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08章:容溯猛地看向容棱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08章:容溯猛地看向容棱!

    叶元良,男,三十八岁,籍贯中州关新府,家世清白,资产中等,府中一妻三妾,子女共计五名。

    与那商人合船几天,谁也没特地去了解过这人。

    大家萍水相逢,加上那商人起初还热情,但后来便有些神神叨叨,惊弓之鸟,对其他人诸多防备,自然也不会将自己的家世与别人乱说。

    可现如今,那商人的一切,还是传到了这些人的耳朵。

    船家与四名船工,在古庸府停留,是打算天气好了,接船客回去。

    今天船家船工们便要走了,可是还没发船,便被衙门的衙役叫住,接着,衙役便告诉他们一个震惊不已的消息。

    叶元良,死了!

    尸体就在客栈房间,上吊而亡。

    是的,衙门的仵作已经判定了死者为上吊而亡,可一个外籍商人,在本地上吊,这原因又是什么?

    本着对叶元良的不了解,衙门自然要深入调查。

    这一查,就从叶元良的伙伴口中得知,那伙伴原本约定叶元良三日前抵达古庸府,可叶元良足足晚了三天。

    抵达后,还形色狼狈,表情不善。

    看起来,像是经历了什么!

    眼下叶元良死了,这个可疑之处,自然就要在衙门口挂档。

    衙役查探了叶元良,发现这位之前竟是见过的,而且不是多久以前,就是昨日。

    前日有个船家来报案,说他们一船人在来的途中,经历风浪,在附近小岛暂避,可是同行的一位妇人,却随即消失,到如今也不得而知下落。

    这个失踪案,因为妇人的身份并非良民,并未引起重视。

    但是衙门既然接了案子,多多少少也要见一见证人,因此前日,就有衙役先后根据船家的证供,寻找了几位当时也在船上的客人,进行询问。

    而这叶元良,恰好,前日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,前天还是证人,今日,怎么就死了?

    因为死的太快,加上又是外府人,一个处理不慎,就很容易引起关新府与古庸府之间的龃龉。

    外交方面,这些府尹大人们,都是很谨慎的。

    关新府就在京都府的旁边,古庸府一个北方山野州府,哪里惹得起。

    因此,古庸府府尹下令下面,此案,必须彻查!

    既然需要严查,那当初与叶元良一起到达古庸府的一船人,就必须得先扣下来。

    船家与四名船工被扣下了,现在,他们也找到了容棱一行人。

    知道那商人死了,柳蔚便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上吊而死?

    这个说法不说柳蔚,就是换个随便的谁,也不可能相信。

    到达古庸府前,那商人还心心念念他的货物,哪里有可能刚刚到,就上吊了?

    有什么想不开的要上吊?

    虽然彼此在船上交谈不多,但言语中,也能听出那商人有个幸福的家庭,有两个还未开蒙的儿子,家庭条件也殷实。

    并且性格看来,也属于乐善好施的那类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虽说后来因为到船日期延迟,和那妇人失踪变的紧张兮兮,可本性也只是怕死胆小而已,并不算什么大错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只能算是一个极普通不过的老百姓了,怎么就突然会上吊?

    柳蔚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而衙役们,也按照人数,点算清楚后,问船家:“你们一艘船的人,都到齐了?”

    船家看了一圈儿,道:“还有一位客人。”

    衙役问:“还有一个谁?”

    船家回道:“回大人,那位客人不喜与我们过多接触,平日都是独来独往,我们也不晓得他的身份,下了船后,便各奔东西,也不知个姓名来历,这……咱们也找不到他。”

    “找不到?”衙役挑了挑眉:“前日询查证供时,他可在场?”

    船家摇头:“没……”

    “昨日那人不在?”衙役一愣。

    船家尴尬的道:“前日那位大人说……说,只是死了个鸨子,不算什么大事,犯不着……每个人……都要见一见……”

    衙役的脸沉下来!

    船家不敢多说,忙垂着头,退到一边。

    事情到了这里,就变得有点麻烦了。

    前日不是这个衙役当班,说死了个老鸨不算什么的,应该是衙役们另一队的兄弟。

    而船到了码头,客人分道扬镳,隔了两天想要再去找齐,的确也很有难度。

    衙役思索一下,最后也只能道:“先问问你们。”

    衙役说着,看向容棱等人:“你们来到古庸府,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同行人中死了一个,哪怕仵作判定为自尽,但手续上,也要把文书做全,因此要询问其他人的来历,姓名,身份,这样也好排除他们与死者的关系。

    等到最后都巡查完毕,此案再呈给关新府那边,那边也好挑不出一个错来。

    小地方的人,就是不敢跟大地方的人斗,没办法,谁让他们穷乡僻壤,没人家有实力和后台。

    冷不丁的被几个衙役用如此高高在上的态度质问,容溯的俊脸立刻冷了下来!

    容溯眯起眸子,沉默不语的坐在远处,可视线,却像淬乐毒似的那般尖锐。

    衙役被容溯这锐利眼神弄得莫名其妙,愣了一下,便板起面容来:“你瞪什么瞪?”

    容溯皱起眉,刚要出声,就听容棱平静的道:“此人眼睛一直都有毛病,莫怪。”

    容溯猛地看向容棱!

    容棱已经淡然的对衙役道:“我们是来游玩。”

    衙役冷瞥了容溯一眼,最后看向容棱:“来这里游玩?古庸府有什么可游玩的?”

    “古庸府怎么会没有地方游玩,大人说笑。”柳蔚笑支着下颚,慵懒的望着那衙役,道:“古庸府位于青云国东北与正北的交界处,这里不如正北境地,一入冬便是冰天雪地,也不如正东方,到现在还闷热潮湿,更不如正南方,常年细语不断,扰人清净,古庸府地理位置极佳,冬日赏雪,夏日赏花,气候合宜,偏又位置偏僻,人数不多,清净自然,这样的环境,最是山清水秀,别有风味。”

    “来过古庸府的外乡人,谁不说这里好,咱们都是京都人,这个天气,在京都冻得只敢窝在有地炉的屋子不出来,到了这古庸府,却是到处山明水秀,鸟语花香,哪怕再冷的天,也只是时不时几朵雪花,飘到人心坎儿里去,这些天气原因暂且不说,再说其他,比如两月一次的花灯会,古庸府独有的歌舞技艺,地道的古庸名菜,这么些好东西,来此游玩,难道不应该吗?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