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永夜君王  赘婿  金瓶梅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23章:不着痕迹的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23章:不着痕迹的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

    瞧着自家大人战战兢兢的模样,衙役们都愣了。

    唯独纪奉,只是些微的挑了挑眉宇,眼底闪过一丝错愕,接着,便恢复了如常般。

    容都尉!容棱?

    纪奉想到这人身份不俗,却没想到,会是这样一个身份。

    从成为孙奇的师爷那天起,容棱这个名字,在纪奉耳里,便成了家常便饭。

    眼下见到真人,纪奉却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纪奉缓缓垂下头,将眼底的情绪隐藏得很好,并极力,让自己看起来,和其他人没有太大不同。

    伪装,素来是他的专长。

    在衙门潜伏数年,纪奉总有特殊的技巧,一次次化险为夷,并且为家族带来无数有价值的讯息。

    短暂的情绪变动后,纪奉已快速从“惊讶”中回神,接着,随着自家大人,扑通一声,也跪了下来,对着房顶上的男子,拱手道:“小民古庸府师爷季风,不知都尉大人驾临,方才多有误会,还望大人恕罪!”

    纪奉的声音铿锵有力,比起颤颤巍巍的孙大人,纪奉的态度,更像一个一州府尹该有的气势。

    容棱敛眸,视线在这位年逾四十以上的中年男子身上转了一圈,很快便移开。

    他身姿一动,抬步迈前,姿态悠然的,就这从房顶下来,面色平淡的,落到孙奇跟前。

    孙奇鼓着勇气悄悄抬头,在看到都尉大人的英姿时,顿时倒抽一口气,可这口气还没抽完,他只觉得喉咙一卡,就要厥过去了。

    纪奉注意到孙大人的不妥,忙将他托着,为他拍背顺气,这才令这位文质彬彬的府尹大人扛了过来,终究没再因呼吸太急而岔气晕倒。

    “容,容大人……真,真的是您……我……我是在做梦吗?”孙奇颤颤巍巍的伸出手,想抓抓眼前容都尉的衣角,确定这是否是真人,可他不敢僭越,最后犹豫一下,他倏地抬手,一巴掌拍在自己脸上。

    顿时,一个红手掌印便出现了。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纪奉: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衙役:“!”

    并没有注意其他人多无语,孙奇确定脸上的痛感是真的,立刻更兴奋了:“是真的,真的是真的,容都尉,真的是您……疼的,真的是疼的,哎呦,好疼啊……”

    语无伦次的捂着自己的脸,孙奇浑身发抖的仰望着眼前身姿欣长的男子,他的表情,虔诚又朴实,容棱瞧在眼里,沉默的后退半步,不着痕迹的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一个男人,总拿这种眼神看另一个男人,难怪找不到媳妇。

    容棱随意想着,便挥挥手,示意一众人起来。

    孙奇在纪奉的搀扶下,虚弱的爬起来,他往前一步,期待的想靠容大人更近一些。

    容棱却立即后退半步,拧着眉道:“站住!”

    雀跃的孙奇乖乖的站住。

    容棱闭上眼眸,按揉了下眉心,看了看其他人,淡声问:“听说,最近你这死了人。”

    孙奇忙不迭的道:“是,死了人,死了很多人,不知都尉大人说的是谁?”

    容棱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纪奉在旁边看不下去了,推推自家大人,道:“大人,都尉大人的意思,应该是问非正常死亡的人。”

    孙奇看向纪奉:“那隔壁街卖烤红薯的太姨婆前天出殡不算?”

    纪奉苦笑:“太姨婆都九十八岁了,这是喜丧,应该……不算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孙奇愣了一下,又望向容棱,小心翼翼的问:“那……左三街长癞子的乞丐墩儿的死,也不算吗?”

    容棱狠狠的眯了眯眼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容棱的眼神太慑人,孙奇看怕了,忙说:“不算不算,墩儿从小就有皮肤溃烂的毛病,这次死是病情太重,应该也不算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觉得,无论是七年前,还是七年后,这个孙奇的脑子,都一点没长进!

    皱眉吐了口气,容棱直接问纪奉说:“叶元良,你可识得。”

    纪奉忙正襟危站,立刻回道:“都尉大人是说,那死在客栈里的外地叶姓商人?”

    纪奉这话一出,孙奇忙道:“叶元良我知道,我也知道,都尉大人,我知道的,您问我,问我。”

    像是惟怕自家师爷抢了自个儿的风头,孙奇话落,还重重推了纪奉一下,一脸愤怒的道:“季师爷,这里没你事儿,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对还没从眼下震荡中清醒过来的众衙役道:“还有你们,该干什么干什么去,这位不是江洋大盗,这位器宇轩昂,貌若潘安的大人,是当朝一品大员,皇上身边第一红人,镇格门总都尉,皇上座下三子,破案无数,睿智精明,武功高强,驰骋沙场,战无不胜,威名千传,所向披靡的容三王爷!”

    众衙役们都傻了。

    一个个都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搞误会了,把一个好厉害好厉害的朝廷命官,当做江洋大盗了?

    想到方才的场景,众衙役们腿都软了,尤其是之前还叫嚣着骂人的几位,直接扑通一声,跪在地上,话都说不出,却一个劲儿的磕头,力气还特别大,一磕脑袋就碰出血,血出来了,他们反而还清醒了几分,这下话也能说了,顿时,就是此起彼伏的求饶声。

    容棱狠狠的按着太阳穴,再瞧了眼正一脸讨好的望着自己的孙奇。

    容棱想,或许,还是不应该公开。

    从进入古庸府,到离开,他都不应该靠近孙奇方圆十里。

    这次,是他的失策!

    很严重的失策!

    他低估了,孙奇脑子的病情!

    同样觉得自家大人脑子有病的纪奉,为了完美退场,在意识到这位容都尉表情越来越差时,急忙挥手,领着一众衙役离开,而孙大人怎么办,纪奉一点也不担心。

    好歹是几年的交情,纪奉相信,这位容大人,不至于将孙大人真的砍头了。

    容棱和孙奇是有渊源的,这段渊源,对孙奇而言,是一生珍藏的宝贝,被孙奇宝贝到现在还会时不时念叨给纪奉听,哪怕纪奉早已经能把那段经历背下来了,还能倒背,但孙奇,还是不肯放过他。

    而被孙奇长达几年视若至宝的这段经历,在容棱看来,就是当年一时手贱,犯下的泥足深陷的错误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