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11章:最容易查明真相的方式,就是验尸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11章:最容易查明真相的方式,就是验尸

    纪槿与纪茶来到定州,并未惊动联络点的人。

    由十二叔与李老共同管理的联络点,三乐当铺,为了便于隐藏,从不会有与已经确立关系的族人有公开联络。

    这次纪槿纪茶她们姐妹来,联系的是埋在定州的暗线——那位目前在古庸府衙门担任师爷一职的十六叔,纪奉!

    纪家要在朝廷的追捕下险象环生的生存下来,自然要有一些门路。

    简单来说,纪家的外界暗藏势力,分为两种。

    其一,便是联络点。

    联络点不是每个州府都有,而是按照族人从小熟读的“藏宝图”上设有标注的地方,才设有。

    那张藏宝图是假的,说是藏宝图,不如说是引导族人找到回家之路的指路明灯。

    早年朝廷追捕泛滥,族人死伤大半,分散各地。

    族中长老睿智,想出将归家之图,假冒藏宝图,混于闹市,再定下特定暗号,寻找遗留的族人。

    这种方法,经久不衰,过了数十年,到现在也一直沿用。

    而联络点在不同的地方,定立的伪装也不同,在古庸府是当铺,在别的地方,或许就是茶楼,客栈,甚至连青楼都有。

    但是联络点有个硬性规定,那就是,只接待流落在外的寻家族人,若是本族中已经进入族谱的族人,便不得与联络点联系。

    此举主要是为了避免有身份受到朝廷怀疑的族人,贸然联系联络点,会连累联络点被朝廷一网打尽!

    纪槿和纪茶从小身在族里,当然知道这些族规,所以,她们来了后,自是谨小慎微,路过三乐当铺门口都不曾有过。

    但她们需要一个落脚的地方,也索性,古庸府,还有另一股暗线。

    暗线与联络点专门接待流落族亲不同,各州府的暗线,则是专门用以接应附近外出办事的族人。

    古庸府,有纪家的两股暗线。

    一股是十六叔纪奉带领的,潜藏在衙门内部的一线。

    另一股,则是纪枫鸢带领的,八秀坊内的二线。

    一线主要查探朝廷往来文书,朝中秘辛等主道消息。

    二线则是埋于城中富人,外籍商人流派探查小道消息。

    两条线路的人,平时没有多少联系。

    必要时候,数年也不会互相说一句话,但从外地而来的族人,到了此处无地方落脚,却可以联系他们。

    纪茶和纪槿原本不想麻烦这两股暗线,但她们太倒霉,刚到古庸府,出门买个东西,就被纪枫鸢给遇上了。

    这下子,不联系都不行了。

    但纪茶、纪槿不敢跟纪枫鸢说,她们是来找柳蔚的。

    一来,这是姨婆的私托。

    二来,她们没有身份隐藏,根本没资格大摇大摆的在外面寻找族人。

    这事儿一旦捅破到族内几位长老耳朵里,直接就是一个关小黑屋半年的惩罚。

    可是两人不声不响的跑来了定州,总要有个说法。

    幸亏,古庸府二线纪枫鸢虽然是个铁面无情的,可一线的十六叔,却是个老好人。

    纪槿和纪茶在族内就不止一次听说,若是当初没有那姓柳的男人出现,十六叔应当是会与夏秋表姨成亲的。

    所以柿子当然是挑软的捏。

    纪槿纪茶干脆就把柳蔚之事偷偷告诉十六叔,果然,十六叔虽然不满她们自作主张,但好歹最后还是在她们的哀求下,答应不告发她们,并且会尽力为她们遮掩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她们自然也放心了。

    前日便是十六叔发现柳蔚已经到了古庸府,她们才前去花灯会上踩点。

    其实当时纪茶真的很想直接将柳蔚带走,毕竟她可以百分之百确定柳蔚的身份,知道柳蔚就是夏秋表姨的女儿,是她们的族人。

    但柳蔚身边有太多人,纪茶始终找不到机会靠近,连说两句话都不行。

    后来住进了同一间客人,纪茶也一直在想方设法的接近柳蔚。

    只是今日出了这件事,倒是让纪茶不敢轻举妄动了。

    怎么就偏偏与人命案牵扯上关系了?

    这一下子,将联络点的人,柳蔚,包括十六叔那股一线,都莫名其妙的拧到一起了。

    这绝对不是个好消息,若这背后当真有人授意,此举,岂非是……

    纪茶越想越心惊,心中更是坚定,今晚定要去衙门看上一趟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与纪茶想到一起的,还有隔壁房间的某人。

    “今晚我去趟衙门。”柳蔚给自己倒了杯茶,说着。

    容棱坐在柳蔚对面,瞧着她:“想破案?”

    柳蔚喝了口茶:“不破不行,三乐当铺被牵扯了进来,我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柳蔚与三乐当铺的人联系,也是在冒险。

    毕竟,那藏宝图来历不明,上面的标注点,是否是真的,她并不能完全确定,昨日她与那李老对话,不论暗号,还是玉佩上的刻痕,都对上了,这原本让她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但今日,三乐当铺和她竟然同时搅合进了一桩人命案。

    长久的职业素养告诉柳蔚,过多的巧合发生时,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,就不是巧合。

    柳蔚不想冒险,所以她需要知道真相。

    而对柳蔚而言,最容易查明真相的方式,就是验尸。

    一行人现在不能公开身份,无法正大光明的与府尹联系,直接验尸,便只能偷偷摸摸的去验。

    今晚,是个最恰当的时机!

    柳蔚心中想了很多,但面上,却很平静。

    容棱看了柳蔚一会儿,握住她的手,捏了捏。

    柳蔚看向男人。

    容棱却只是开腔道:“我陪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柳蔚条件反射的道:“人多反而容易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就看到容棱原本还算是温和的眸子,骤然变得冷了下来,男人捏住她手的力道,也突然加重了两分。

    知道这男人又要发病了,柳蔚忙改口道:“有你陪我,也挺好的,这样保险一些。”

    容棱这才放缓下来,淡淡的点点头,漂亮修长的手指,随意地玩着女人的手指,在她柔软的小手上捏来捏去,还用指尖,去绕着她的指尖。

    柳蔚觉得手心痒,想缩回来,可男人的力道很重,她挣脱不了,最后叹了口气,也只能随他了。

    反正,这个男人,柳蔚是越来越惹不得了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