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10章:同一个女人柳蔚的,前后未婚夫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10章:同一个女人柳蔚的,前后未婚夫

    昨日容溯亲眼所见,这两人背着他,去了一间什么当铺。

    容溯可不觉得,按照容棱的身家,会有需要亲自去典当物品的时候。

    此人哪怕遇到船难,身上少说也还有几百两银票,怎么可能没落到要去当东西过活?

    那么,他们去当铺做了什么?还带着三个孩子前去,看起来不像要事,莫非不是去当东西,而是去赎东西?

    容溯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会关注下去,这两人若真的在暗中办什么诡事,他必然要知晓。

    作为同朝为官,且同受父皇器重的两个王爷,他与容棱,注定不能够和睦共处。

    况且,他们现在还多了一层关系。

    同一个女人的,前后未婚夫。

    柳蔚……

    念着这人的名字,想着柳蔚那张惊世骇俗的烂脸,容溯沉默,呢喃一句:“真丑。”

    话落,容溯又吐了口气,敛下眉宇,将心中那些微的在意,抹去。

    其实,容棱有句话说对了,他与柳蔚如何,自己真的不用操心。

    柳蔚那个女人,不识好歹,刁蛮任性,还丑陋不堪。

    今生今世能摆脱柳蔚,对自己该是百利而无一害。

    因此,自己无须在意柳蔚婚后是否幸福,更无须去想容棱与那柳先生私相授受,柳蔚得知时,是否会伤心得肝肠寸断。

    这女人不是很本事吗?

    不是逃起婚来,五年都沓无音讯吗?

    柳蔚既然这般厉害,对付一个兔儿爷,还会没有手段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容溯到底缓下心中的不适,起身,也走向房间。

    楼下往楼上去的这短暂一路上,容溯都在告诫自己,从今往后,容棱要与那柳先生同床也好,苟合也好,都与自己无关。

    自己只需将两人的关系看在眼里,回京后面禀父皇,请父皇的定夺,如此便是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,不需再过问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胡哥带着人离开,柳蔚原本以为,短些时候,不会再见。

    可未曾想,当天下午,那胡哥又来了!

    还带了一个人!

    “这位是三乐当铺的李老,柳兄弟可是认得?”

    柳蔚看着眼前这位昨日才见过的中年男人,微挑眉,不动声色的又看回胡哥脸上。

    那胡哥怕柳蔚误会,这便说:“叶元良的那批货,便是暂放在三乐当铺的库房,柳兄弟不需紧张,我也只是带人来走个过场,方才那船家与船工已经认过了,他们不认识李老,李老也不识得他们,算是相安无事。柳兄弟这边,按规矩,也要问一遍,烦请柳兄弟将今早那些人都叫出来,咱们快些认完了,也好快些结束。”

    胡哥说得有理有据,义正言辞。

    柳蔚自然得应下。

    毕竟人家公事公办,没有错,只是柳蔚惊讶,为何三乐当铺也会和叶元良的死攀扯上关系?

    柳蔚饱有深意的敛了敛眉,看看胡哥,又看看那位李老,抿着唇,低垂的眉眼,盖住眼底的情绪,这才道:“原来如此,有劳胡哥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着,便吩咐小二上去,将人都叫下来。

    小二上去了一会儿,就将人都带了下来。

    容棱抱着脸上还有墨点的小黎,走在最前头,小家伙今日被容棱抓壮丁,不准他这么贪玩,今天临时给他安排了功课,让他抄千字文,小家伙抄了才半个时辰,便脸也脏了,手也黑了,整个人都狼狈了。

    在容棱身后的,即是容溯。

    一直受伤的男人单吊着胳膊,慢条斯理的下着楼梯,在看到他们时,也只是抬了抬眸,眼中毫无情绪。

    容溯的后面,则是大妞小妞。

    两个小女孩之前在屋子里,偷摸着也悄悄的想学写字,但是写不好,歪歪扭扭的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,现在搞得手掌也都黑乎乎的,鼻尖还有墨迹,看起来比小黎更狼狈。

    几人下来。

    柳蔚问小二要了张帕子,拿茶水沾湿了,让三个孩子到她的面前来。

    三个淘气蛋埋着脑袋过来。

    柳蔚一个个的给孩子们擦拭墨渍。

    在擦拭的过程中,胡哥与那位李老,也没闲着。

    “李老,您需看看,可有认得之人。”

    李老在众人身上刮了一圈,最后的目光,定格在柳蔚身上。

    柳蔚此时也将三个孩子的脸擦干净了,放下帕子,抬头,迎视着那李老的目光。

    两人四目相对,与昨日的相视不同。

    今日,这李老的视线,比昨日更饱含深意,仿佛看透一切。

    柳蔚很镇定,不是佯装,是真的很镇定。

    柳蔚不怕此人揭露自己,因为此人不会。

    柳蔚唯一在意的是,为何这么巧,那商人存放货物的地方,就是三乐当铺的库房。

    一个当铺,什么时候接了商行的买卖?

    气氛沉默的流转着,也不知过了多久,那李老才缓缓垂眸,收回视线,对胡哥摇摇头。

    意思已经很明确了。

    李老表示不认得这些人,与叶元良做生意之人,也并不是这几位,来存放货物的,更不是这几位。

    这几位,在此事之前,李老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胡哥点点头,过来认人不过是走个程序,实则今早该问的也问得差不多了,他也不信这位与他投缘的柳兄弟,真的与人命案有什么牵扯。

    人已经被判定为自尽,现在做的一切,都只是收集数据。

    只要找到叶元良自杀的原因,这个案子就能告破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凶手,也没有什么内情,这样的案子,最是简单不过。

    胡哥得到了自己的答案,对柳蔚拱拱手,这才离开。

    那李老自然随行,只是离开前,李老复杂的眸光又在柳蔚身上一扫而过,那视线,莫名的让柳蔚觉得紧张。

    而待人走远了,二楼靠内的客房里,纪槿才支着下颚道:“怎的会这般巧,那叶元良,是何人?”

    纪茶站在窗前,瞧着下头离开的几人,沉声道:“是什么人不重要,重要的是,为何就与三乐当铺还与柳蔚同时扯上关系?此事,当真只是巧合?”

    “巧合?”纪槿皱眉:“还是有人在背后设计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有可能吗?”纪茶猛地看向妹妹:“我们行踪隐蔽,三乐当铺又隐于闹市,多年来相安无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三乐当铺就开在大喜当铺的旧址上,万一有人早就盯上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会吗?”纪茶深思,她总觉得,这种可能性很低:“无论如何,今晚我得去趟衙门,那叶元良的死案,必须尽快告破,这么拖着,当铺的人对柳蔚的身份会有所怀疑。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