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43章:回京后,我会重新向柳府提亲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43章:回京后,我会重新向柳府提亲!

    胡哥一脸喜色,忙一叠声的应下。

    却又在想到来找这位是为何事时,沉下了脸:“本来,这事儿是咱们古庸府的事儿,不该这般晚了,还来打扰柳兄弟与容都尉休息,只是,这案子实在太玄乎,咱们古庸府的衙役,看了尸体,是死活不肯验尸,还直说什么冤魂索命,谁插手谁出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咱们是实在没办法,才求到柳兄弟这儿来,这牵扯鬼神的案子,咱们也不敢让柳兄弟您插手,但您到底是京官,见的世面广,就寻思着,能不能请抽个空,去看一下,不用您动手,咱们哥几个自然是听您吩咐,您只要看看,大概看看就成。”

    胡哥说得小心翼翼,很怕柳蔚一口拒绝。

    毕竟这又是鬼又是神的,正常人是没几个敢碰的,且不说那仵作害怕,就是他们一道的几个小衙役,也怕的软了脚,直嚷要死要活的,都不肯将尸体搬回衙门。

    这会儿尸体还在外头放着,他老胡倒是可以把尸体搬回去,但因为仵作没给验看过,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入手。

    怕搬,把尸体上头的证据碰坏了。

    衙门之前出了新政策,就是跟这停尸房有关系的,与尸体搬运检验也有关系,因此,胡哥实在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柳蔚听胡哥说得乱七八糟,也没听懂,便朝人问道:“究竟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胡哥叹了口气,面色怅然:“又是四月湖桥头,刚才有人发现,死了人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听后愣了一下,而后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胡哥道:“今个儿一早开始,那王麻子撞鬼的事儿,在整个州府就传遍了,原本也就是传传,虽说牵连了一些陈年旧事出来,但到底都是陈年旧事,估摸着过几天,也就过去了,可现在,却又死人了,这……这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死的是何人可了解?”柳蔚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胡哥忙说:“是三街书铺钱掌柜的女儿,钱喜儿,才十四岁的姑娘,就这么死在了湖畔里头,被捞起来的时候,眼睛都没闭上,那钱掌柜夫妇现在还在桥头哭丧,整条街的人都出来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带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柳蔚二话不说,直接出了门。

    那四月湖的位置她知道,离这里不远,走着去便可。

    胡哥见这位柳兄弟果然义气,顿时感动得不得了,看柳蔚的目光,也满是崇拜。

    可看着看着,却感觉身边有另外一道视线横过去,他不在意的瞟了一眼,就瞟见那容都尉,正冷着一双眼眸,面色微沉的瞧着他。

    这容都尉的眼神未免太寒人,胡哥抖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吓得顿时身板一紧,忙什么都不敢说,垂着头,追着柳蔚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容棱走在最后,可刚出了门口,就听见身后,一道冷蔑的男音响起:“三哥在愚弟面前,已是对那些男男癖好,连遮掩一下,都省去了?”

    容棱头也没回,更没理容溯,直接离开。

    容溯不禁瞳孔一缩,加重了音色:“回京后,我会重新向柳府提亲!”

    这次,容棱好歹停下步伐。

    容棱不悦的回头,瞧着容溯,眼神冷漠:“柳蔚?”

    “否则还会有谁?”容溯嘲讽的勾唇:“三哥既与你那位柳公子情投意合,夜晚苟且,不若就求了父皇,将这男妾,纳了便是,不过柳蔚,倒是不劳三哥糟蹋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扯扯嘴角,转身就走,临走前,丢了一句:“随你。”

    前提是,你的求亲,那女人会应。

    容溯看着容棱的厚实背影,讥讽的挑起半边唇,冷笑:“随我吗,好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柳蔚抵达四月湖时,听到的,便是刺耳的哭嚎。

    她走过去,侧身对胡哥示意一眼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胡哥很快了然,连着几个衙役,将哭得肝肠寸断的钱掌柜夫妇扶到一边,一边安慰死者家属,一边给柳蔚开路。

    周围围了很多人,都是附近看热闹的百姓。

    柳蔚也没撵,只站定在钱喜儿面前,低头,看着钱喜儿湿漉的尸身。

    尸体轻微肿胀,眼球充血,死不瞑目,表情惊恐。

    柳蔚又蹲了下来,从怀中拿出一块手帕,用手帕盖着,将死者的嘴巴打开。

    喉咙灌水。

    接着又用手,在钱喜儿的头部,后脑,耳根,脖子,腹部,腿部,多处地方按压触摸,最后初步断定,没有表面伤痕。

    这具尸体,的确是溺水而死。

    看起来,似乎没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柳蔚心里这般想着,但手依旧重新在尸体上检查一遍,有的时候,一些小细节,或许会被遗漏。

    而这次,柳蔚的手按压在死者腹部时,却微微一愣,接着,又用力按压,随即,出现的情况,让她表情微变。

    柳蔚起身,面色有些沉。

    “胡哥。”柳蔚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一直守在旁边的胡哥,急忙跑过来,小心翼翼的问:“柳兄弟?”

    柳蔚看了眼死者的父母,板着脸问:“钱喜儿,是否成亲?”

    京都豪门家的女子,大略都是十六岁成亲,就算有些庶女,十五岁成亲,也算是合理。

    但是十四岁,无论如何说,都是太小了。

    这个年纪,开始定亲了是肯定的,但成亲的,只怕还是少数。

    果然,柳蔚这一问,胡哥就愣了,直接说:“当然没有,钱喜儿连定亲都未曾有,哪里来的成亲?”

    柳蔚眼神便暗了。

    胡哥看柳蔚表情不好,隐晦的问:“柳兄弟,有什么……不对劲儿吗?”

    柳蔚抿了抿唇:“钱喜儿有身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胡哥倒吸一口凉气,眼睛顿时瞪得铜铃那么大。

    一个十四岁的黄花闺蜜,突然离奇而亡,牵扯鬼神不说,还是一尸两命。

    胡哥顿时冷汗都吓出来了,急忙道:“柳兄弟,你……你可看清了?这……这不可能啊,是不是……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”

    柳蔚摇头:“千真万确。”

    一尸两命的案子,不止古代,在现代时,柳蔚就办过不少。

    尸体是否怀孕,如何判断,如何检验,这是最基础的课程,柳蔚如何能不知。

    胡哥这下是真的慌了,向柳蔚再三确定后,他抹了把脸,到底走到钱掌柜夫妇面前,将此事,小声如实告知,以免旁人听去,污了钱喜儿生前名节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