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18章:在死物上,如何实现?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18章:在死物上,如何实现?

    柳蔚移到尸体上半部分,盯着尸体露出大洞的头顶,等待着。

    可是,还没有等到下次白雾生成,那两个追丢了“可疑人”的巡卫,就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随着脚步声临近,柳蔚很烦躁。

    今晚意外够多了,耽误了柳蔚太多的时间。

    柳蔚拧着眉头,用肩膀推了推容棱:“你去解决,把人引走。”

    容棱没动,视线只看着尸体,沉默。

    柳蔚撇嘴:“我说了不剖下面,就不剖了,不会背着你偷偷剖的。”

    这男人吃尸体的醋,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柳蔚知道,面对这类问题应该怎么保证。

    容棱果然看了她一眼,半信半疑,但还是警告:“记住你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柳蔚吐了口气,总觉得自己越来越艰难了,现在解剖个尸体,还得看别人脸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一时间,衙门主殿的偏堂内,纪奉拨了拨手边有些摇曳的烛火,将火光拨亮了些,才低下头,继续翻阅手中的典籍。

    一页两页,纪奉看得十分专注,时不时执笔在页上批注两行,吹干墨迹,再翻下一页。

    “季大人。”门外,传来小声的叫唤。

    纪奉抬头,问了声:“谁?”

    外头,传来一道男音:“季大人,是小的。”

    纪奉起身,绕过木质的桌椅,走到门前,拉开了门。

    在门外头,巡卫模样的小衙役,手里捧着一盅热汤,笑嘻嘻的说:“方才路过后厨,顺嘴说了一句季大人还没走,盛大娘一心热,就给您炖了盅夜汤,这不,非要让我给您端来,您尝尝先。”

    纪奉看了眼衙役手中的驼色汤盅,温笑接过:“盛大娘客气了,替我道声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小衙役等他接了,就耸耸袖子,把手藏进袖笼子里,冷得哆嗦一下,往屋里头望去,又问:“季大人还在批注文案?这都夜深了,您还是早些回去歇着吧,这两日让那叶元良的案子弄得衙门上下都累,可咱们能累倒,您季大人却不成,古庸府,就指着孙大人与季大人您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的话。”纪奉随意摆摆手,岔了这个话题:“今个儿是你值夜?我怎么记得,今个儿是豹子值夜。”

    一说这个,小衙役就来劲了:“嘿!豹子婆娘就这两日要临盆了!他见天的在家守着,与我换了班,值白天,不值夜了。您说这不就是生孩子吗,谁家没婆娘似的,就他那稀罕样子,我婆娘当初生的时候,可是一个人在田埂上头,自个儿就生了,我回去的时候,她都裹着大胖小子,出门迎我了。”

    一说到自己家的女人,小衙役就停不了嘴,一说没完。

    纪奉看了看天色,垂下眼,没有不耐烦的摸样,耐心听着。

    那小衙役又说了好一阵,这才惊觉自己叨扰了,忙摸摸鼻子,尴尬道:“季大人您还忙是吧,那小的就不打扰您了,我这儿等到虎子和老壳头回来,就接他们的班,去巡后衙了。”

    后衙……

    纪奉愣了一下,还算精明的眼睛往左边看了一眼,那边,便是后衙的方向。

    今夜,后衙很静,一点声响都没有,与平日的每一夜,似乎并没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“季大人?”看他出神了,小衙役不觉哈着冷气,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纪奉回神,重新笑起来: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没,我说我先走了。”小衙役说着,缩着脖子就要告辞。

    纪奉点了点头,温和的外表,从头到尾没有一丝不妥。

    手中的热汤,慢慢透过汤盅的温度,烫起手来,却就在此时,后衙传来一阵惊呵:“哪来的贼人,给我站住!”

    小衙役顿时一惊:“进贼了?”说着,也不管纪奉如何,拔腿就往后衙跑,一边跑,还一边从腰间抽出长刀。

    纪奉站在院内,听着那边乒乒乓乓,越来越大的声响,疲惫的眉宇,微微皱着,将手上的汤盅顺手放到一边的花台上,抬脚,也朝后衙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白雾朦朦胧胧的从头颅之内蔓腾而起,柳蔚单手掩口,微微靠近,瞪大眼睛,仔细去瞧。

    只见血液混合之间,血气宛若烘烤一般,将脑内鲜红的血液,凭空蒸发,不声不响,凝出一股来历不明的雾气。

    柳蔚看了一会儿,狠狠闭上眼睛,再次睁开……如方才一样,那白雾,依旧在血液中形成,沸腾,再飘散。

    “竟是如此……”柳蔚呢喃一声,对眼下的情况,带着不掩饰的错愕。

    这白雾是什么,如何形成的,可是尸身之内藏了什么古怪的东西?

    不,不是,原来不是,这雾气,竟是蒸汽。

    而这诡异的类似蒸汽之物,竟是用尸体的血液形成的,可是,好好的血液,为何会变得蒸发?

    柳蔚探手,不理那雾气是否有毒,伸手去摸。

    纤细的手指,在碰到颅内的血肉时,没有感觉到血在发热,反而感觉血在变冷,变得比之前更冷!

    不是热蒸汽,是冷蒸汽?

    柳蔚深思,难道是有人在叶元良的尸体上动了手脚,令叶元良的血液,在一定的时间后,自动发冷,形成冷蒸汽,再用这种冷蒸汽,溃烂人的皮肤。

    是谁这么做?

    为何这么做?

    又是如何做到的?

    柳蔚有一系列的问题想问,而柳蔚更想知道的,却是这种技术是如何被实现的。

    若是活人,血液循环,自体发热,要研制出一种药物,使其在特定的时间内,身体出现某种变化,这是可以达到的。

    须知江湖上很多盛传已久的控制类毒物,便是以这种原理制作,一般的用法,是让人阶段性的中毒,再阶段性的解毒,却无法根治。

    只能日复一日的拖延毒性,达到控制的目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毒物很多,柳蔚自己也会研制,但前提是,这人也得是活的!

    人死如物,活物能产生的效果,在死物上,如何实现?

    眼下的情况有些超乎柳蔚的认知,看来,今晚短时间内,这场验尸不会结束了。

    至少,她还需要一些时间……

    柳蔚看了看门扉方向,她不确定,容棱是否还顶得住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