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46章:到了滥用童工(小黎)的时候了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46章:到了滥用童工(小黎)的时候了

    哪怕喜儿已经死了,可这到底也关系到他们钱家的门楣,这样做,岂非直接将他们钱家的脸面,都毁了?

    钱掌柜还想摇头,还想拒绝,可一想到那被偷走的金银财宝,又迟迟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钱家只有一个书铺。

    钱掌柜两夫妻,折腾了大半辈子,只有钱喜儿一个女儿,什么好东西,都往女儿屋子里搬。

    可以说,是倾尽心力,在培养这个女儿。

    老两口为了女儿是做什么都愿意,但眼下女儿已经没了,若是那些金银也丢了,钱家,只怕连书铺下个月的租金都要交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女儿死了,老两口伤心归伤心,但日子也不是就不过了。

    就如钱夫人一听那些金银都没了,一口气没上来,直接晕了。

    而钱掌柜,实则他也想晕,那些东西,加起来算他们钱家八成的家底了。

    到最后,钱掌柜只怕万般不愿,万般咬牙,依旧大仁大义的点了头:“我想,喜儿也想沉冤得雪,死得瞑目。”

    柳蔚掩下嘴角的讥讽之意,这才道:“那劳烦钱掌柜,明个儿一早,将人都齐集到衙门门口吧。你放心,令嫒的事,我们会保密,只会让他们留下血,盖上手印,签上名字,等到确定了身份,直接抓人,并不会让他们接触到令嫒。”

    若这样,还好一些。

    只是想到自个儿的宝贝女儿,终究逃不过开膛破肚这一遭,钱掌柜的心情又沉下来。

    说通了钱掌柜的工作,柳蔚便直接去了停尸房。

    那里,除了叶元良那残缺不全,补了不知道多少回的尸身,这会儿,又多了一个钱喜儿。

    挖个胎肉,只花了一会儿工夫。

    基本没什么操作难度,缝合了伤口,柳蔚将手里极小的一块肉团,放在单独的瓷瓶里,眼神不免有点深。

    一个孩子,还未成型,便这样被扼杀了,连见一见这世界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容棱在旁搂住柳蔚的肩膀,即便柳蔚一言未发,容棱仿佛也知道,她心中所想之事。

    夜半出了案子,再回客栈,天已经快亮了。

    容棱强迫柳蔚再睡会儿,柳蔚倒在床上,却习惯性的翻身,搂紧了容棱的腰部:“一起睡。”

    容棱轻声地嗯了一声,将被子套上来,为她盖好。

    柳蔚懒洋洋的窝在他怀里,脑子里想了很多,到最后,她猛地坐起来,看着眼前的男子,开口问:“容棱,你有事瞒我吗?”

    不知她为何有此一提,容棱愣了一下,慢慢坐起来,手指伸过去,为她将微乱的发丝拢了拢:“怎么这般问。”

    “昨日早上……”她抿着唇道:“我感觉到,你有事瞒着我。”

    容棱敛了敛眉,骤然沉默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。”哪怕只是沉默一瞬,但柳蔚极快的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容棱吐了口气,睡回床上,伸手一拉,将她拉下来,裹进怀里,嘴唇贴着她的耳朵,闭着眼睛道:“是,我瞒着你。”

    柳蔚将脸贴在他的胸膛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有原因。”这是他的解释。

    柳蔚停顿许久,才缓缓点头,指尖抓住他的衣服,道:“你可以瞒我,但别背着我。”

    你可以有秘密,可以有隐私,但至少让我知道,你有一个秘密,有一个隐私,而不是,彻底将我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人都讨厌被蒙蔽。

    容棱心尖触了一下,不觉将她搂得更紧,抵着她的耳畔说:“睡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柳蔚闭上眼,此刻,窗外已经露出鱼肚白。

    新的一天,即将开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衙门,午时。

    柳蔚与容棱来得有些晚,一进入大堂,看到的便是满堂坐着的人。

    柳蔚睡得不好,几个小时,眼睛酸涩的疼痛着。

    钱掌柜是书铺掌柜,虽说是读书人,但到底也是商家,而钱喜儿,身为商人的女儿,也就没有多少大家闺秀那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脾性。

    书铺有三个伙计。

    但作为书铺小姐的钱喜儿,也喜欢在铺子里坐镇,偶尔收收银子,偶尔与一些文人墨客,对两句联,日子颇为有意。

    钱掌柜默认女儿多与读书人接触,毕竟,他当初只考了个秀才,却不定,未来女婿,能是个状元。

    而一有空便来书铺与人对联对诗的钱喜儿,认识的男子,自然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光看着满堂坐满站满的人,柳蔚粗略数数,就有三十几人。

    可真是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今个儿来,柳蔚带了小黎,抽血这种事,柳蔚没空一个一个来,自然就到了滥用童工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小黎什么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娘亲叫干啥就干啥,乖乖的背着一包袱的自制试管,坐在早已准备好的小桌子前,规规矩矩的将东西都摆出来。

    被叫来的人,都一脸不解!

    他们有些人今早是听说钱喜儿出了意外,落水而死,毕竟算是认识的人,猛的出了事,到底让人在意。

    但更多的人,却浑然不明,一脸懵懂。

    孙奇昨夜就听了柳蔚的吩咐,知道该怎么说话。

    于是,孙奇咳了一声,就道:“钱掌柜家之前出了鼠疫,险些害了人的性命,现下疫情虽说已经被遏制住了,但是惟怕他人受害,本官特受钱掌柜之托,请在座诸位来此一趟,咱们这儿有大夫,当场看验,没病的,自是放走,有病的,医治便是。”

    还有在衙门看病的?

    不过到底是鼠疫,这种大型疫情,好像官府是会重视,也就能说得通了。

    下头的人开始窃窃私语,但没人起疑,只是好奇,这钱喜儿的死,莫非就是跟鼠疫有关?

    若是如此,那还真要看看了,别回头,他们也出了人命。

    读书人不信鬼神,对于他们而言,宁愿信钱喜儿为鼠疫所害,也不愿信钱喜儿是被水鬼找了替身这一无稽之谈。

    一帮子书生,都规规矩矩的应下。

    柳蔚坐到小黎旁边,随意的把脉一个,便让小黎抽血一个。

    第一个人看那小孩拿针扎他,顿时叫了出来!有些发火!

    却听孙大人说:“京都人都这样验病。”

    一众人顿时深觉自己很没见识,跟不上青云朝一线城市的形势潮流,不敢再怒,老老实实的抽了血,站到一边。

    抽血过程很顺利,而就在抽了一半时,门外响起一声轻笑。

    “我是来晚了吗?”

    那男子笑声清淡宛绕,音色清脆,听着干净清明,柳蔚一时好奇,抬眸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一看,却愣住了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