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09章:柳先生倒是八面玲珑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09章:柳先生倒是八面玲珑

    衙役被这年轻公子一番说辞,说的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衙役抓了抓头,眼睛慢慢弯了起来,不太信的反问:“我们古庸府,真的有这么好?”

    “大人不知道?”柳蔚惊讶的道:“我还寻思着,过几日在此处寻摸间宅子,落个户,往后每年夏冬两季,就来古庸府常住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要来这儿常住?”衙役的嘴,都快咧到耳朵后了:“咱们定州人,都羡慕京都人,天子脚下,皇城之都!养出来的人,贵气天成!怎么你们京都人,反倒还喜欢我们这偏僻的地界?”

    “偏僻是一种说法,清净是另一种说法,世外桃源也是种说法,端看诸位怎么看了。毕竟是自个儿的家乡,诸位大人,怎的这般没有自信?”

    几个衙役被柳蔚说的面面相觑!

    衙役们互视两眼,便连连点头:“你说得对,毕竟是自个儿的家乡,自然是最好的,你说你们是来游玩的,那昨晚的花灯会,可参加了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柳蔚说道:“昨个儿还见了枫鸢姑娘,当真是一舞惊魂!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见着枫鸢姑娘了?”那衙役顿时大叫:“昨晚我值班,都没见着!听说灯会节的管事们,废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将枫鸢姑娘请过去,我在衙门收到消息时,舞都跳完了,我啥也没瞧见!”

    那衙役说着,满脸的惋惜!

    “大人可走宝了。”柳蔚悠哉哉的道:“枫鸢姑娘身段婀娜,面罩轻纱,形态妩媚,浑然天成,见上一眼,也是值了!原先我与我家兄弟还想着,既来了古庸府,怎的也要去八秀坊点上一回枫鸢姑娘的舞,没成想,昨日就给见着了,当真是不枉此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运道真好。”另一个明显也是昨日值了班,没瞧见盛况的衙役,酸溜溜的道。

    柳蔚还是笑着,又说了一些昨日花灯节上的趣事儿。

    攀谈一番后,那衙役的态度,大变了。

    “柳兄弟,咱们可真是投缘,我不管,你可一定要在咱们古庸府多住些日子,你说要买宅子,那简单,回头我帮你打听!你要什么样儿的,离街道近一些的还是偏一些的?我手下人多,吩咐人去给你瞧,保准给你瞧一个价格公道,还称心如意的!”

    “那便多谢大人了。”柳蔚笑着拱手。

    衙役虎着眼:“叫什么大人,我一个小衙役,哪担得了兄弟一句大人,叫一声胡哥,就是给哥面子了!”

    “那好,胡哥。”柳蔚从善如流的道。

    被唤作胡哥的衙役,又哈哈大笑,相逢恨晚的样子!

    若不是此时一身官皮在身,当即都想找上柳蔚,下个馆子,当场对酒畅谈一番了。

    最后,还是胡哥手下一个兄弟,拉了拉他的衣角,道:“头儿,咱们还巡查呢。”

    胡哥这才回过神来,尴尬的咳了一声,扬起声音道:“我知道,我这不是在巡查吗?这里没有可疑,柳兄弟与两位容兄弟都是来这儿游玩的,千真万确,你就按这个回去回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小衙役看了眼与胡哥越说越上瘾的那清秀公子,又看了看旁边坐着的两位冷面公子,最后再看看船家与几个船工,挠挠头,心想,反正仵作都判定是自尽了,来巡查不过是走个过场,既然头儿都发了话了,他们也不折腾了,就这么收工了也挺好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小衙役便闷头应下,打算一会儿回去,就这么回上头。

    与柳蔚又说了一炷香的功夫,胡哥在小的们的催促下,不得不先回衙门。

    在临走前,他还特地叮嘱客栈的掌柜,千万不要怠慢了他的柳兄弟!

    客栈掌柜哪里敢,当即一叠声的应下!

    衙役走了后,船家与四名船工也跟着走了。

    船家船工之前装了一船的客人,临时被衙门扣下,交代都来不及一句,他们还得去将船钱退给客人。

    等到人都走了,周围安静下来,柳蔚脸上的笑意也散了。

    她沉着脸,垂眸思索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成想,柳先生倒是八面玲珑。”这时,容溯不阴不阳的声音,灌入所有人耳廓。

    柳蔚看过去一眼,笑了一下:“难不成像七公子一样,与人怒目而视。七公子可知道,地方府衙,衙役也是有权抓人的,只要你来历不明,身世不清,就能将你扣起来,还是七公子打算公开身份?”

    公开身份自然不可,容溯现在身怀兵符,又死里逃生,隐藏还来不及,如何敢公开。

    若是招惹上什么不该招惹的人,反而惹火烧身。

    可容溯不愿看柳蔚的脸色,便沉着眸道:“不公开,也总能编造个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编造出来的,又如何万无一失?况且,我说的也不见得是假的,我的确是来游玩的。”柳蔚说完,轻飘飘的起身,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看着柳蔚若无其事的背影,容溯恨得直咬牙。

    此人当真,越来越不将他堂堂当朝七王爷放在眼里了!

    容棱看柳蔚走了,他便也没心思与容溯继续坐在一起,索性也起身,去了自己的房间,将小懒虫小黎挖起来。

    小孩子要早起,早膳也要准时吃,不然会长不高。

    两人都走了,大厅顿时只剩容溯一人。

    容溯凉薄的视线,微微向上,看着二楼的方向时,不觉深思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,容溯也一直在猜测,容棱与那柳先生,为何会前来古庸府?

    镇格门俗务缠身,容棱究竟是为了什么,会撇下镇格门一切,抛下一品大员,当朝王爷的身份,而跑到这穷乡僻壤的偏北州府来?

    刚开始,他以为这是个计,这两人分明是来对付他的。

    后来,发现并不是。

    他也不罗嗦,便索性表明真相,换得二人庇护。

    至少,他不会让自己孑然一身的流落在外,每日担惊受怕,唯恐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可是如此一来,问题又有了,容棱柳先生究竟来古庸府做什么?

    今日这柳先生说是游玩,还说了一大堆古庸府的优点,将那衙役唬得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所以,这位柳先生说的究竟是真的?还是只是胡言乱语,蒙混过关?

    容溯不确定,但容溯却知道,容棱与柳先生这两人之间,定是还存在什么秘密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