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00章:我替我们家都尉大人拿着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00章:我替我们家都尉大人拿着

    因为柳蔚想放船灯,一行人哪怕要和人群挤,也不得不随波逐流,埋进人群当中。

    这个小广湖,说起来,也就是广场边,一个很小的湖畔。

    柳蔚原本很兴奋的心情,在看到这个湖这么小之后,就有些动摇了。

    这湖一看就是人工打造的,这种湖里,怎么可能有菩萨?

    柳蔚不是无神论者,她虽然没有宗教信仰,但她坚持相信,这个世界的确有许多人力无法解释之事,比如她的这场穿越。

    所以来到古代后,她哪怕对一些神佛并没有太敏感,但也总是愿意去尊重。

    而今日这种恰逢其会的,她更愿意凑个热闹。

    只是当她用肉眼就能看出是假的时,这份热情,就降温了许多。

    但来都来了,怎么也要凑个热闹。

    看着那挂在姻缘树上的无数红纸,柳蔚身子一跃,轻轻腾空,顺手抓了一张下来。

    柳蔚刚一落地,周围便一静。

    接着,周围一片惊呼:“喔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笑笑,拿着红纸,走到旁边放笔墨的桌子前,执笔,简短的写。

    柳蔚还未写完,容棱便过来,要看,柳蔚条件反射的躲过,没让容棱看到,淡笑着说:“看了就不灵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看着她。

    柳蔚却不理容棱了,自己开始折纸船。

    那边,小黎也腾空一跳,抓了三张红纸下来,自己一张,分给大妞小妞一人一张。

    三个小孩子凑在一起,大妞小妞不识字,只能让小黎代写。

    小妞看看自己手里的葫芦灯笼,轻声的呢喃:“我希望,能再见到大姐。”

    大妞愣了一下,看着自己的妹妹,握住妹妹的手,也对小公子道:“我也希望能再见到大姐。”

    小黎看看她们,低头,帮她们写好。

    最后,小黎在自己的那张红纸上,写着——希望大妞小妞能再见到她们的大姐。

    大妞小妞不知道小黎写的什么,但看到三张红纸上有几个字,长的一模一样,不禁就看着小黎。

    小黎也没解释,坐在地上,教她们叠纸船。

    容棱没有看到柳蔚的心愿,自己取了一张,写下——愿她所想,我圆。

    写完,容棱抬眸,又看了柳蔚一眼,见她已经将纸船叠好,开始在上头放灯芯。

    容溯面无表情的站在旁边。

    他手里被塞了三只灯笼,他自己的一只小猫的,那柳先生的一只兔子的,还有容棱的一只青蛙的。

    这两人……竟让他帮忙拿着!

    容棱柳蔚过来的时候,已经有些晚了。

    要说做前十个放船灯的,必然是不可能,就算抵达对岸,也早已抵达了十几只了。

    索性柳蔚已经不太信了,便没觉得多失落,纯粹就是凑个趣儿,倒也乐呵。

    放了船灯,几人看着船灯飘飘荡荡,缓慢的往对岸游,临到半路上,突然来了一阵风,便随着周围一声声信男信女的惊呼,好几只船上的灯芯,都被吹散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火就熄了。

    周遭一声声哀叹,看得出,颇为失落。

    在这番覆水之船中,大妞小妞的船,也遭了秧。

    只剩下小黎的那只,摇摇晃晃的,躲在一堆船中间,避过一难。

    柳蔚的那只船,在最后面,方才那阵风将船打了个旋儿,好歹没有覆灭,也没熄火,顽强的坚持住了。

    但容棱的那只……

    柳蔚忍着笑的拍拍容都尉的肩膀,安慰道:“没关系,能游这么久,已经不容易了,相信自己,下次一定能游到对岸?”

    “下次?”男人冷冷的挑眉。

    柳蔚摸摸鼻子:“官方安慰词都是这样的,你将就一下,对了,还有一句,失败是成功之母。”

    容棱凛着眸子。

    柳蔚对容棱浅浅地笑着,笑的自在,眼中一点幸灾乐祸的意思都没有!

    最后,五只船,只有柳蔚和小黎的船,勉强到了对岸。

    但是毕竟不是前十个到达的,会不会实现愿望,按照当地人的说法,就是要看菩萨的心情了。

    柳蔚笑笑就过去了,不当回事。

    小黎反倒追着那当地人问道:“菩萨什么时候心情好?怎么才能让菩萨心情好?”

    那当地人被问得哑口无言,大概也没见过真的对这事儿较真的孩子。

    最后,还是柳蔚将小黎拽走。

    小黎临走前,还是对那当地人依依不舍的。

    船灯游听着好玩,玩过了,发现也就那么回事,又听说一会儿还有大庆舞班子,柳蔚便打算去前头的看台,等着看跳舞。

    走了两步,却被挡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一个兜着篮子,绑着素布头巾的姑娘走过来,笑眯眯的对他们道:“几位公子,买花吗?”

    那姑娘篮子里放满了腊梅,红的,粉的,白的,各种颜色都有,不用走近,隔得远一些,也能嗅到扑鼻的梅香。

    柳蔚捻起一朵红色的,问:“怎么卖?”

    姑娘道:“二十文钱一朵。”

    一朵二十文,平日里,一盆也就十文。

    但这种日子出来做生意,本就是要大赚的。

    这点散碎银子也无伤大雅,柳蔚要了两朵,顺手给了大妞小妞。

    两个姑娘今日收了好多礼物,高兴地一连嘴的道谢。

    卖花姑娘一口气卖了两朵,高兴的笑,又对着容棱容溯推销:“两位公子要买花吗?可以送给心上人,这些花都是在观音娘娘座前祈过福的,保准收到花的姑娘,便能得菩萨眷顾。”

    真会吹牛!

    柳蔚笑眯眯的,也没说破,就看着两个男人。

    容棱在柳蔚的目光下,淡定的问卖花姑娘:“送给心上人,需买几朵?”

    容溯皱了皱眉,视线瞧向一旁的柳蔚。

    卖花姑娘脆生生的道:“送给心上人,自然是要送九朵,寓意长长久久,和和美美。”

    容棱吩咐:“给我包上九朵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卖花姑娘手脚麻利的包了九朵,递给男子。

    容棱付了银子,转首,将花递给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嘴角忍不住轻轻地翘起,伸手接过。

    容溯在旁,看的眉心拧得都能夹死苍蝇了。

    柳蔚此地无银三百两的道:“我替我们家都尉大人拿着。”

    容溯眉头蹙得更紧!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