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28章:柳蔚是谁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28章:柳蔚是谁

    纪枫鸢拧紧了眉毛,手指抓着胸口的衣襟,拳头攒得紧紧的,使劲抵着自己胸口,仿佛这样,便能将几欲吐出的鲜血再度咽回去。

    “姐……”纪槿有些慌,抬头看着自家姐姐纪茶。

    纪茶确定周围隔墙无耳后,方走过来,坐到纪枫鸢旁边,伸手,捏住她的脉门。

    沉着脸把脉一番,纪茶的眉头,越拧越紧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纪槿问道。

    纪茶小心的将纪枫鸢的手放好,压低了声音:“很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可送医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纪茶点头:“送医必然会有所声张,八秀坊一等舞姬,为何好好的,却受了如此重的内伤,说不出个道道来,只怕会入某些人的眼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,先去找十六叔?”

    “不行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纪茶回答,躺在床上的纪枫鸢已挣扎着撑起半个身子,一边捂住胸口,一边艰难的道:“今夜……变故太多……十六……十六叔那……不能……去……”

    纪茶纪槿忙把纪枫鸢按回去躺好。

    纪槿一双金瞳满是担忧:“但总要医治,这内伤太重,多拖一刻,便多一分危险。”

    纪枫鸢面露痛色:“休息一下,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枫鸢姐。”纪槿想劝。

    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堂姐妹,总不能看着对方死:“要不,还是去找柳蔚……”

    纪槿试探性的提议。

    “不成。”这次拒绝的是纪茶,纪茶道:“族内有族内的规矩,眼下三乐当铺已经接手柳蔚之事,我们便不能再干涉,否则,阿刑哥来后,只怕不会让柳蔚通过。”

    纪邢?

    纪枫鸢顿时抬起眉毛,看向纪茶:“阿邢要来?”

    纪茶也不确定,含糊道:“信是带过去了,来不来就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纪枫鸢抿紧苍白的唇瓣,略微思索一番:“那……柳蔚……柳蔚究竟……”

    “柳蔚她……”

    纪槿正要说话,纪茶从旁边捅了妹妹一下,打断妹妹,对纪枫鸢道:“你眼下情况不好,便莫要想这些事了,既然不同意找十六叔,那我就去外头绑个大夫来。”

    纪茶说着,便要出去。

    纪枫鸢叫住纪茶: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纪茶有些不耐:“到底是一家人,我还能害你不成?”

    纪枫鸢长吸一口气,没理纪茶,只对纪槿道:“替我……打开柜子……第……第二个抽屉……红,红色瓶子……”

    纪枫鸢断断续续的说着,纪槿听清了,便看了眼纪茶,赶紧跑去拉开衣柜。

    衣柜第二格的抽屉,是上了锁的。

    床上,纪枫鸢满头热汗的道:“在……在衣柜底下……”

    纪槿忙蹲下来,手摸了摸,在柜底下摸到了贴着柜脚的一把小铜钥匙。

    拿出钥匙,打开锁,纪槿看到里头有好几瓶药。

    取了红色那瓶,纪槿拿过来,拔开塞子,抖出几颗在掌心。

    “三颗。”纪枫鸢道。

    纪槿只留了三颗在手里,将剩下的都放回去,然后手忙脚乱的喂纪枫鸢吃下。

    纪茶此刻慢慢走到塌边,看着纪枫鸢。

    吃下了药,纪枫鸢虚弱的倒在床上,调整自己的呼吸。

    纪槿拿着那药瓶闻了一下,这一闻,就闻到了熟悉的味道:“这是,小冰的药?”

    族人皆知,在岭州族内,医药方面最能耐的,最爱研究稀奇古怪东西的,便是这代中年纪最小,却天赋最高的小冰。

    纪枫鸢没什么力气的点点头,让纪槿将一切还原,再让纪槿帮她换了衣服,又简单的替她把外伤包扎了,才对两人道:“今夜太晚了,你们先走……”

    纪槿一愣,顿时看向纪茶。

    纪茶说:“你情况不好,我们明早再走。”

    纪枫鸢:“死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纪槿义正言辞的说:“我们就陪你一晚,你先睡下,我们在旁边,夜里想要什么,只管叫我们便是。”

    纪枫鸢就算此刻身体不适,但也没缺少一分警惕心。

    “按理说,我没追问柳蔚是怎么回事,你们早该庆幸而逃了,怎的,还不愿走了?”

