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21章:来人,将他给本官打下来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21章:来人,将他给本官打下来!

    老壳头动作很快,七拐八拐的就把府尹大人拽到了后衙去。

    而这里,还如之前他离开的时候一样,严肃,认真,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穿着正统巡卫服饰的衙役们,满满当当的站在院子里,一个个愤世嫉俗的瞪着前方的高高屋顶,见到府尹大人来了,有人立刻开口告状:“孙大人,就是这个贼!”

    那人边说,还伸手,控诉的指着屋顶上,那几乎融入黑夜的男人。

    孙奇顺着那衙役的目光往上面一瞧,背着月光的角度,他只能看到一个身姿欣长,身材挺拔的男人,单手背着,威严而静谧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孙奇眯了眯眼,总觉得对方的姿态,和一个贼不太像。

    纪奉此时走出来。

    作为衙门的师爷,算是这群五大三粗的汉子中,唯一用脑子的人,他忠实的上前,将之前的事又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纪奉说的很详细,并不如老壳头那样冲动,一口咬定。

    纪奉说时还加入了自己的猜测,压低了声音,提醒自家大人:“此人……看起来不对。”

    这是纪奉最后的结论。

    孙奇抿紧了唇,又看了眼屋顶上完全没有要下来意象的男人,皱着眉问:“本官乃古庸府府尹孙奇,阁下如何称呼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衙役们很生气,老壳头脱口而出:“大人……您不用对这小贼这般客气!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立即附和!

    他们古庸府虽然在其他州府中比较穷,地位比较低,古庸府人去外地总是被人看不起,人家都嫌弃他们是乡下州府,可那也是在外面,这是他们自己的地盘,这人是贼!凭什么要他们家大人,这么纡尊降贵?

    一个江洋大盗,哪里来的这般大的面子!

    很有荣誉感和自尊心的衙役们七嘴八舌的开始呱噪起来,有人破口大骂屋顶上的贼人,有人苦口婆心的劝孙大人拿出点一府府尹的威严,不能让他们这么被人看不起!

    这些人说的很快,很急,顿时孙奇便觉得头疼。

    孙奇皱着眉,抬手呵斥:“安静!”

    周围一顿,接着,便是沉默。

    本就在睡梦中被强行唤醒,本就心烦的男人疲惫的揉揉眉心,这才在沉默一下后,问屋顶上的男人:“听说阁下是位江洋大盗。”

    房上的容棱一言不发,他要看看,孙奇到底眼瘸到什么地步,他这么大个人站在这里,孙奇还认不出。

    孙奇没等到“江洋大盗”的回答。

    府尹大人还没说什么,其他人又开始不开心了,议论声眼看又要腾起了。

    这次是纪奉及时制止:“大人自有主张,安静!”

    还没升高的议论声,再次消弭,转瞬又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孙奇似乎并没有太生气这位“江洋大盗”的不给面子,虽说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州府府尹,他处理这种公然不给他面子,快踩到他头顶的逆贼的方式,并不严苛,甚至一点的威慑都没有,但他也没有太在意。

    他只是想知道一件事。

    暗暗整理了一下措辞,孙奇犹豫一下,还是问:“请问阁下,这是看中了我古庸府哪样物件?可否告知?”

    现场出现三个呼吸的死寂,原本还不安分的衙役们,都卡壳了一般,错愕的盯着自家大人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自家大人脾气温和,虽然知道自家大人是个好官,可是,他们真的不知道,他们家大人竟然这般……聪明。

    对,就是聪明。

    看看大人问的话,这个技巧性,果然是在京都当过榜眼的人,一看就不一样。

    他不是直接控诉这贼人偷东西,也不是强制要把贼人打下来、压入天牢,他竟然是在用这种方法套对方的话。

    是啊,只要对方说出他是来偷什么的,那他就是间接承认自己就是来偷东西的,而不管他偷什么,敢在衙门偷,最低也得是个发配充军。

    所以,不管他是被其他哪个州府悬赏的江洋大盗,只要他承认偷盗古庸府衙门,这人就成了他们古庸府的一级通缉犯,他们就算今夜将人就此斩首,杀了,其他州府也挑不出他们的错。

    以往,总是在做了什么政绩后,没两天就被其他州府截胡的古庸府府衙众人,已经在心中渐渐崇拜起他们这位平时其貌不扬,但关键时刻智慧过人的府尹大人了。

    府尹大人不愧是府尹大人,就是有远见!

    衙役们迅速交换眼神,他们都“领悟”了府尹大人的良苦用心,因此,所有人也不骂那江洋大盗了,他们开始温和的笑着,对房顶上的男人问:“是啊,大盗公子,你要偷的是什么,介不介意告诉我们,我们可好奇了。”

    衙门是没有贵重物的。

    不过没关系,哪怕这人今晚只偷了他们衙门后院的一朵花,他们也会把这人说成一级通缉犯。

    要知道,抓到一级通缉犯可以报上京都,政绩可以折算成额外奖励,说不定发下来的贴补银子,就够他们给衙门重新买一张办案桌了。

    原本那张桌腿已经瘸得不能再瘸,每次大人办案的时候拍惊堂木,都不敢使劲拍,就怕一拍桌子就散架。

    这办案桌可是每个州府衙门的门面,他们早就想换一个体面的好木头的桌子了,最好是红木的,如果是檀木刷红漆也行,不过别人家的州府衙门听说都是用纯红木,他们刷红漆会不会看出来?唔,应该不会,红漆也是红的,而且其他州府的大人不常来他们这儿串门,嫌他们这儿交通不便,并且贫穷。

    衙役们脑洞大开的胡思乱想起来,并且越想越远,而在他们想的开心时,他们嘴角的笑容,也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但屋顶上的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不大的院子里,再次变成诡异的安静。

    孙奇的话,“江洋大盗”不回答,衙役们的“示好”,“江洋大盗”不接受,那么双方就僵持了。

    但是双方都很有耐心,这种僵持,似乎都在等待对方打破,可对方,迟迟不打破。

    最后,想着再这么耗着天都要亮了,孙奇终于揉着眉心,发出命令:“来人,将他给本官打下来!”

    既然敬酒不吃,那就只能给罚酒了!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