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永夜君王  赘婿  金瓶梅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54章:说!是不是又去刨坟了?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54章:说!是不是又去刨坟了?

    身形奇大的老鹰,顿了一下,赶紧将肥硕的翅膀收的更窄了,艰难的从窗口把自己塞进来。

    一进来,大鹰就抖开翅膀,“咕咕”的叫了一声,扑腾着飞过来。

    它一过来,便高兴的往柳蔚身上蹭,那大大的脑袋,还总往柳蔚的小腹部钻去。

    柳蔚含笑着拍了拍它的头,为它顺顺毛,说:“会撒娇了?”

    “咕咕……”大鹰仰着头,从喉咙里发出舒服的咕隆声,继续将头搁在柳蔚身上。

    可此时,站在主人肩膀上的珍珠就不肯了,它眯着眼睛,冲咕咕叫唤:“桀桀桀!”

    咕咕软绵绵的回它几声:“咕咕咕……”

    “桀桀桀!”

    “咕咕咕~”

    “桀桀!”

    “咕……”

    它们似乎吵架了?

    柳蔚有些哭笑不得,一手托着珍珠的小身子,一手按着咕咕的大脑袋,却是问:“身上,怎的有血味?”

    珍珠顿时小身子一僵!

    倒是咕咕,似乎没听懂,还软软的冲柳蔚撒娇。

    柳蔚表情没变,眼睛却看向了珍珠:“吃了什么?”

    珍珠抖着翅膀,转身就飞!

    可柳蔚早有准备,将它一把捏住,掐住手心,冷笑一声:“说!”

    “桀桀桀桀……”珍珠凄惨的叫唤。

    这下,咕咕可算是明白出了什么事了,它赶紧从柳蔚怀里跳出来,一蹦好远,才可怜兮兮的坐下来,大翅膀抱着自己的脑袋,很乖顺的蹲在那儿认错:“咕咕咕……”

    珍珠立马告状:“桀桀桀桀桀!”

    咕咕没反驳,老实的瞅了柳蔚一眼,重新低下头。

    柳蔚见此,眯着眼,揪珍珠脑袋顶上的毛:“还学会推卸责任了?鹰类喜欢吃腐肉,但咕咕却更爱吃鸡!喜欢吃生肉尸体的是你,你身上的味道,也更浓,说!是不是又去刨坟了?”

    珍珠被掐得动不了,特别委屈:“桀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吃?那就刨了?”

    “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刨?血腥味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“桀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不出来了?”柳蔚寒下声音:“你吃多了腐肉会生虫,不记得了吗?”

    珍珠终于不再反驳,乖乖耷拉着脑袋,很可怜的摸样。

    厅堂内的气氛,一下子变得很严肃,孙奇与一众衙役,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诡异的一幕,齐齐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这位京里来的柳大人,是……在与两只鸟……对话吗?

    不是说话,是对话!

    柳大人说,鸟也在说,这是……在交流?

    孙奇瞧得眼珠子都出来了,挣扎了好半天,才吞了吞唾沫,战战兢兢的问:“柳大人,您……”您还好吧,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还是身子有什么毛病?

    后面的话孙奇真没敢说,但意思却很明白了,就是觉得柳蔚出毛病了。

    柳蔚倒是没怪罪,只轻松的将珍珠放开,看着小乌鸦扑扇着翅膀,跌跌撞撞的飞到房梁上,藏在柱子后面,探出半颗头来。

    柳蔚随意的道:“我养的。”

    您养的?

    众人全部沉默!

    听说过养画眉的,养鹦鹉的,养八哥的,啥时候听说养老鹰和乌星鸟的?一种是凶兽,吃活人的,一种是灾鸟,吃死人的。

    您是多想不开,才养了这样两只鸟?

    柳蔚说了这么一句,便懒得解释了,但她想了一下,抬手,朝上头的珍珠挥手。

    珍珠身子一缩,重新躲回柱子后面,死也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咳。”柳蔚清了清喉咙。

    珍珠浑身一抖,黑色的羽毛,都快没光泽了,它耷拉着脑袋,过了好一会儿,才从柱子后面出来,灰溜溜的飞下来。

    这次珍珠机灵了,没有飞到主人怀里,而是飞到咕咕旁边,跟咕咕一起站齐了,然后,学着咕咕的摸样,低头,翅膀抱着脑袋,蹲下,认错。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将功补过?”柳蔚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孙奇以为柳蔚在与他说话,正要询问,就听下头,那只黑色的乌星鸟,轻轻唤了一声:“桀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柳蔚道:“你与咕咕一起,去郊外暗月林查查,有人失踪了。”

    珍珠歪了歪脑袋:“桀?”

    “去查便是。”

    珍珠忙又低下头,乖乖应着:“桀桀。”

    从珍珠那儿知道自己要将功赎罪,咕咕顿时来了精神,它蹦跶着跳起来,想了一下,突然开口:“咕咕咕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皱眉,看着珍珠。

    珍珠迟疑一下,还是说:“桀桀桀,桀桀桀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珍珠说了好半天,柳蔚也听了半天,周围众人,都用一种诡异的目光瞧着,仿佛在瞧一出荒诞至极的闹剧。

    人与鸟说话,这世上怎会有如此荒谬扯淡之事!

    可是现在,这荒谬得让人失语的事,的的确确就发生在眼前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过去,直到珍珠全部说完,柳蔚才沉下脸色,低垂着眸。

    孙奇不知柳蔚听到了什么,唤了一声:“柳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没有回答,却霍然起身,道:“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着,便抬脚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孙奇急忙跟上,几个衙役们,面面相觑后,也迟疑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而两只鸟儿,早已扑扇着翅膀,盘旋在柳蔚的头顶,随着柳蔚一道走。

    于是,一出衙门,外头行走商贩的百姓,便见到了奇特的一幕。

    一位白衣翩翩,摸样俊秀的斯文男子,姿态悠然,步伐缓慢的从衙门大门行走而出,而男子身后,跟着一群五大三粗的府衙衙役,甚至还有一位身穿府尹官服的朝廷官员。

    而这样也就算了,这白衣公子的头顶,竟然还飘荡着两只鸟儿。

    一只展翅高飞,雄伟高昂,一只娇小机敏,身形快速。

    两只鸟儿默契的在白衣男子头顶盘旋,像两只忠诚的护卫,恪守本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刚从附近小楼而出的一众潇洒公子哥儿,瞧见了这一幕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笑了起来:“是听说京里来了位了不得的大人物,惹得那孙大人鞍前马后,惟命是从,但没想到,竟是个如此俊雅的小哥儿,看这身段模样,倒是有些可口,钟兄,你说可是?”

    钟自羽嘴角含笑的瞧着前头那行人,过了半晌,才对那满口浑话的公子哥道:“岳兄,又说笑了。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