    纪枫鸢自问,与这对姐妹素来是没什么交情,怎的就突然这么关心她这个堂姐了,还要守夜,

    纪枫鸢打起精神,索性直问:“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纪槿坚持道:“我们就是关心你。”

    纪枫鸢一脸冷意。

    纪茶不愿意在旁人面前露短的人,顿时便来了脾气:“我们之前住在客栈,现在回不去了,今夜,没地方住!”

    纪枫鸢被气笑了。

    纪槿忙道:“明日太阳出来之前我们就走,行李都在客栈,此刻回去,怕是柳蔚还没睡,至少要再过几个时辰,才能回去拿。”

    “纪槿!”纪茶喝斥妹妹。

    纪枫鸢却听到了关键词,眯着眼看着眼前两人,声音又冷又寒:“你们与那柳蔚……住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只是同一间客栈。”纪槿表示。

    纪茶一手捂着头:“纪槿,你不要再说话了!”

    纪槿那一双金色的瞳眸,都黯然了。

    纪枫鸢却看着纪茶:“这么说,上次临时让我在花灯会上献舞,也是为了那柳蔚?”

    纪槿纪茶都不说话。

    不说,不就等于默认了?

    纪枫鸢只觉得头很疼,深吸一口气,感觉动静太大,扯到心肺了,顿时又缓下呼吸问:“柳蔚是谁。”

    柳蔚是谁,其实纪枫鸢不需要问,就猜出来了。

    当然,一开始没猜出来,但在衙门里,纪枫鸢分明听到纪茶那句话——手足至亲。

    能被称作手足至亲的人,不会是没有关系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而那人姓柳。

    在族内,夏秋表姨的那件事,虽说过了多少年,已无人敢提了,但私下偷偷流传的,却是不少。

    当初夏秋表姨为了跟个男人去京都,几乎抛弃家族,甚至连与从小有婚约的十六叔,都不告而别。

    此事,在族内早已不是秘密。

    那个拐带夏秋表姨去京都的男人,听说便是姓柳。

    柳蔚,纪茶的确是这么叫那人的。

    一霎那,其实纪枫鸢就猜到了,这柳蔚,会不会就是夏秋表姨和那个男人的后人。

    尤其纪茶那句手足至亲,让纪枫鸢想自欺欺人,都不可能实现了。

    但是,纪枫鸢很快还是否认了这个猜测。

    不为其他,只因不信纪槿纪茶当真有如此大胆!或者,是选择性的拒绝相信纪槿纪茶敢这么做!

    方才刻意没有问,便是给纪槿纪茶一个狡辩的机会。

    而现在,纪槿已经说了这么多了,她若是再“假装”没猜到,就显得她脑子实在是太有问题了。

    纪枫鸢呼出口气,再次睁眼时,眼中已是一片凉意:“柳蔚,是谁。”

    她又问了一次,这次,她是以族内古庸府据点,二线管事的名义严肃问的!

    纪茶敏锐的察觉出纪枫鸢的语气变化,沉默一下,心中已知道,纪枫鸢这是打算公事公办了。

    闯了大祸的纪槿一脸懵懂,不知姐姐与堂姐间的暗涌,实际上,纪槿也并不觉得,一家人之间,有什么好弯弯道道的。

    瞧着纪槿稚子般澄清的瞳眸,纪茶与纪枫鸢,同时觉得头疼。

    这个不谙世事的女子,就该一辈子呆在岭州,纪槿天生金瞳,得天独厚,第一代纪家人中,就有一位姑奶奶是金瞳之人,纪槿因着有这双金瞳,在族内说是吉祥物也不过分。

    而纪槿就在大家的宠爱中,不谙世事的长大。

    纪茶后悔,自己当初,怎么就非要拐着妹妹一道出来办事?

    就算姨婆说,金瞳之人,气运非凡,有纪槿在,在外面出了什么意外,也必然能全身而退,丝毫不损,但自己怎么就相信了这种迷信的说法,怎么又能当真!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