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42章:野心比男人还大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42章:野心比男人还大

    往下面就往下面,以为她不敢吗?

    柳蔚突然就来了脾气,压着男人,匍在他的怀里,唇瓣顺着他的匈膛,一路往下……

    戳了戳那硬硬的腹肌结实的腹部。

    柳蔚挑了挑眉,低头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估计没想到她真的敢。

    容棱有些愣住,身子僵了一下,全身皮肤紧绷。

    他隐忍着身上澎湃的热力,将女人一把拉上来,翻身压住,对准她的唇就是……

    柳蔚被吻得乱七八糟,却还记得谁胜谁负,索性运了内力,使劲一翻,再把男人翻过去!

    骑在他身上,她气喘吁吁,神体微微起伏,恶狠狠的问:“怕了?”

    男人突然沉默,半晌,将她一拉,拉到他怀中,按住她的后脑,再次在她唇上辗转。

    他是怕了,那地方如此敏感,她竟敢将嘴贴上去,虽说没碰着……但位置接近,他一瞬间,便疯了意识。

    若不是意志力支撑,只怕他当真要冲动了。

    到底是时隔多年的第一次,他打定主意,要小心翼翼,至少,要确保那份美好。

    冲动,是禁忌。

    可偏偏,柳蔚却不这么觉得。

    她得意洋洋,挑衅的一问再问:“怕了?”

    容棱不语,更加用力堵住她的嘴,手在她身上……

    可得了喘气的功夫,这女人还在不依不饶:“是不是怕了?你说。”

    他就不知,为何她一个女人,在c上,野心比男人还大。

    到底是穿男装穿多了,穿出毛病了,他就说,早该让她将衣服换回来。

    但到底,他还是顺从的抵住她的唇,轻应:“嗯,本王怕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笑了出来,下一秒,再被男人翻身压住时,便不再反抗。

    场子已经找回来了,够了。

    空气,在漆黑的房间里密密绕绕,缠得人浑身热,头脑不清。

    容棱的一吻,一碰,仿佛带着魔力,令柳蔚到最后,已瘫软得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可饶是如此,这男人还是不知停顿的在她身上点火,似乎要令她焚烧殆尽,才肯罢休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过了好半晌,柳蔚才干着嘴唇,拉住男人的肩膀,用软得已经不成音的声调说:“进……进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容棱早已浑身是汗,他舔舔她的唇瓣,再将舌尖……入,缠着她的呼吸。

    柳蔚被他吻得往后仰,脖子间,细密的薄汗,显露出来,却被男人慢慢地吻过。

    “进……”柳蔚说了一个字,感觉男人在她的脖子,后面的话,便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进什么?”容棱忍着煎熬,固执的问。

    柳蔚咬紧唇瓣,他明明知道……偏偏……偏偏这么混蛋。

    “进什么?”男人还在问。

    柳蔚的汗出的更多,她吸了吸鼻子,声音有些哑,鼻尖开始变酸,眼睛也开始变红。

    哪怕是四周一片漆黑,但习武之人的夜视能力,也不是开玩笑的。

    容棱轻而易举就看到她委屈的摸样,心疼的吻吻她的唇,将她搂紧,将身体贴近……

    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门外,传来敲门声。

    不大的声响,令床上的两人,同时一僵。

    两人条件反射的绷起神经,就听外面,传来容溯淡凉的音色:“开门。”

    容棱眼瞳紧眯,黑暗中,露出尖锐的眸光。

    柳蔚好好呼吸了一下,僵硬着身子,勉强出声:“有……有事吗?”

    她极力控制着声线,努力不让自己显得太异样,门外的容溯,也不知发现了不妥没有,只停顿一下,便道:“有人找你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间,有人找?

    柳蔚皱起眉,不得不说,被这样一打岔,精神一紧绷,方才的绮丽,也被冲散了许多。

    她微微起身,容棱却一把按住她的肩膀,将她按回去,手掌贴在她的脖子上,那个动作,仿佛是在掐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柳蔚轻声道:“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?”容棱声音冷的冻人。

    柳蔚往下看了一眼,一眼便瞧见他……

    已经到了这一步,突然被人打断,不止容棱,实则她也不悦。

    可不出去,又算什么?

    女人在紧急时候,总是比男人容易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柳蔚冷静了下来,但也知道,这会儿喊停,无疑是对容棱的残忍。

    她躺在床上,犹豫一下,手慢慢往下。

    容棱深吸一口气,被那触感惊到。

    必须尽快解决。

    柳蔚是这么想的,所以她的手指很快,动作灵敏,务求用最快的速度,让他出来。

    可男人明明呼吸沉重了这么多,身体也烫了这么多,却久久不出。

    柳蔚心中估算着时间,恰好此时,敲门声又响起。

    咚咚咚,仿佛是三面大鼓,敲得她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柳蔚终于不管不顾,霍然翻身,将男人压倒,身子往下,最后,停在某处,头慢慢垂下。

    几乎是在触碰到的第二秒,容棱便疯了。

    他死死抓住女人的胳膊,柳蔚觉得,自己若不是习过武功,只怕这会儿已经让他给捏骨折了。

    动作柔顺而温和,在这样强势的方式中,到底,他终于出来了。

    一开始柳蔚甚至没有避开,这也是她的初秀,她很生涩,不懂回避。

    是容棱第一时间推开她,她才险险避开,但身上,依旧沾到了……白色……

    “咚咚咚……”敲门声,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柳蔚深吸一口气,没时间与容棱温存,拉了他一下,便一边擦身子,一边找衣服穿。

    容棱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,才在柳蔚的催促下,不情不愿的起身,慢条斯理的穿衣服。

    等两人都衣冠整洁好,打开门,便看到容溯靠在走廊的扶手旁,一脸寒意的瞧着他们,他眼神毫不回避,目光从头到尾,将他们扫了一个遍。

    容棱脸色难看,冷冷出声:“你很闲?”

    传话这种事,他堂堂七王爷,何时愿意做了?

    容溯冷笑一声,一言不发,转身下了楼。

    容棱皱起眉,柳蔚表情也不好,她往楼下看了一眼,一下便看到了胡总役。

    愣了一下,柳蔚慢慢走去。

    胡哥看到柳蔚,张口就想叫柳兄弟,又意识到,自己什么身份,哪里配与京都来的大人称兄道弟,立刻改口,唤了声:“柳大人。”

    柳蔚摆摆手:“胡哥还是唤我兄弟便是,听着亲切。”

    ……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