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29章:女鬼,吓尿了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29章:女鬼,吓尿了!

    纪茶后悔不已,过了好一会儿,才找到说辞:“柳蔚,是很重要的人。”

    纪枫鸢脸色很沉。

    纪茶已经想好了前后措辞:“这个柳蔚认识一个人,那人,说来倒是与你我同族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纪枫鸢这倒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纪茶哀愁道:“实不相瞒,枫鸢你应该知道,表姨婆这些年来是如何过的,夏秋表姨不知所踪,表姨公又在当年的事件中失踪未回,在族内,说是一大家子人,但她们家,却只剩表姨婆一人,我与纪槿从小由表姨婆抚养长大,表姨婆有事相求,我们怎能不管。前些日子,我们偶然得知,这柳蔚就是柳家的人,柳蔚知道夏秋表姨那孩子的事,所以,我与纪槿才一直跟着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纪茶充满漏洞的演技,纪枫鸢觉得,头疼痛了。

    闭了闭眼,让自己清醒一些,再睁眼时,纪枫鸢露出思索的表情:“这么说,这柳蔚,是找到夏秋表姨后人的关键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纪茶信誓旦旦。

    纪枫鸢又问:“那你称柳蔚为手足至亲,为何?”

    纪槿想好了说辞:“当时情况紧急,我只是随口一说,只为转移话题,你看,不这么说,你能活着回来吗!”

    纪枫鸢嗤笑:“这么说,我该谢你不成?”

    纪槿难为情地摆摆手:“谢倒不至于,不过,反正你好好的回来了,他们也没追上来。”

    看着纪槿恬不知耻的表情,纪枫鸢倒回床上:“你们去外室。”

    这算是同意姐妹二人借宿了。

    纪茶松了口气,嘴角轻勾,便拉着纪槿出去。

    到了外面,纪茶叹口气,敲了一下妹妹的额头:“小槿,听姐姐的,往后不会说话就不说,乖啊。”

    纪槿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外室与内室的房门被关上,直到外头渐渐没了声响,内室的纪枫鸢才睁开眼,看了看窗外的弯月,漫不经心的想着,都三更过半了,快天亮了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地,却是累得不行,好歹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弯月当空,一道黑色的身影已快速飞过,在寂静的夜色中,透出几分诡异。

    此时,古庸府主城旁的四月湖前,打更的更夫,打着哈欠,提着锣鼓,大概是天色太冷了,走了两步,便耸耸脖子,总觉得今夜的寒风,又刺骨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这倒霉天气。”更夫埋怨的嘟哝一句,又敲了几下棒子,打算穿过四月湖的短桥,去另一头。

    可远远地,还没上桥,更夫就看见桥上一缕白影,矗立不动。

    更夫皱了皱眉,步子大了两步!

    走进了,更夫才看清,桥上,竟然站着个倚桥而立的女子。

    这大半夜的,怎的还有女子跑到桥上来出风?而且穿的还不多,看着像是夏日的装束,不冷吗?

    更夫吸了吸鼻子,唤了一声:“姑娘?”

    白衣女子一动不动,女子背对着更夫,只是看着前方黑洞洞的湖水,身姿优雅又曼妙。

    更夫忍不住走近了两步,道:“这大冷夜的,姑娘怎的不回家?这外头,多冻人啊。”

    白衣女子依旧没说话,甚至连头都没转过来一分。

    更夫不太敢再走近了,都说夜路走多了,总会碰到鬼,虽说打了二十年的更,还从未遇到过鬼,但没遇到,不代表不会遇到。

    白衣,黑发,女子,哪怕是没学问的,听说书也听了不少,说书故事里,女鬼可一般都是这个摸样。

    更夫心忖自己不会这般倒霉吧,脚就慢慢往另一边走,告诉自己,不要多事,绕开了,远离就是!

    可更夫刚走了两步,那桥上的女子突然出了声,声音轻妙柔媚,宛若天籁:“我没有家。”

    更夫脚步一顿,方才是没听到这姑娘说话,以为撞鬼了,这会儿人家回应了,而且声音还这般好听,大略,就不是鬼了吧?

    更夫胆子大了起来,就问:“为何没有家?”

    白衣女子吸了吸鼻子,酸楚的道:“夫君怀疑妾身居家不轨,将我……撵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女子说着,还低着头,拢了拢自己薄薄的衣衫,嘴里嘟哝一句:“好冷。”

    更夫没想到这大半夜的,还遇到了这档子事,意思就是,这女子的夫君怀疑女子偷人,大冬天的,把人赶出家门了。

    更夫自己也是男人,自然明白戴绿帽子对男人而言意味着什么,此事他不了解真相,也不好说什么,只得道:“那你,要不要找间客栈,先住一晚……”

    白衣女子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更夫以为她没听到自己说的话,不觉走近两步,唤了一声:“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更夫话音刚落,那原本还站的好好的女子,突然往旁一倒,柳叶般的身子,落到地上,“砰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姑娘,姑娘……”更夫忙冲上去,将人搂起来,正要拍拍她的脸,将她叫醒,可猛然间,却对上一张千疮百孔,皮肤煞白,七窍流血的脸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——”更夫大叫一声,推开女子就要跑。

    可女子突然拽住他的衣服,女子冰凉的手指,猛地钻进更夫的衣领,更夫只觉得全身发冷,后背发麻,鸡皮疙瘩满身,就听耳后,一道冷的钻心的呼吸声,窜入他的耳廓,低低的说:“好冷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——”更夫全身发抖,手脚并用的挣脱。

    可不管更夫怎么挣脱,那女子就像幽灵一般,死死的攀附着他,最后,竟然直接开始解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更夫吓的下身湿润,眼看就要尿失禁了,却听那女子,幽幽的笑起来,那笑声,诡异又阴森,听得人毛骨悚然,脑子都不会转了。

    女子边笑,边问:“公子,你看到我相公了吗?”

    更夫抖着声音,一边哭,一边嚎:“没有……没有……我什么也没看见,我求求你,你放了我,你饶了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更夫说完,却没听到女子回应,再过了一会儿,他突然觉得头顶有什么水滴落下来,那水滴从他眼前一闪而过,便砸在桥面的地砖上。

    更夫低下头,慌乱的看了眼那水滴,看没看清,还用手去摸了一下,这一抹,再抬手时,就看到自己手上,竟然是血!

    是血,为什么是血!

    更夫心胆俱裂,颤颤巍巍的抬头,进入眼帘的,是一张恐惧至极的人脸,那张脸就是那女鬼的脸,皮肤苍白,七窍流血,但现在,女子的眼睛睁开了,眼睛里,没有眼珠,只有一片白色,而那血,却是从她眼睛里滴出来的。

    一颗,两颗,三颗,血慢慢落下,砸在了更夫脸上。

    更夫浑身抽搐,下面,终于尿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女鬼此时突然张开嘴,满口不是牙齿,而是尖锐的獠牙,女子看着更夫,用没有眼珠子的眼睛将更夫上下打量一遍,突然说:“我想起来了……我把我相公,吃了。”

    女鬼话音一落,一口要下来,直接咬到更夫的脸!

    更夫只觉得脸庞钝疼,喉咙都快呼救不出来了,他亲眼看到自己的脸被那鬼咬下来,还听到那鬼嘎吱嘎吱的咀嚼声,满嘴都是鲜血和碎肉,而他还有气,还活着,遭受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终于,最后更夫实在提不上气来,到底晕了过去!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