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398章:即便动情,又怎会是她?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398章:即便动情,又怎会是她?

    “好奇罢了。”容溯漫不经心:“也是提点三哥,三哥若当真想娶柳蔚,只怕还是收敛些好,那女人,五年前能逃我的亲,五年后便能逃你的,若她真发现三哥娶她只是为了让父皇安心,你对她一点感觉也没有,甚至成亲之后,都不打算碰她,不知,她会不会现在就收拾包袱,远走他乡?”

    容棱笑道:“你认为,你很了解她?”

    “不,我很了解你。”容溯紧盯他:“喜欢男子的你,莫非还会对个女子动情?即便动情,又怎会是她?”

    “为何不是她?”容棱反问。

    “若是她,你现在便不会与一介男子,纠缠不清,卿卿我我。”

    容棱不知如何回七弟,或者,他也没必要回这位七弟。

    容棱继续往前走,不打算再与容溯说话,本来,他便不觉得两人的关系,有什么好聊的。

    可容棱不说,容溯却并不打算停:“你若当真喜欢男子,与父皇说道说道,也并非说不通,凭着父皇对你的钟爱,你又手握镇格门大权,你执意而为,谁有能耐对你作何,若能选择,愚弟请兄,莫要害她。”

    容棱止住脚步,面上终于露出不悦之色:“容溯,我与柳蔚之事,不容你操心。”

    容溯深深地看这位三皇兄一会儿,道:“我只是提醒三哥。”

    “不劳了。”容棱说完,目视前方,不再与他对话。

    容溯皱了皱眉,嘴唇微抿。

    前头,柳蔚带着三个孩子,停在了猜灯谜的地方。

    小黎歪歪扭扭的念着灯笼下头,纸条上的字:“走在上边,挂在当中,埋在两边,打一字?”

    大妞小妞根本不识字,也没听懂,闻言也只是望着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好整以暇,看着小黎:“猜不到?”

    小黎鼓了鼓嘴,猜了两下,就望着娘亲摇头。

    此时,后面的容棱与容溯也走了过来,小黎赶紧找容棱求救:“容叔叔,走在上边,挂在当中,埋在两边是什么字?”

    容棱正要回答,旁边的容溯突然道:“土。”

    小黎看向他。

    容溯却只是面色平平的回视小黎。

    小黎愣了一下,也没想太多,就转头对着花灯下头的老人道:“伯伯,是土字。”

    慈祥的老人笑了笑,拿出一个木头小人,递给孩子:“猜对了,这是你的奖品。”

    “哇,还有奖品!”小黎兴高采烈的抓过来。

    虽然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儿,只是个木雕的小人儿,估计也就值几文钱,但买来的,跟奖励得来的,感觉就不一样。

    小黎抱着小人儿,整个人都笑开了。

    大妞小妞很是羡慕,围着小公子团团转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几个这么容易满足的孩子,脸上也带着笑。

    唯独容棱,冷冷的瞥了容溯一眼,目光颇深。

    容溯只是回敬容棱一眼,一句话也没说。

    小黎赢了小人,来了劲儿,又对着第二个花灯念道:“直上浮云间,打一字。”

    小黎念完,就转头望着容棱和容溯。

    容棱脱口而出:“去。”

    小黎眼珠一转,对着老人又道:“是个去字。”

    老人温和的再送上一个小人。

    小黎大方的把这个给了大妞,再看向第三个花灯:“正月少初一,打一字。”

    小黎话音刚落,还没转过头,就听容溯平静的道:“肯。”

    小黎再次望向老人。

    老人苦笑着再送一个,然后摸着小黎的脑袋道:“小家伙,伯伯这儿只有木人送,前面那个伯伯那儿,还有别的玩意儿,你们去那儿玩玩。”

    小黎也没听出老人家是在撵客了,喜滋滋的像个小老大一样,带着两个小妹妹又去祸害前面的灯谜摊。

    这猜灯谜是有讲究的,你念了谜面就要猜,猜中了就有奖励。

    没猜中,就要丢一文钱在旁边的小箱子里。

    然后守摊儿的人,就会告诉你谜底。

    这算是一个乐子。

    毕竟那些奖励也不是什么珍贵东西,不过是图个趣儿,自然也没人为了一个奖励,或者一文钱,去较这个真儿。

    三个孩子活泼好动,柳蔚只得全程跟进。

    容棱与容溯走在最后。

    容棱又看了容溯一眼,沉默的往前走。

    容溯同样不置一词,可两个男人间,却隐隐地被什么复杂的气氛,弥漫着。

    “站在一旁请不要说话,打一字,咦,这是什么字?容叔叔,容叔叔……”小黎一个都不会猜,也只会搬救兵。

    容棱和容溯一起过来。

    容棱正要说,又一次被容溯抢先了:“靖。”

    小黎兴冲冲的对着守摊儿爷爷笑。

    守摊儿的爷爷送了个葫芦的小灯笼给他。

    这个摊儿送的是灯笼,但是他们手上都有灯笼了,多一个,反而不好拿了。

    小黎转过头,这才发现还有一人没灯笼,小黎想了想,就把这葫芦灯笼递给容溯。

    容溯沉默一下,伸手接过。

    小黎微微一笑,又带着两个小妹妹,去了别的摊儿。

    容溯提着那葫芦样子的灯笼,手上绑着绷带,本就废了一只手,另一只手还提个灯笼,这下,两手都不得空,摸样瞧着,倒是有些滑稽。

    堂堂容七王爷,什么时候这般局促过。

    但这灯笼接都接过来了,总不能扔了,最后,他也只能提着,不紧不慢的缀在后头。

    等走到下一个灯谜摊儿,小黎又念了一个灯谜。

    这次说出答案的是容棱。

    小黎兴奋的又换了一个奖品,这次换的是朵头花,头花这种东西,肯定不是一个男子汉会用的。

    小黎打算给两个妹妹,可一转头,只看到大妞站在自己后面,小妞,却不见了。

    小黎愣了一下,左右看看,这才发现,小妞不知何时走到了后头,正站在容棱腿边,仰头,噙着一双大眼睛,却是望着容溯。

    注意到小女孩的视线,容溯挑了挑眉,淡声问道:“怎么?”

    小妞跟这位叔叔不太熟,也不太敢跟他说话,听他问自己,就不好意思的缩了缩脖子,往容棱后面躲。

    大妞也发现妹妹跑了,便过去,拉拉妹妹的袖子,轻怪道:“你怎么乱跑?”

    小妞没说话,就望着容溯……手里那只灯笼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