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17章:看在眼里,眼神很是介意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17章:看在眼里,眼神很是介意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?”柳蔚再次勾唇,手劲再收。

    纪槿指甲青白的抠住柳蔚的手背,金色的瞳孔,布满血丝,那奄奄一息的摸样,不用怀疑,真的随时会死。

    纪茶想爬起来,可容棱那一脚,几乎快要踩碎纪茶的内脏,纪茶爬不起来,最后也只能坐在那儿,掀开自己的面巾。

    相当熟悉的一张脸,至少,当了两日的邻居。

    容棱蹙眉,似乎也没想到是这个人。

    柳蔚倒是想到了,实际上,之前这对姐妹说话,柳蔚已猜出了几分,毕竟声音,真的很像。

    柳蔚终于将纪槿放下,缓了纪槿的呼吸,却依旧禁锢着纪槿,而后撕开纪槿的面巾。

    面巾下面,露出一张与纪茶一模一样的脸,唯一不同的,也就是那双金色的眼瞳。

    “双生姐妹?”柳蔚笑起来:“这个倒是没想到。”

    纪茶艰难的爬起来,上前,想救下妹妹。

    容棱却向前一步,挡住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纪茶红着眼睛,恶狠狠的骂道:“让开!”

    容棱眯着危险的眸,漆黑的眸子,蕴着不虞的寒光。

    纪茶与容棱那视线相迎,迟疑一下,后退半步,却对柳蔚道:“你母亲可知晓,你连手足至亲,也下此毒手?”

    周遭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容棱几乎立刻,看向柳蔚。

    而柳蔚,则看着纪茶那张狼狈,却怒气蓬勃的俏丽脸蛋,又转首,看看纪槿那张一模一样,却满面惆然的小脸。

    停顿一下,问道:“我的母亲?”

    而趁着柳蔚容棱诧然的片刻,纪茶身形一转,快速冲过来,一掌蓄满力道击向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一时不查,往旁边一躲,手指顺势松开……

    纪茶立即抓过妹妹,拽着纪槿就要夺窗而出。

    柳蔚闪了闪眸,步伐一转,转到另一边,一脚踩住正要爬起来逃走的纪枫鸢,将人踩到了底,才冷声开口:“敢走,这人的命,我就要了!”

    纪茶纪槿回头看了一眼,倏然动作一顿。

    五人间,气氛紧张,安静异常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窗前的木板床上,一缕白雾,从白布下的尸体中,缓缓升空,在半空停顿片刻,又落沉下去,进入尸身……

    柳蔚的视线闪了一下,眼尾往旁边的木床投去。

    这一看,纪茶纪槿的目光也被带了过去。

    两人惊讶的看着那突然出现的白雾,不知其是何物。

    这一刻,柳蔚应该走过去,将白布掀开,亲眼验证,那白雾究竟是何,可柳蔚没有。

    她只看了一眼,就收回视线,继续冷视那容貌一致的双生姐妹,冷冷出声:“手足之情?说清楚!”

    大概是被这白雾打岔了两分,加之妹妹又平安呆在自己身边,没有危险,纪茶没有了一开始的冲动,恢复了冷静,低着头,快速思索着,该怎么样的自圆其说。

    而纪茶还没想到说法,外头,却突然响起连串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接着,是对话声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里,亮了蜡烛,进去看看,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“可这里头,不是放尸体的……咱们,就这么进去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难不成大老爷们你还怕?”

    “不是怕,只是这大半夜的……”

    外面两道声音议论不止,却始终没进,屋内,则死寂一般的安静。

    黑暗之中,纪茶的眼珠转了两圈,突然向前一步,在柳蔚与容棱迅速抬头看来时,舔了舔唇瓣,走到柳蔚身边,错过柳蔚的身边时,纪茶低声道了句:“想知道真相,通过三乐当铺的考验,你自有资格知晓。”

    纪茶说完,低头拉起嘴角还挂着血迹,皮肤白的吓人的纪枫鸢。

    拉了一下,却并没将人拉起。

    纪茶拧着眉,盯着柳蔚,这人的脚,还踩在纪枫鸢身上。

    柳蔚也看着纪茶,黑暗中,那双眸子亮的惊人。

    半晌过后,柳蔚稍稍挪开脚……

    纪茶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,扶着纪枫鸢,脚步很轻的走到窗前,对纪槿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纪槿回姐姐一眼,便跃出窗户,飞驰而去!

    不过两个呼吸左右,外头就想起“轰隆”一声,像是石头被击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巨大的声响,令还堵在门外的两个巡卫一愣,接着快速跑去查看。

    确定纪槿将人引远了,纪茶才托着纪枫鸢,走到大门。

    开门时,纪茶又回头看向柳蔚,说了一句:“你们若查清楚了,最好也快些走,这古庸府的衙门,并非你们想的那般不设防。”纪茶说完,走了。

    离开时,顺手将门给关上。

    屋内的空气,再次变得安静,柳蔚盯着大门方向,淡凉的眸子,稍稍沉着,思索起来。

    “为何放她们?”容棱在一旁,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柳蔚摇头:“不知。”

    容棱沉默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容棱:“我不信你没认出,被你打成重伤那人,是八秀坊的枫鸢姑娘。”

    容棱愣了一下,似乎当真是没认出。

    柳蔚:“既然知道来历,放了也能找出来,倒不惧什么。不过她们提到三乐当铺,在不明她们身份前,我不好将人得罪死了,看来,明日我得再去一趟三乐当铺。”

    容棱沉默未语,目光又转向那木板上的尸体:“还要验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柳蔚将已经狼狈不堪的手套重新戴上,把白布掀开,说:“至少要闹清楚,那白雾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着,便去解开尸体下身的腰带,容棱看在眼里,眼神很是介意。

    等到柳蔚将腰带取下,打算将尸体脱光,容棱及时按住了她的手腕,黑眸很深的道:“半柱香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柳蔚没听懂。

    “白雾,半柱香会生成一次,下次,轮到了头部。”

    柳蔚看了眼叶元良被切开头盖的脑颅,清亮的眼眸,瞬间温和了:“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节省时间。”容棱理直气壮,低头朝怀里要扒尸体裤子的女人道:“不用剖下面。”

    柳蔚回头看了容棱好一会儿,突然笑了一声:“容都尉,我才是专业的,怎么验尸,该是比你清楚。”

    容棱没回答,但还是按住她的手,就是不让她动。

    柳蔚挪了两下,发现手腕被男人扣死了,再见男人只是顶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,双目炯炯的盯着她,一瞬不瞬,她突然败了,最后无奈妥协:“好,不剖下面。”

    容棱总算薄唇轻勾,放开她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