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52章:这里有好吃的肉肉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52章:这里有好吃的肉肉

    李林觉得自己快晕倒了,但他偏偏无法晕,他想,若是手上有块石头,他会毫不犹豫的砸在自己头上,让自己一觉不醒,彻底睡过去。

    可他没有石头,而那空中女子,也缓缓的弯下腰,将冰凉,带着湿气的手,贴在李林头顶。

    头上一片沁凉,李林觉得,自己脑袋仿佛已被人割掉一般,冷得让人发狂。

    那白衣女子,此时,缓缓开口:“李郎……”

    熟悉的称呼,几乎令李林当下发狂起来。

    是她……是她……竟然真的是她……

    自己明明将她推下河了,她明明已经死了,为什么……为什么还会出现,是鬼吗?还是梦?

    对了,是梦,一定是梦,自己现在一定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李林拼命的安慰自己,催眠自己,却听那女子,还在说话:“李郎……我好冷……”

    李林“啊”的尖叫一声,抱住头,身子一寸一寸后退,生生爬进车厢里。

    一进去,他才发现车厢里,全是水,木质的车板上,至少有半寸高的水渍,他一进去,便被凉了一身,半个身子都湿黏起来。

    水……这里……怎么会有水?

    而这时,车帘轻轻晃动一下,接着,帘子打开,一颗黑洞洞的脑袋,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李郎……我好冷,你抱抱我……抱抱我们的孩子……”女子说着,突然将手伸进衣服里,在里面不知掏了什么,过了半晌,她将一个血粼粼,满是怪味的东西挖出来,递到李林鼻尖前:“这是我们的孩子……长得好像你……”

    李林凑近了才看清,这哪里是个孩子,分明是只拳头大的死老鼠。

    老鼠死不瞑目,一双发红的眼睛,正一瞬不瞬的盯着他,仿佛随时会跳起来,扑上来咬他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李郎……我们给孩子,取什么名字好?”

    女子满是血浆的手,覆上李林的手背,似乎感受到李林的颤抖,她突然“咯咯咯”的笑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被长发遮住脸庞,全身除了黑色长发,便是白色衣裙的女子,就这么笑的开怀极了。

    随即,她歪歪头,那动作,仿佛要将脑袋搬下来一般,她“看着”李林,声音阴森又悚人:“李郎……你怕我吗?”

    李林没有回答,但车厢里,弥漫出一股尿骚味。

    女子又一次笑了起来,还是那“咯咯”的笑声,笑得人毛骨悚然:“李郎,你为什么要怕我?我这么爱你……我还为你怀了我们的孩子……你抱抱他好不好……李郎,孩子在叫你……他叫你爹,你听……你听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——”李林再也受不了,看着那已经到他脸上的死老鼠,他几乎哭了出来:“喜儿,喜儿……我错了,你饶了我,你饶了我好不好,我去认罪,我去伏法,我去坐牢,你饶了我,饶了我好不好,是……是我贪财好色,是我见财起心,是我对不起你,但喜儿……我是爱你的……你知道的,我是爱你的,对不对……”

    李林努力的还在争取什么,他的语气湍急,声音因为快速波动,几乎变调。

    白衣女子又一次笑起来,这次的笑声,变得甜蜜起来,柔和起来,接着,女子温柔的将那死老鼠,放在李林的怀里,自己,突然倾身,用全是血红腥臭的手,猛地抓住李林的身子,将他死死抱住!

    身上的冷气,快速蔓延,就在李林以为自己就要被冻僵时,却听细弱的女音,在耳边笑着:“李郎……你是爱我的……我知道,所以,你来陪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几乎是下一刻,李林脖子上,便多了一只手。

    这只手干瘦纤细,宛若枯柴,丑陋不堪。

    李林只觉得呼吸被掐,满脸涨红,当下,便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李林很想求救,但他一个字也说不出,他拼命挣扎,但白衣女子的力道,却宛若金刚,将他卡得严丝合缝,一丝不漏!

    李林只觉得眼前越来越迷蒙,头脑越来越不清,脖子上的手,越来越凉,他……难道真的要死了?

    不……不,他不能死,他不想死……

    可此刻,想不想,已容不得他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马车外面,站的规规矩矩的一排衙役,无聊的说着闲话:“没想到,小四子扮女人,还挺像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不像,他没有胸。”老壳头嘿笑道。

    胡哥踢了他屁股一下:“不是揣了两个布包了吗?那胸可大着呢。”

    老壳头嬉皮笑脸:“哟,胡哥就那两个布包就满足了?这么点东西,够谁捏的?”

    “滚滚滚,成日没个正经像!”胡哥呵斥一声,又看看车厢帘子,咂嘴:“到底晕了没,怎么这么久?”

    “快了吧。”另一人敷衍一声,探头探脑的往里面瞧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林子里,突然刮起风来。

    胡哥的帽子当时便被吹歪了,他按住帽子,眯着眼睛顶着风问道:“这怎么了?咋一下就变天了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要下雨了?”老壳头抓着旁边一棵树,没让自己被这强风刮倒。

    “下雨这么大的风?这是暴雨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是什么风,这风也太大了,诶,老壳头,老壳头……”

    其他人一看,老壳头竟然生生被这风吹不见了。

    有人想上去找他,但突然,又是一阵沙尘飞来,迷住了人的眼睛,胡哥急忙喊道:“大家蹲下,先蹲下!抱住旁边的树!”

    其他人一一照办,这暗月林中,顿时便变得混乱不堪。

    而马车里,正被吩咐弄晕李林的小四子眼看着已经要将李林搞定了,突然,一股怪力将他生生一震,他只觉得头重脚轻,接着,身子便往后面一倒,跄踉翻滚着,被打出了车厢。

    等一出了马车,小四子才发现,外头竟然在刮着飓风,他一出来,就像要被这风吹跑一般。

    等到勉强稳住身子,小四子还费劲的想往车厢里面爬。

    他终于千辛万苦的爬进去了,却发现,李林,早已不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暗月林东边某棵大树上,一只浑身漆黑,毛发油亮的乌星鸟,歪着脑袋,瞧着树下那血肉模糊,破碎断裂的一坨人尸,明亮的黑眼珠子,眨了眨,仰头,对头顶上正盘旋着的一只大型幼鹰叫了叫:“桀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这里有好吃的肉肉,我们带回去,给小黎吃吧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