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22章:眼皮一翻,晕死过去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22章:眼皮一翻,晕死过去

    孙奇是个文人,能用和平方式解决的问题,他素来不喜欢武力。

    毕竟,武力也烧钱!

    衙门兵器不多,申请也困难,很多兵器用了就坏了,修补都修补不好,太浪费了!

    孙奇从一开始就想善意谈判,虽然一个官和一个贼善意,听起来都不像回事,但孙奇真的想知道,他们衙门到底还有什么值得偷的,心里猫抓猫挠的想知道,总觉得知道了,会发财?

    可是对方显然是个硬茬,死也不说。

    孙奇也没办法了,总不能一起在这儿等到天亮,他还想趁着明早开衙前,再回去补个回笼觉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孙大人下达了最后命令。

    而就在他命令下达的下一秒,屋顶上,清淡平和的声音,慢慢飘了下来:“你们古庸府,穷到这个地步?”

    与那些“阴差阳错”“胡思乱想”的衙役们不同,一看孙奇的表情,容棱就不难猜出,孙奇问出他偷了什么东西,绝对不是什么高端的审问法,孙奇一定,只是想知道,这里还有什么值钱的,可以供以偷偷变卖,填补府库。

    一个州府能有多穷?

    毕竟是一大片土地,一大片居民,一大片劳动力,还有农田,还有商人,还有铺子,光是收税,一个月也有不少。

    退一万步说,哪怕这里真的穷的揭不开锅,那揭不开锅的也该只是下面的百姓,至少衙门里的官员们,还是能大鱼大肉,鲍参翅肚。

    这就是青云国现在的为官之道。

    可偏偏,这古庸府就是一个例外。

    古庸府有多穷,容棱在一些奏报,折本,包括孙奇给他写过的一些书信中,都能明确知晓。

    对于自家地盘的穷,这位府尹大人,从没隐藏过,并且因为他哭穷能力太高,在户部,已经被挂了黑名单。

    因为,京都谁也不相信他们这儿,真的会穷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上次听说古庸府府尹,连衙门更换签筒,都特地向户部申请。

    签筒这种几两银子的东西,虽说也在器皿申请项目中,但从未有人当真申请过!

    几两银子,说难听些,打发叫花子都不够。

    可这古庸府府尹,却偏偏连这点银子都抠,长此以往,长居京都的官员们,都烦了这位总爱占户部芝麻绿豆便宜的小府尹。

    你说你作为一个府尹,不想方设法往上面送钱,送东西,送美人,你缺几两银子都要从户部账面上要,这往小了说是有毛病,不懂巴结上峰,往大了说,就是不识抬举,惹人厌恶了!

    一个官员惹人厌恶的后果是什么?

    答案很简单,受孤立!

    你的上峰看你一眼都不肯,你的同僚回避你,你的管辖地被其他州府嘲笑,你管辖地出来百姓,都被其他州府挤兑!

    这就是来自官员的报复!

    孙奇是在来古庸府的第三年时,就受到这一系列“优待”的。

    容棱以前没来过古庸府,但孙奇的事,容棱知道得实在不少,孙奇哭穷的本事,容棱也深以为意。

    和其他人比,容棱算是稍信孙奇的,这位的性格敦厚,若是有意哭穷骗钱,他还真不信。

    但容棱也没想到,堂堂一府府尹,在面对一个“江洋大盗”时,会说出这种话。

    这似乎,真的只有穷疯了,才会说出来的话。

    容棱的询问很淡,声音有些凉,音色有些低哑。

    容棱的话,说的很短,仅仅一闪而过,甚至孙奇还没想到,贼人会突然说话,那话音便已经落下,消失。

    但尽管这样,在方才那短短一瞬间,孙奇还是猛地腾了一下,脑子突然一嗡。

    他半信半疑的抬起头,眉头皱的比刚才更紧了,他舔舔唇,不确定的仰头反问:“你说……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真的,如此穷?”容棱平淡的又说了一遍,但这次,词少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有了心理准备,孙奇听得很认真,他仔细的将这五个字的音色,腔调都完美灌入耳朵,接着,他就猛然喝叫一声:“容……容……容……”

    容了半天,却一直说不出下面的话。

    容棱冷笑一声,在房顶上漫步两步,走到离月光稍远的地方,这个地方,不是大逆光,而因为月光的边缘光线,在这里,他的脸,可以完全被看到。

    于是,在看到男人精致贵气脸庞的一瞬间,那个看起来有些干,有些瘦,皮肤透着不健康惨白的年轻府尹大人,瞬间僵硬了,接着,他“砰”的一声,倒在了地上,眼皮一翻,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衙役:“……”

    纪奉:“……”

    反应最快的是纪奉,纪奉不着痕迹的看了容棱一眼,便快速伸手,去扶起自家大人。

    但,孙奇根本没有醒来的迹象,他晕得很彻底。

    纪奉无法,只要掐孙奇的人中和虎口,迫使大人赶紧苏醒。

    最终,因为长期营养不良,而身体条件并不好,时不时总爱晕倒的孱弱孙大人,终于悠悠转醒。

    而看了眼还站在房顶上,静静屹立,一动不动的那男子,他身子一爬,就翻了起来,然后反身一跪,直接朝房顶上跪下,嘴里颤抖着叫起来:“见过……容都尉……”

    这位三王爷,并不喜人称他的代表身份与血统的王爷尊称,素来喜欢别人叫他官职。

    这点,或许很多京官都不知道,毕竟这位爷情绪不定,冷暖无常,非常不好伺候,接近他的人并不多,但这个小秘密,孙奇却知道,而这位爷所有忌讳的事,也一直被孙奇强行记在脑袋里。

    听到久违的“容都尉”三个字,容棱没有一星半点的怀念,如果可以,他今夜当真不想曝光身份,可叶元良尸体异样太大,看起来今晚无法验完,明日一早,有人进来查看尸体,必然会发现其被人开膛破肚过,届时,再想接近尸体,只会更麻烦。

    而不想出现这些无关紧要的麻烦,平白耽误时间,容棱最终只能决定,公开身份。

    虽然,公开身份后,很有可能暴露容溯,但与柳蔚相比,容溯……可以牺牲。

    顶多,兵符自己替容溯带回京都就是。

    一个是将来会共度一生的娘子,一个是可有可无的兄弟。

    后者,完全不重要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