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33章:仿佛一夕之间,他突然在意起她了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33章:仿佛一夕之间,他突然在意起她了

    所以,还是那句话,善恶终有报,苍天饶过谁!

    柳蔚在旁将一切听在耳里,末了,柳蔚又看向那王麻子,放在袖子里的银针,露出一个头,又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若是这其中,真有什么旧情的话,柳蔚一个外人,就懒得多事了。

    不管闹鬼一事,是否是真,但眼下,所有人都将那所谓的鬼,与七年前一桩旧事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就连那当事人王麻子,也这样表示。

    若是如此的话,柳蔚再插手,反而有些多管闲事了。

    这王麻子的症状看似夸张,实则并不严重,精神不济,双目涣散,心智徘徊,有些像服用了过激药物后的症状。

    柳蔚只是远远看着,没有把脉,不太确定他症状的轻缓,但柳蔚相信,自己一手针术,至少能让他短时间內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不过看眼下的情况,柳蔚却不想动这个手了。

    是啊,善恶到头终有报。

    自己做的孽,自己受报应,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那王麻子,若是当真有性命之忧,她自然会替他一治。

    这不是好心,也不是多事,而是医者父母心,她不喜欢,有人在她面前因病而死。

    这场闹剧,直至柳蔚离开还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但从医馆出来,小黎却沉默了许久,突然开口:“爹,为什么生了女儿,要挨打?”

    显然,小家伙在旁边也听了几耳朵。

    不过年纪小小的,个头还没有娘亲一条腿高,谈什么生男生女,早了。

    柳蔚不打算回答。

    却听旁边的小妞,羞羞怯怯的道:“小公子,生了女儿,属实是要挨打的。”

    小黎张着嘴看向小妞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也看向小妞。

    小妞似乎想到了什么,低了低头,拽着容溯衣角的小手,白了一下。

    容溯瞧了一眼,没什么反应,步伐,却放慢了一些。

    大妞拍拍妹妹的头,转头对柳小黎道:“是大姐说的,大姐说,娘生下我和小妞后,就被爹打了,因为……不是儿子。”

    小妞抿着唇,吸吸鼻子道:“所以,女人是不能生女儿的,不然要挨打的,我娘跟我们说,以后我们嫁了人,一定要生儿子,一定要生儿子!”

    容溯眉心蹙了蹙,听两个小女孩心有戚戚的说这种事,他心头竟会不太舒服。

    但这种不舒服也就是一些烦躁,毕竟与这两个女孩不算熟,容溯并不打算说什么。

    可他不说,旁边一道凉薄淡冷的音色,却冒了出来:“放屁!”

    容溯抬起眸子,这粗鄙庸俗的“放屁”两个字,着实令他这位尊贵的七王爷愣住了。

    视线看去,就见那柳先生一脸寒霜的立在原地。

    柳蔚低头,摸摸两个小女孩的脑袋,迟疑一下,又蹲下身,平视着两个孩子,看着大妞小妞的眼睛道:“没有这回事,生儿生女是天注定了,老天爷给你儿子,就是儿子,给你女儿,就是女儿,换句话说,老天爷给你什么福气,你就接什么福气,没有好坏之分,更没有对错之分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女孩呆呆的望着柳蔚,显然,这种话,从没有人说过。

    停顿了好半晌,小妞才红着眼睛,瓮着声音问:“那为什么,小妞出生,娘亲就要挨打?爹说,我和大妞,都是扫把星……”

    所以年纪小小,就将她们卖掉,卖掉之后,甚至离别都没有一句,小妞和大妞抱在一起,坐在那牙婆的马车里,往外望的时候,只看到娘亲偷偷躲在墙角擦眼泪,而她们的爹,却满脸笑意的捏着银票,笑眯眯的数钱。

    柳蔚放软了声音,用手指,擦掉小妞落下来的泪珠,柔声道:“你们不是灾星,不过,你们倒是碰到一个灾星似的爹,相信我,这世上,有许多人,都渴望能生个女儿。”

    比如她,每次被小黎气得胃疼的时候,都想,要是有个女儿,萌萌软软的又贴心,该是多好。

    大概柳蔚这刻的音色太柔情,大妞小妞互看一眼,突然有些相信柳蔚的话了。

    爹说她们是灾星,柳公子却说不是。

    柳公子比爹厉害,柳公子是做大官的,是住在京都大房子里的,是很有出息的,而她们的爹,只是乡下的农户,见到里长的儿子,都吓得点头哈腰,满脸讨好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她们应该相信柳公子……

    弄清楚这个逻辑,两个小女孩突然恍悟,随即,乖巧的点了点头,表示,她们知道了,柳公子今日的话,她们记住了。

    柳蔚揉了揉两个小丫头的脑袋,将她们整齐的刘海扰乱,这才起身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可柳蔚视线无意一转,却正好与旁边的容溯对上。

    容溯的眼神很奇怪,柳蔚看不太懂,但柳蔚本能的别开视线,懒得理会,直接往客栈走。

    柳蔚打算回客栈等容棱,一会儿,一起去趟三乐当铺。

    柳蔚走的不紧不慢,小黎始终跟在娘亲脚边,而容溯,却站在原地好一会儿,直到两旁的大妞小妞轻轻拉了拉他的衣角,他才回过神来,重新迈起步子。

    或许是他太敏感了,不知为何,方才那柳先生突然轻言细语,又拿那样柔和的目光安慰两个孩子时,他突然,想到了另一人……

    甩开脑袋里不该有的情绪,容溯沉了沉眸,又刻意的掐了掐指尖,让自己,抛开心中的画面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最近这阵子,他总是会想到那个人,那个女人,明明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角色,为何,这阵子,突然开始占据他这么多思维?

    仿佛一夕之间,他突然在意起她了。

    但怎么可能?他与柳蔚,撇开那段荒谬又懊恼的婚约外,还有什么旁的交情?

    五年来,二人加起来,说的话,只怕都没有五十句。

    揉了揉微涨的额角,容溯舔了舔薄唇,让自己平静下来,再一抬头,却瞧着前面,那柳先生突然停下来,转头,看着他。

    容溯拧紧眉头,继续上前。

    他在等自己?

    什么时候,这么好心了?

    容溯走过去,正要问柳蔚做什么,柳蔚却低下头,对容溯脚边两个小丫头道:“带你们去买冰糖葫芦,走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丫头同时一乐,赶紧松开容溯,跑过去改抓住柳蔚的衣角。

    柳蔚一个大人,溜着三只小豆丁,看也没看容溯一眼,领着三小孩子就往糖葫芦摊去。

    而还站在原地,满脸黑沉的容溯:“……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