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24章:缝死人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24章:缝死人

    说起这个错误的开始,容棱不说记忆犹新,但也始终想忘却忘不掉。

    忘不掉的理由并非有多深刻,而是这位孙大人……总是隔三差五的提醒着他,导致他忘不掉。

    见周围的人都走了,孙奇又上前一步,有些紧张的说:“容都尉,您要问那叶元良之事,我都知道,您问吧。”

    容棱瞥了孙奇一眼,才道:“这桩案子,我接了。”

    孙奇眼底闪过一丝错愕,愣了一下,才问:“您说……您接了?”

    堂堂镇格门都尉,千里迢迢来到这穷乡僻壤的古庸府,莫非就是为了一桩普普通通的外商自尽案?

    孙奇脑子转了一下,忍不住就问:“莫非这叶元良,是大人……某位至交故友?”

    “无须多问。”容棱冷漠的道:“停尸房内,有我的人正在检尸,命你的人,莫去打扰。”

    这下孙奇更楞了!

    同时也不禁好奇,那叶元良的尸体还有什么好看的?还需要镇格门的大人,亲自去检验?

    孙奇很想问,但看容都尉明显不耐烦的脸庞,他又不敢问多了,只得闷头闷脑的应一下,随即就跟在容棱后面,把人盯着,不走了。

    容棱打发了孙奇两句,就要去找柳蔚,往前走两步,后头一道影子跟上来两步。

    容棱回视。

    孙奇一脸无辜的望着容棱,老老实实的仰着头。

    容棱沉默,半晌,开腔道:“天色不早,孙大人自去歇息便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下官不困!”

    容棱话音未落,孙奇已立刻表明。然后还想证明一般,原地跳了一下,证明自己如何生动灵敏,活力四射!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早该知道,这孙奇,是块狗皮膏药,沾上,便没那么容易甩掉。

    容棱拧着眉宇,一言不发,自往停尸房而去,至于孙奇,虽说烦了这人,但毕竟是当地的父母官,指不定柳蔚有些话,也要询问这父母官。

    一路到了停尸房。

    房门“吱呀”一声打开,里头漆黑一片,只有朦胧的月光,从窗外照射而进。

    而月光下,窗口的停尸床前,一抹黑色的身影背对着大门,静静的在尸体上,忙碌着什么。

    因为角度的关系,孙奇没看清那人在做什么,只在他们进来时,那人手指顿了一下,却又极快的恢复动作,从头到尾,连头都没回过来一下。

    容棱走上前去。

    孙奇犹豫一下,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一走近了,孙奇立刻嗅到铺面而来的血腥味道,险些将他呛倒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忍不住捂着嘴咳嗽两声。

    孙奇再抬眼,恰好看到了木板床上的情景,顿时一口气没上来,险些摔倒:“这这这这……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孙奇的反应太大,结巴不说,还接连的倒退好几步,直到后背贴着屋柱,后背被抵挡,才好歹出了口气,把呼吸给提了上来。

    柳蔚动作没停,她正在给叶元良缝尸。

    手里捏着木签子那么粗的大针,她将线拉开,回头漫不经心的看了孙奇一眼,瞧了眼男人身上的官服,又瞥了五官冷漠的容棱一眼,默默回头,继续若无其事的缝死人。

    孙奇知道这位是容都尉的人,便不敢多问,但却吓得哆嗦不止。

    哪怕现在孙奇已经退到老远,可那清晰的血腥味,还是在他的鼻尖流窜。

    这还不止,他的角度,依然能准确的看到那一身黑衣,看起来有些矮,但清清俊俊的公子,正一下一下,把人当布偶一下,缝起来,而那尸体白日看到时候还好好的是具全尸,现在脑袋顶上有个大血洞,身子也被开成了两半,浑身都是血,触目惊心得让人眼疼!

    大概是孙奇抖牙的声音太大,在这寂静的房间内,影响了柳蔚专心,柳蔚咂咂嘴,决定安慰这位不知为何被容棱带来的府尹大人一下。

    柳蔚对容棱道:“我怀里有羽叶丸,给他吃一颗。”

    容棱眼角动了一下,上前,动作捻熟的将宽厚的掌心,探入柳蔚胸口。

    胸前有些硬的触感,是束胸,这再次令容棱不满,却听柳蔚立刻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音量,低声道:“有人在。”

    意思就是,有人在,你别乱来。

    容棱瞧了柳蔚一眼,勾唇一笑,将里头只有半个巴掌大的小瓶子拿出来。

    拔开塞子,抖了一颗气味清新的药丸出来,容棱转身,丢给孙奇。

    孙奇手忙脚乱的接过,看是一枚药丸,神色懵然。

    容棱简单不耐的说了一个字:“吃。”

    孙奇连这是什么都没问,张口就立刻吞了!

    药丸划入喉咙,草木清新之气,在鼻腔索绕,连带喉咙与心扉,都清爽了不少。

    而这种清新之气强烈扑鼻,一瞬间,便将恶心的血腥味冲散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孙奇终于觉得舒服了些,也不忘立刻道谢,可他一个字还未说出口,就听“噗嗤”一声,是那位拿针的公子,在叶元良肚皮上戳了个孔,将针扎进去。

    孙奇捂住嘴,一个字也说不出了。

    缝合肚子,没花多少功夫。

    接着柳蔚就去缝头,在抬头的瞬间,柳蔚瞧见躲在角落,双手合十,正在无声闭眼,念着“阿弥陀佛”的孙奇。

    柳蔚不觉一笑:“这位大人身为朝廷命官,对尸体,有如此惧怕?”

    孙奇念叨的薄唇一停,鼓起勇气睁眼,看着柳蔚,梗着脖子道:“这位大人说笑了……下官……下官不怕尸体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但笑不语。

    孙奇觉得柳蔚的笑让人不舒服,又说:“完整的不怕……解开的怕……”

    孙奇觉得,今日不管是谁见到这乱七八糟的尸体,都会吓得气都喘不上来,在文官中,他的胆子已经算很好了!

    柳蔚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摇摇头,走到叶元良头顶,拿起尸体的天灵盖,安回去,再找着针脚,慢慢缝合。

    柳蔚的动作不紧不慢,哪怕双手沾满鲜血和脑浆,那缝合的线上,已经红红白白黏腻得让人受不了,但柳蔚依然不动如钟,手上的动作,也始终稳定而快速有律。

    等又过了半柱香时间,叶元良的尸体好歹看起来像具全尸了。

    将那已经脏污不堪的盖尸布盖上去,柳蔚一边擦手,一边回头笑道:“在下免贵姓柳,大人如何称呼。”

    孙奇瞧见那尸体已经盖上了,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,终于又有活力上来说话:“下官古庸府府尹孙奇,见过大人。”

    孙奇说着,还拱手行了一礼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