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395章:人被带走,还是尸体被带走?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395章:人被带走,还是尸体被带走?

    容溯看小宝傻傻的表情,沉默一下,问道:“我昨晚,可是说过梦话?”

    虽说认为自己并没有说梦话的习惯,但那位柳先生的态度,让容溯不免在意,莫非,他熟睡后,当真影响过别人?

    小宝困惑的想了一下,摇头: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容溯皱眉!

    小宝有些害怕,更想赶紧走了。

    容溯却又问:“可打过呼?”

    小宝都要哭了:“公子……我,我真的不知道,我哥说我缺心眼,一睡着就什么都不知道,我……我真的不知道,公子,您别问我了……您问其他人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小宝赶紧跳下床,一边抱着头,一边快速的跑出木屋。

    容溯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,面色黑的能滴出墨来!

    看来,自己昨晚真的打呼了。

    很是奇怪,他并没有打呼的习惯,怎的会突然打呼……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,他堂堂七王爷,夜阑人静之时,竟然打呼,扰人清梦,光是想想,便羞愤难当!

    更气愤的是,他的那位三皇兄,指不定还全程听在耳里!

    该死,竟让他看到自己出丑!可恶!

    容溯冷着脸生自己的闷气,周围其他人慢慢起床,看到他那杀人一般的眼神,都躲得远远的,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出去的人回来了。

    一边回来,还一边议论道:“这小岛就这么点大,那大嫂一大清早,能去哪儿?”

    船家嘟嘟哝哝的说着。

    商人起来洗漱,听到动静,搭了句嘴:“那大嫂怎的了?”

    “不见了。”船家说:“方才我去船里准备拿早膳的食材,顺道叫那大嫂起床,可敲了半天舱门,里头也没人答应,我发现舱门没锁,就推开进去看,却看里头一个人都也没有,空荡荡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大嫂不在船上?”商人错愕极了。

    船家摇头,又东张西望的看看。

    今早起来,雨已经停了,没准这大嫂在小岛别的什么地方洗漱呢。

    可是船家看了一圈,也没看到人,不觉更狐疑了。

    那商人却在沉默一下后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商人看着船家,接着再看看船家身边跟随的三个船工,咬了咬牙,一言不发的走到角落去洗漱。

    船家看商人走了,也回了木屋,将妇人不见的事,与其他人说了。

    屋子里安静片刻,但沉默一下后,就听一道淡冷的男音,响起:“早膳用什么?”

    船家愣了一下,看向那位与柳大夫一块儿的冷面公子,道:“吃麦粥,用的糠粮,熬成粥很香。”

    容棱点头,接过粮包,打算一起帮忙。

    船家估计大家应该都饿了,便蹲下身,开始做早膳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忙碌起来,那商人洗漱完进来,眼神复杂的看了围着火堆煮东西的众人一眼。

    想了一下,商人走到那孤僻船客旁边,道:“你听说了吗?”

    孤僻船客没理他。

    商人压低了声音道:“那大嫂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孤僻船客可还是没说话。

    商人继续:“我觉得,咱们真的是遇上谋财害命的黑船了,你说,这里才几个人,来来回回就我们这些,那大嫂昨日吵得凶悍,一夜过去,人就不见了,而出了这么大的事,这些人还一副无动于衷的摸样,这里头没阴谋,谁信?按我看来,那姓柳的大夫一家,跟那船家是一伙的,打的就是咱们的主意,兄弟,现下就剩你我了,我们可得想些法子离开,这鬼地方,再待下去,下一个不见的是谁,就说不准了。”

    商人说的紧张兮兮!

    可等商人说完了,那孤僻船客也没回应一声。

    孤僻船客只是将自己的被子规整叠好,放到一边,然后着手整理自己不大的包袱。

    商人皱了皱眉,推了孤僻船客一下:“兄弟,能听到我说的吗?兄弟……兄弟?”

    见这人打定了主意不理自己,商人有些愤怒,咬牙啐了一口:“等你遭殃的时候,就知道哭了!”

    说完,自己走到角落,单独坐在那儿。

    早膳的气氛并不好,因为平白无故失踪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用了早膳,船家呼吁大家一起四处找找,但翻遍了小岛,也的确没见着那妇人。

    柳蔚与容棱站在船舱里,进了妇人的房间。

    柳蔚停在门口,视线缓慢流转一圈,而后便慢慢蹲下身。

    柳蔚伸出手,指尖擦了擦木质地板上,一滴血迹。

    容棱看着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起身,却不是往里走,而是往外走。

    一路走出去,果然看到地板上,有许多被擦坏的浅浅血印,普通肉眼几乎看不到。

    想必之前一群人进来,破坏了现场。

    “昨夜你看到了?”柳蔚问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:“看见人被带走。”

    “人被带走,还是尸体被带走?”柳蔚蹙眉。

    容棱不语。

    柳蔚擦干净手上的血迹,叹了口气:“算她倒霉,平白无故的,也能惹火烧身,若她昨夜在木屋睡,指不定这条命就保住了,说到底,也怪容溯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柳蔚有些惆怅:“如果珍珠在就好了,至少,能给你的人带个信。”

    容棱身边带了暗卫,但前往古庸府时,一艘船坐不下所有人,其他人只得乘其他船,原本以为就是三天的暂别。

    未成想,倒是变成这样了。

    无法通知他人来接应,他们彻底被困在孤岛,但所幸,今日已经没下雨了,若是天公作美,指不定下午,或者明日就能出海。

    算是不幸中的大幸。

    那妇人是生是死,柳蔚与容棱没有透露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都回到木屋,议论纷纷时,容棱柳蔚二人始终缄默。

    倒是那孤僻船客,坐在容棱和柳蔚的对面,时不时的,会抬头,朝他们这儿看一眼。

    但柳蔚老神在在,容棱漠然冷酷,始终都没露出半点端倪。

    找了一上午,没找到人,人群中,气氛开始变了。

    等到下午,果然天气安好。

    总算,可以出海了。

    一众人上了船,因为妇人不在,容溯理所当然的住在妇人的船舱。

    船家询问大家,是继续去古庸府,还是回建阳府?

    那商人第一个跳起来说:“自然是去古庸府!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没意见,船便驶向古庸府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