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25章: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25章: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!

    柳蔚抬抬手:“孙大人客气,柳某与大人同级,担不得大人一礼。”

    孙奇这才直起身,但态度依旧殷勤,这不为其他,就为容棱那句“停尸房内是我的人”。

    在孙奇看来,是容大人的人,那就是大人,无论官职!

    看孙奇表情未变,并未因官职平等,而立刻矜持的摆出姿态,柳蔚倒是挑了挑眉,侧眸,瞧了容棱一眼。

    容棱紧抿薄唇,问她:“验完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柳蔚点头,但尸体具体如何,这里有外人,柳蔚不打算说。

    容棱明白,便没过问尸体的详细情况,只是问她:“可是还有要问孙大人的话?”

    孙奇立刻道:“下官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,两人大人有何想问的,尽管问便是!”

    都说是同级了,怎么还是下官下官的!

    瞧着这孙大人的摸样,柳蔚突然想到什么,她问容棱:“你不会恐吓人家了吧?”

    不然这府尹大人怎么一副鹌鹑像。

    容棱看着柳蔚,目光漠然。

    柳蔚继续:“那你打他了?”柳蔚还是觉得这孙大人不对劲。

    容棱继续看着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无语,索性也盯着容棱,柳蔚就不信,容棱这男人还不打算开口说话了。

    不等容棱说话,那边孙奇听到音儿了,急忙道:“没有没有,柳大人误会了,容大人对下官很好,非常之好,下官对容大人的恩典感激不尽,没齿难忘!哪怕为其效终身犬马之劳,也在所不惜,无怨无悔!”

    孙奇说得满是热血,仿佛真的恨不得立刻就为心中偶像抛头颅,洒热血一般!

    可柳蔚听得,却是愣了。

    柳蔚这辈子,还从没听到过一个大男人,对另一个大男人,说这种话。

    忍着想笑出声,柳蔚看了容棱一眼,见其脸色黑如墨汁,倒是来了兴趣:“看起来,孙大人与容大人,很熟?”

    孙奇忙道:“下官与容大人,相识八年三个月十二天零……”说到这里,孙奇严肃的看了看天外的月色:“零十一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:“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柳蔚终于忍不住,还是笑了出来,且还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!

    孙奇不知柳蔚为何笑,只是一脸老实的看着柳蔚。

    而容棱,脸已不是墨汁,俨然已成了墨潭!

    柳蔚两步走到孙奇的面前,语气也鲜活起来:“来来来,告诉柳某,孙大人您与容大人的是如何相识的。”

    孙奇就喜欢别人问他这个问题,他立刻张嘴要说!

    那头容棱却冷咳一声,上前单手抓住柳蔚,一脸严厉的要带柳蔚走。

    柳蔚挣脱着不走,还退后几步,绕开容棱,走到孙奇另一边,继续问:“孙大人,你继续说……”

    孙奇羞涩的看了容棱一眼,这便道:“下官与容都尉相识,是八年前的一个晌午,那日,下官所乘的马车,在郊外遇上山匪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容棱毫不想回忆当时的一切,头疼的打断孙奇,上前要再拉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这回机灵,跑得更快,并催促孙奇继续说。

    孙奇有点怕容棱,胆怯的瞧了容都尉一眼,不敢说了。

    柳蔚鼓励道:“咱们容都尉宽容大量,再说,两个男人之间的君子之交,有何不能说的,孙大人放心说便是,容都尉不会怪罪于你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着,还对着容棱眨了下眼,眼底满是狡黠。

    这样露出一脸奸猾的柳蔚,倒是少见。

    瞧着柳蔚有些可人的脸颊,容棱犹豫一下,心里思忖着什么,这便沉下声:“你当真想知道?”

    柳蔚点头:“想知,但不用你说,孙大人,你说!”

    别以为她不知道容棱的那点小手段,问她是不是想知,她说想,他就说那回去告诉你,然后回去了,他永远不会说,只会把她堵在房间,用他的手段,让她一个字都坑不出来,想问的,一个字也问不到。

    在这个男人身上,柳蔚上当太多次,再不学乖就是智商有问题了。

    果然,听她如此说,容棱的脸色,便又难看了一分!

    柳蔚索性拉着孙奇,走远一点,听孙奇说。

    孙奇看容都尉没跟上来,就压低了声音,小声的把过程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孙奇是个文人,文人最喜欢做的,就是将一件很普通的事,描述得多么有意义一般。

    比如在孙奇口中,当年的经历,就很有传奇色彩。

    八年前,孙奇还是个从贫农小乡村出来的金凤凰,他们村十多个孩子念书,只有他考中了乡试,后来又中了秀才,可以光耀门楣,进京赶考。

    对于打小穷孩子出生的孙奇而言,别说进京了,从小到大进县城的次数都屈指可数,临行前,孙奇的父母对其是百般叮嘱,万般期待,更在十里八乡,拉着老脸到处借钱,好不容易凑足了十两银子盘缠给他当路费。

    孙奇就这么蹭着隔壁大伯家的驴车,背着比他人还大的行囊,从乡下得不能再乡下的村庄,走出州府,进入京都。

    进京赶考这条路,不同人,有不同的走法,有些人家里有钱,人家可以坐马车,再慢,走个两个月也能到了。

    有的人家庭条件有限,只能坐驴车,这种地方远的话,得走四个月。

    孙奇不一样,他啥都没有,他从家乡入京,走了八个月。

    他几乎提前大半年,就出发了,全程靠走。

    所以当孙奇抵达京郊外面时,他已经长了一岁了……

    在离京郊不远的地方,已经开始有土财主拦截上京赶考的穷困举子,有针对的投资拉拢,而孙奇比较幸运,因为年纪轻,看起来是个有前途的小伙子,被一位土财主看上,土财主请他坐马车,还说进京后给他安排住宿。

    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,孙奇自然满口答应,但是不幸就在这时候发生了,刚坐上马车没一会儿,还没坐热乎的孙奇,遇到山匪了。

    土财主趁乱跑了,车夫也跑了,最后剩下孙奇一人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,一个山穷水尽的穷秀才,有什么可以被人盗的?

    答案是没有,没有怎么办,山匪大爷们能白做工吗?当然不可能。

    所以,对方起了杀心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