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34章:容棱的神态,动作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34章:容棱的神态,动作

    三个孩子都如愿的舔着糖葫芦时,柳蔚回头,已不见容溯身影。

    柳蔚也没在意,正要带三个孩子回去,却远远的,在人群中瞧见一道略显佝偻的身影。

    柳蔚定了定眸,再想看仔细时,那身影已消失,街上人来人往,刚才那一眼,仿佛只是错觉。

    但柳蔚知道,那不是错觉!

    三乐当铺就在隔壁街上,在街上恰巧遇见当铺那位李老,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“爹。”小黎突然仰头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柳蔚转过来,随意应了一声:“嗯?”

    “容叔叔。”小家伙伸着短短的手指,往旁边一指。

    柳蔚顺着儿子的手指看去,果然瞧见不远处的十字路口,容棱正站在那里,而他旁边,站着个衣着朴素的男子。

    两人正在说话,看似捻熟。

    柳蔚认得那人,是镇格门的暗卫,在建阳府时见过。

    原本打算先把三个孩子送回客栈,再与容棱回合,去三乐当铺,现在既然街上遇到了,便省得多走一趟了。

    柳蔚没有多想,牵着三个孩子,就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随着柳蔚和孩子的走进,那边容棱,也看到了她。

    柳蔚一笑,正想快走两步,却见容棱转过头去,对那暗卫说了两句,那暗卫听在耳里,眼睛却盯着柳蔚的方向。

    柳蔚愣了一下,下意识的停住步伐,站在几步之外。

    很快,容棱与那暗卫说完,暗卫垂首点头,转身,便利落闪进了附近的小巷子。

    直到暗卫人消失,容棱才走过来,他面上表情平平,与平日看起来一样,没什么不同,更没有半分异常。

    但柳蔚不知为何,却觉得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“何时醒的,怎的不多睡会儿。”容棱顺手揉揉小黎的头发,随口问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也随口回道:“睡够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却看了眼那暗卫离开的方向,迟疑的问:“出了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容棱看了柳蔚一眼,摇头:“没有,怎的这么问。”

    柳蔚也不知为什么要这么问,但就觉得,好像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有时候,女人的第六感是很准的。

    容棱对她信任,柳蔚很清楚,他们之间,几乎没多少秘密,可方才,她远远走来,容棱的神态,动作,却分明是有什么事,不想被她知道。

    尽管知道容棱身份不同,有些秘密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但相识以来,在公事方面,容棱却从未瞒过她。

    哪怕权王有意谋反,包括那皇家世代相传的藏宝图,他都能坦然而之的告诉她,因此,她不知,还有什么事,是他竟不能坦然相告的。

    柳蔚其实不想多问,对于镇格门的事,她也不想知道,她没有这么多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但偏偏容棱这样刻意的避开她,反而却让她有些在意了。

    看容棱目光坦荡,眼神平常,似乎真的什么事都没有,柳蔚也懒得揭穿他,只道,自己要去三乐当铺。

    容棱自然随行。

    一路上,小黎兴致勃勃的给容棱讲那女鬼之事,说的活灵活现,还将那黎姑娘的身世,都原封不动的复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容棱全程平静的听着,时不时的提了两句,与小黎言语交流。

    柳蔚在旁边看着,却总觉得,容棱有些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便到了三乐当铺,可令柳蔚没想到的是,当铺竟然没有开门!

    柳蔚皱皱眉,上前瞧了两下,里头一片静谧,没人应门。

    “几位是来当东西的吗?”当铺外面卖红薯的摊贩突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柳蔚看了摊贩一眼,停顿一下,点点头。

    那摊主便说:“那就去其他当铺吧,三乐当铺这几日歇业,说是至少半个月不开门。”

    “不开门?”柳蔚眼神凌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啊,昨晚上听到的,说是京都总铺那边,有什么事情要商议,好像是店面转卖,还是换铺子的问题。总之,突然就关门了,说要闭店半个月,等到总铺的人商量出结果了再开。这说来也怪,好好一家当铺,怎么说关就关,这要是遇到当东西的还好,要是遇到赎东西的,可如何是好。”

    摊贩随口抱怨了几句,到最后,又补充道:“对了,方才李老过来拿东西,好像说,今日还是明日,要叫人来贴个告示。”

    柳蔚方才也看到了李老,便立刻问:“李老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走了啊。”摊贩道:“拿了东西就走了,走了也有一炷香功夫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眉头紧锁,又问:“大哥可知道李老的住处?”

    “啊?”似乎没想到他们会向他打听住处,摊贩愣了一下,才说:“住处是不知道,好像以前,李老与当铺的几个大管事,都是住在当铺后面的院子的,不过方才李老出去了,想来也没住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静静的听在耳里,表情变得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怎的就这么巧,说关店就关店了,还偏偏是在今日。

    柳蔚心头莫名烦躁,容棱在旁瞧见,不着痕迹的捏了捏她的手指,暖暖的稍显粗糙的男人指尖,摩擦着柳蔚细软的指腹,他低声道:“我这便叫人去查。”

    柳蔚低垂着眼看着地面,还是点点头:“嗯。”语气却很低落。

    半晌,柳蔚又补充一句:“还有那对姐妹。”

    原本想着,三乐当铺跑不了,要查什么,自然有的是法子,却不想,一间当铺,当真是说关门就关门,要查的东西查不到了,甚至连人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那对姐妹,柳蔚便不打算再放过。

    还好,那对姐妹虽说身份不明,但至少,有个人的身份是可见的。

    纪枫鸢。

    八秀坊一等舞姬。

    古庸府的大名人。

    柳蔚就不信,一夜之间,八秀坊也关门了。

    因为当铺没找到人,柳蔚与容棱打算回客栈,可刚走几步,就见前头一帮衙役浩浩荡荡的拨开人群走过来。

    柳蔚抬眸一看,就看到几个熟人。

    正是那日带着船家来认人的那名衙役头头,因为柳蔚将古庸府夸得天花乱坠,临走前,那名衙役还将柳蔚直接唤作柳兄弟,相逢恨晚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一帮子衙役气势汹汹的走来,看这阵仗,倒是有些唬人。

    柳蔚打起精神,看了眼后头铺门紧闭的三乐当铺,微微沉眸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