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02章:自己喜欢之人的政敌,自己也要讨厌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02章:自己喜欢之人的政敌,自己也要讨厌!

    蜂拥的人群全都是朝台前集结,柳蔚却不明白,是谁在推她,将她推到了人群外。

    这里人来人往,又都是普通百姓,哪怕柳蔚会武功,也要顾及一二,不能伤到旁人。

    因此,柳蔚变得束手束脚。

    最后却眼看着离容棱越来越远,直到好不容易稳住身子,一抬头,发现自己已经出了人圈。

    看着前面如潮涌一般的人群,柳蔚摇头,想着,再挤进去的可能性会有多大。

    或者,要不然随便飞到一个高些的树上,独自看跳舞?

    这么想着,柳蔚再次抬头,想找颗近一些的树,却发现,原来已经有人在爬树了。

    大家果然都是拼了!

    柳蔚叹了口气,认命的后退两步,打算找个茶摊坐着,等散场了再去找容棱一行人。

    柳蔚刚刚后退一步,随即感觉肩膀被一只大手握住。

    柳蔚条件反射的快速转头,眼瞳锐利的眯起,身体已经直接呈现一种防御状态!

    柳蔚的眼神变化太快,浑身的气势也在一瞬转变,容溯不觉愣了一下,大手,依旧放在柳蔚的肩膀,没来得及松开。

    柳蔚转头,看到身后之人竟是容溯,又看看他那只大手,还落在自己肩膀上。

    她眯了眯眼,退开一步。

    容溯看了眼停在半空中的手指,摩挲一下指尖,放下来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着沉默一下,柳蔚问:“你也被挤出来了?”

    容溯未语,显然只觉得这是废话。

    柳蔚也不想听容溯回答,方才那句,也就是随口。

    原本柳蔚还想自己找个茶摊坐坐,这会儿来了容溯,她反倒想不顾一切挤回人群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柳蔚总是不喜欢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一开始或许因为她跟他有过婚约,让她下意识的想要避开他。

    但这次相见,这种不想理这人的感觉,却升温了。

    变得没有理由的,非常不想理他了!

    柳蔚也不清楚这种转变与容棱有没有关,但柳蔚知道,自己从来都不是客观之人。

    柳蔚很护短。

    比如,自己的儿子再傻再蠢,也只有自己能挤兑。

    再比如,自己的好友再罗嗦,再烦,也只有自己能不耐烦。

    也比如,自己喜欢之人的政敌,自己也要讨厌!

    这种护短行为其实有些幼稚,就好像小孩子,我的朋友讨厌的人,我也一定要讨厌。

    可人本来就是情绪化的。

    人以群分,就是这个说法。

    这几日下来,容棱并没表现得多不喜欢容溯,反倒容棱对容溯还算照顾,毕竟考虑到七弟是个伤患。

    但不管容棱对容溯的态度如何,柳蔚都知道,容棱内心并不喜容溯。

    这种不喜,柳蔚能感受得到。

    所以,柳蔚也被感染了。

    原本只是三分讨厌这个昔日的未婚夫,如今,变成了六分。

    六分,已经是个高危数字了!

    所以,眼下与容溯单独相处,令柳蔚本能的抗拒,想要脱离。

    柳蔚寻思着,要从哪一条路钻回人群?

    就听身边的容溯道:“找个茶馆坐坐吧。”

    柳蔚看容溯一眼,冷声说道:“七公子累了便去,在下还有精神,去寻寻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着,便要走。

    容溯却沉眸一下,一把拽住柳蔚细得过分的手臂!

    柳蔚手臂一震,震开这个男人的触碰!

    容溯错愕的看着柳蔚的动作,眼睛危险地眯了眯:“先生,武功不错。”

    柳蔚没理容溯,看着人群,判断方位。

    容溯深深的凝视柳蔚许久,安静半晌,突然问道:“你也算有些本事,竟愿意做个禁脔,受人龃龉?”

    柳蔚看着容溯:“什么?”

    容溯以为柳蔚是在强撑,又道:“容棱早晚会娶个女子,或者,你还不知,他已有了未过门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柳蔚恶劣的笑笑:“七公子是说,那位曾逃婚阁下的柳家大小姐?”

    容溯脸色一沉!

    看他不高兴,柳蔚当即就高兴了。

    容溯控制半晌,将面上的冷意压制一些,才避开那段不堪,转言道:“你既然知晓,为何甘愿作践自己?”

    “作践?”这个词有点刺耳。

    容溯道:“真才实学之人,不靠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,也能占据一席,先生乃是大学之人,又早已娶妻生子,想来也是正常之人,何必与一介男子纠缠不清,平白毁了声誉,也叫令子蒙羞。”

    柳蔚当耳边是苍蝇叫,一个字也没听进耳。

    看自己被无视,容溯不悦:“我说的,先生可听到了?”

    柳蔚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先生平日,也是如此自欺欺人的?”

    柳蔚还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不知将来,柳家那位进门了,三王府内,可还有先生一席之地,柳蔚,可是个性子狠的,她若要对付你,也不是没有可能,即便,她不如先生有本事。”

    柳蔚不说话就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先生可想过,另谋高就。”

    这次,柳蔚倒是顿了一下,转头看着容溯。

    容溯看着柳蔚的眼睛,嘴唇轻抿:“先生乃是大才之人,与其跟着一个将阁下视为浪宠的主子,不若另投明主,以效真力。”

    柳蔚饶有兴趣的挑眉,听懂了。

    合着这位七王爷说这么半天,是来挖角的。

    柳蔚乐了,嘴角轻勾起:“七公子说的明主,可是阁下?”

    容溯沉默未语,这种时候,自然不能说破了,但眼中意味,又表达得很是明确。

    柳蔚眨着眼睛,目光在容溯身上流转一圈儿,视线定在他受伤的手臂,婉转的道:“至少,容都尉不会轻易受伤。”

    容溯面色一沉。

    柳蔚已经转身,挤入了人群。

    容溯看着柳蔚的背影慢慢消失,眉头拧成一个死结。

    这位柳先生的意思,是嫌他太弱了?

    素来成大事者,谁又是武技高强,艺高人大?

    上位者,是该有御下之力,领导之力,多谋善断,大智若愚!

    像那些莽夫一样整日打打杀杀,危险来临也要自个儿去挡,这种人,除了一腔蛮力,又有什么?

    容溯很不悦!

    他武功不好,除了他体质差,更多的原因,却是他将大把时间,花在了政治朝堂上。

    不像容棱,一开始,便被父皇视作武夫来培养。

    武夫,除了在战乱之时出去送死,还有什么作为?

    容溯心里这么想着,却不想再进人群,转身,打算自己回客栈。

    可走了两步,突然警觉身后一股气流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