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50章:这人为何笑得这般惹人厌,哼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50章:这人为何笑得这般惹人厌,哼!

    这一番摸,里头却分明空空如也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一瞬间,李林如当头棒喝,头重脚轻。

    他猛然起身,几乎想也没想,直接朝钟自羽的学堂走去。

    可还未抵达学堂前,衙门的人,便找到了他。

    “李公子,昨日的鼠疫检查结果,出来了,随我们去趟衙门吧。”

    李林头上再次冒出细汗,看着衙役严肃的表情,他吞了吞唾沫,问:“我……我的结果,是好是坏?”说着,还塞了锭银子,在其手心。

    衙役握着银子,也没还回去,只压低了声音,凑近一些说:“其实,我听说,根本没什么鼠疫为患,只是……上头有些什么别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没有鼠疫?

    李林猛然间又是一阵呼吸不稳,他颤抖着嘴唇,结结巴巴的问:“那……那究竟是何意思?”

    衙役笑了一下,拍拍其肩膀:“我跟你说了,你可别跟别人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李林答应得很快。

    衙役手搭在他肩膀上,将人拉远一点,这才低声道:“我听说,那钱喜儿,死之前已经怀了身子,而衙门里请了位京都来的大人,就是昨日给你们把脉的那位,那位大人有一门独门功夫……你听说过滴血认亲吗?”

    滴血认亲,千古真理,当然听过!

    “就是滴血认亲,那位大人说了,原来啊,滴血认亲,不止可以在人身上用,在骨头上也能用,更甚者,那还未成型的胎儿,也能用。”

    李林瞬间脸色苍白,喉咙里仿佛卡了根刺,一个字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衙役看他那摸样,嘲笑道:“没见识了吧?其实我们也不知道,但那大人说的有板有眼,好像结果都出来了,据说啊,昨日你们一道儿取血的那些人里头,就有钱喜儿肚子里孩子的父亲,这会儿,大人吩咐把昨日所有人都带回去,哥们,等着看热闹吧!”

    李林僵立的站在原地,脚心发麻,手心发汗。

    衙役推了推他:“走啊,戏都快开场了,还不去?”

    李林脚下仿佛生根,一动不敢动。

    哪怕心里告诉自己,还未成型的胎儿,如何能通过血液,测出孩子父亲?但毕竟这天下之大,无奇不有。

    万一,当真有什么法子可以测出……

    李林心尖都在颤抖,正好这时,远处,一道温润和气的男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李公子。”

    李林转头一看,便看到钟自羽正站在那儿,眉间含笑,他手中还拿着那把折扇,他身侧,同样跟着两名衙役。

    李林本想质问钟自羽,但这种情况下,显然是一个字也不能说。

    包裹离奇失踪,最有可能知道那包裹存在的,又只有钟自羽一人,而现在,他们要一同被带回衙门,只因,有人能知晓钱喜儿腹中孩儿的父亲身份。

    包裹,钱喜儿,骨肉……

    李林脸色越来越青,大白天的,已经有种两眼金花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就在此时,远处,跑来一名衙役,那名衙役看到同伴,上前,细语两声。

    来接李林和来接钟自羽的四名衙役听了他的话,都皱起眉,随即咬牙切齿:“那采花大盗竟还敢出现在我们古庸府,走,这次定不能让他再跑了!”

    说着,衙役们便对身后的李林与钟自羽道:“钟先生,李公子,临时出了个案子,咱们得立刻赶去,这衙门的路,两位也是知晓,就麻烦两位……”

    钟自羽清和至极,善意的点头:“诸位自忙便是。”

    李林闻言,也立刻顶着青紫的嘴唇,忙说:“是是是,诸位忙便是,我们自个儿去,自个儿去。”

    五名衙役一道离开,等人走远了,李林顿时瞪向身旁的钟自羽,但他也知道,眼下最重要的不是这件事,而是另一件事。

    他瞪了钟自羽一眼,转身,便往回家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钟自羽在后温言提醒:“李公子,衙门是这边。”

    李林声音冷硬:“钟先生自去便是,在下忘了件东西,回去取取。”他说着,头也不转的离开。

    钟自羽站在原地,看着其愤慨又仓促的背影,嘴角的笑意,始终不变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躲在暗处的两名暗卫,偷偷嘀咕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位钟先生,怎么跟个弥罗佛似的,老是笑嘻嘻的,他就笑不腻吗?”

    “呵,你没听过一句话,笑里藏刀?”

    “笑里藏刀?这钟先生看着不是挺和善的?”

    “和善也是笑里藏刀,知道为什么不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容都尉说,此人,非善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停顿半晌,最后摸摸鼻子,猛然点头:“我就说,这人为何笑得这般惹人厌,哼!看来果真不是好人!”

    在镇格门做事,什么规矩都可以不懂,唯一一项,一定得懂!就是上峰讨厌的人,下面的人,必须一致讨厌!上峰喜欢的人,下面的人,必须一致喜欢!

    此乃至理名言,千古不变!

    而此时,衙门后厅内。

    孙奇急的走来走去,他走了一会儿,便晃荡回来,站到柳蔚面前,欲言又止一番,却又什么都不敢说。

    柳蔚闭目养神,身体静静的靠着椅背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柳蔚旁边的容棱,则是随意拿着一本杂书,闲暇无聊的翻阅一番。

    “柳,柳大人……”到底,孙奇坐不住了,焦急的问:“这凶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等等。”柳蔚语气平静,眼皮都没动一下。

    孙奇只得耐下心来,可不过半刻钟,他又坐不住了,这次,他是看向容棱,然后小心翼翼的凑到容棱边上,轻声开口:“容都尉……您说柳大人……柳大人究竟想什么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轻描淡写的两个字,令孙奇再次讪讪退下。

    可到底,孙奇是真着急了,最后一咬牙,一跺脚,他转身,到外面去前后左右张望。

    而孙奇一离开,厅堂内,容棱便放下书,瞧着身畔表情淡然的女子,问:“凶手已明,为何不抓了便是?”

    柳蔚勾唇一笑,清澈的一双眸子缓缓睁开,眼底掠过一丝冷光:“有些人,并不是抓了,便够了。血债,自然要血偿。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