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20章:怎么就还有人忍心进来盗窃呢?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20章:怎么就还有人忍心进来盗窃呢?

    “啥?”下人愣了好大一跳:“你们抓着江洋大盗了?怎么抓的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用刀抓的,还能徒手抓?”

    “够可以的啊!那人呢?”

    “被哥几个看守着,堵在后衙的房顶上,那江洋大盗怂的死活下不来,就等着孙大人过去,一声令下,咱们就将人还押监牢!”

    下人听着,觉得有些怪:“咋还能堵到屋顶上?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堵着的呗,你不懂,别瞎问。怎么还没到?我记得大人家挺小的,怎么走了这么久?”

    “这不就在前面了。”下人随口说了句,便快走两步,进了一处院子。

    院子里,正有小厮在院中打瞌睡,下人过去敲了那小厮脑袋一下,将人敲醒了,才问:“大人睡了?”

    小厮擦擦嘴角的口水,含糊的揉眼睛:“大人睡了,咋了?”

    “没咋,衙门出事儿了,去敲门,叫大人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?”小厮醒了瞌睡,抓抓头,看看天色:“这大半夜的,大人得骂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骂人才让你去我不去,衙门出了大事,你去叫大人就是。”

    小厮被指使着,有冤也没处发,暗暗嘟哝两句,还是去敲门。

    门敲了好大一阵,都没人回应,。

    到终于得到回应了,却是“哐当”一声!不难听出,是有人在里头,用东西砸门了。

    小厮缩了缩脖子,胆战心惊的回头,看了下人和老壳头一眼。

    两人齐齐转开头,装作看别的地方优美风景。

    小厮抓抓头,很气愤,却还是小声的出声:“大人,衙门来人了,说是衙门出事儿了。”

    里头又是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就在外面三人都不确定,他们这位年纪还有些轻,起床气特别大的府尹大人到底会不会起来,起来了又会不会发脾气打人时,房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小厮站得最近,第一时间看到了里面那位的脸色,顿时吓得汗毛都竖起来了,赶紧退到一边,指着老壳头道:“是……是壳老大找您,不是……不是小人……”

    孙奇阴暗的目光一转,眼底毫无生气,用看死人的目光,看着不远处的老壳头。

    老壳头唬了一大跳,只觉得被大人用这种诡异又恐怖的眼神盯着,就跟大冷天被泡在冰水里一样,从头到尾都冒着寒气,后背都快冻僵了。

    老壳头咽了咽唾沫,艰难至极的开口:“大……大人……衙……衙门……出了事……季大人……叫……叫小的来,来请您……”

    赶紧将事情推到季大人身上,老壳头都要为自己的机智自豪了。

    一听到季大人这三个字,浑身上下充斥着杀气的孙奇,果然稍稍平静了点,他抬手,按按额角,尽量压着脾气,冷声开口:“衙门何事?”

    “江洋大盗!”老壳头嘴很麻利,两三句就将衙门进了江洋大盗,并且让他们发现,正给围堵着,就等大人回去定夺的事儿给说了。

    等说完,再一看,他们孙大人的脸色,更加好一些了,至少,看样子是不打算告罪他扰人清梦的罪过了。

    古庸府来了江洋大盗,来做什么?来衙门偷东西?衙门有什么好偷的?

    孙奇当了七年古庸府府尹,就没觉得那破破烂烂的衙门里,有任何一样值钱的东西是值得偷的,如是有值得偷的,他早拿出来卖了,换成银子放进库房!

    要知道,他们古庸府现在的财政,已经到了随时过不下去的地步,去年郊县发生小型干旱,他一个府尹连一百两银子的灾济费用都拿不出,最后还是死皮赖脸的写了七八封信去京都,问以前同期同窗,当年的状元,现在的户部侍郎给要的,可算是把一张脸都丢尽了。

    所以,已经如此清贫的府衙,怎么就还有人忍心进来盗窃呢?

    还是个江洋大盗,江洋大盗怎么不去有钱的州府办案,来他们古庸府这个穷乡僻壤做什么。

    孙奇心里这么想着,但也尽快换了衣服,随着老壳头一起往衙门而去。

    孙奇的宅子离府衙真的很近,而很近的好处就在于,能省下一辆马车,每日去衙门,他可以走着去。

    要知道养马,可是很费钱的事儿,哪怕它平日就光吃草,难免也要换换口味,这还不算马病了,还得给马治病什么的,总之,比人还难伺候!

    其实以前孙奇是住在衙门里的,连这间二进的宅子都没有,这还是远在老家的父母一直愁心他的婚事,才给死活的要求他必须搬出去住。

    至少娶了妻,得让妻子在正正经经的家里,总不能让人家姑娘,跟着你住衙门。

    孙奇是个孝子,既然父母这么说了,他自然就得照办,哪怕不照办,父母远在他乡也不知道,可他就是老实本分的当真拿了好几年的积蓄,托了许多人,买了一栋稍稍便宜些,但外面看来还算体面的宅子。

    只是买了宅子之后,他也并没有成亲。

    不是不想成,是……遇不到合适的。

    要说一个堂堂朝廷命官,都是三妻四妾的多,他今年都二十有九了,哪里可能连一个正妻都娶不到。

    可,还真就是娶不到。

    原因简单,他克妻!

    以前从十八岁就定亲,前后定亲过三次,没一次成的,姑娘家不是成亲前死了,就是重病卧榻,最轻的一个,也落了个双腿残疾。

    双腿残疾的那位,孙奇还想将人娶进来,心说这腿也算是自己害的,往后姑娘下半辈子也不好嫁了,嫁给他正好。

    可姑娘家死活不同意,说还没成亲就断了腿,等成亲了,还不得把命搭进去,那姑娘也是哭哭啼啼,最后索性出家了。

    从此以后,孙奇就谈不上媳妇了。

    等来了古庸府,倒是也有媒婆上门说过,但孙奇人也诚实,以前那点破事,他老老实实的都说了,就怕再祸害好人家姑娘。

    而媒婆一听,克妻,这就是天生的鳏夫命啊,便再也不敢接这孙大人的亲事了。

    媒婆行事结的都是善缘,若是害了人家姑娘,那不成了结仇了,往后,在这十里八乡,还怎么混。

    总之,来了古庸府一年,这位新上任的府尹大人克妻的名头,就传遍了整个州府。

    从此以后,孙奇更是找不上媳妇了。

    眼下,快而立之年了,他就自己一个人,身边连个暖被窝的都没有。

    一边越想越远,一边快速的往前走着,没一会儿,便到了衙门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