一命。

    是不是阴差阳错暂且不提,但若上次便是江湖门派出的手,那上次,应当还不是暮灵山庄之人。

    素人皆知,暮灵山庄出手,非死即伤!

    怎的也容不下容溯当初在相府一点皮毛也不伤的就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况且,一些连黑梅卫都能说杀就杀,还一杀就杀了一群的组织,想必,也不只是用暗器吓唬吓唬人就过去了的。

    柳蔚突然有些后悔,他们就应该在沁山府好好等着道路清出来,然后按照原定路线回京,来什么定州,绕道走什么建阳府,去什么古庸府,平白惹了一身麻烦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她疲惫的揉揉眉心,总觉得带着容溯这个包袱,一阵子里,别想有清净日子过了。

    看她不舒服,容棱伸手过来,结实的臂弯将女人搂紧一些。

    柳蔚顺势便靠在了容棱的胳膊上,小声说道:“到了古庸府,我们立刻甩掉容溯。”

    容棱看着她赌气的小脸,嘴角轻勾:“好。”

    柳蔚这才舒服了点,重新闭上眼睛,蹭着容棱铁一般的手臂,打算再睡一会儿。

    这一睡,便到了破晓。

    船工们陆陆续续起身,出去查看海上天气。

    柳蔚被吵醒,也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柳蔚一醒来,就看到歪在自己腹部的小黎。

    小黎正张着嘴,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柳蔚嫌弃的坐了起来,首先动作很轻的把儿子推开,转头,发现容棱也不在被窝里。

    小心的将小黎放好,盖好被子,柳蔚轻手轻脚的打算出去看看。

    可刚走了两步,就见木床上,吊着绷带的男子也醒了,正噙着一双黑眸,一瞬不瞬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柳蔚瞥容溯一眼,冷冷的问:“睡得好吗?”

    容溯不知,柳蔚为何表情不好,自己应当并没得罪柳先生才对,但人在屋檐下,七王爷还是耐着性子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比起被追杀的日子,昨夜,容溯的确算睡得好。

    谁知,柳蔚冷笑得更大声了:“你当然睡得好,别人睡不好而已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着,不再与容溯说话,一边套着衣服,一边出了木屋。

    看着柳蔚的背影,容溯皱眉,不解。

    此时,小宝也起来了。

    小宝小心翼翼的护着自己的头,坐起来,看到身边的公子已经醒了,且还面色深沉,一幅心情不好的摸样。

    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小宝缩着脖子,招呼也没打,打算下床离开。

    却听身旁的公子突然问道:“昨晚可出了何事?”

    小宝愣了一下,不明白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