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56章:留下了属于他们的高冷传说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56章:留下了属于他们的高冷传说

    柳蔚面无表情的走过去,伸手随意一拧,将小黎拧起来,又对那跟着而来的两名农家男子道:“劳烦了,将这尸体搬到衙门便是。”

    两名农家男子点点头,当即便找出白布,将其裹好,担着要往回走。

    一众铁骨铮铮的衙役们,顿时脸色好看极了。

    人家种地的看到这样的尸体都这么淡定,他们几个拿刀的,还一副大惊小怪,没见过世面的摸样,简直是没脸了。

    胡哥作为总役,更是脸都烧开了,为了表示自己没那么没用,他急忙迎上去帮忙,说是帮忙一起抬。

    谁知两名农家男子,只是技巧的将他伸来的手避开,然后扛着尸体,继续走。

    两人的表情都很淡定,甚至有些冷,胡哥碰了钉子,也只能尾随在后,亦步亦履的跟着。

    倒是那两名农家男子,给弄得有些难堪。

    两人彼此对视,眼神交流。

    一人:说好的一人扛一炷香,该换你了。

    另一人:不行,有人看着,你堂堂镇格门先锋兵,要让一群地方衙役看扁?

    一人:他们不知道我是谁。

    另一人:那也不行,一炷香功夫,没说什么时候开始,好了,就从现在开始吧,过了一炷香,就换。

    一人:你使诈……等等,我说,你不会是怕了吧,你不是吃了三颗羽叶丸吗?我的那颗你也吃了。

    另一人:你才怕,你全家都怕!我根本不怕!只是都尉大人说了,军人要有纪律,我的纪律就是遵守时间,方才是你自己不说开始,哼!

    一人:你不怕?不怕怎么把我的羽叶丸抢了?

    另一人:别以为我没看见,后来你偷摸着跟着小公子去净房,又问他要了三四颗,出来就吃了,我都瞧见了!

    一人:……

    总之,两人面面相视,目光中全是争斗。

    到最后,先前说话那人,到底没说过后头那人,他继续抬着尸体,吭哧吭哧的往前走,直到,感觉到自己后背粘稠,泛凉,他知道,多半是白布被血液浸湿了,自己的后背也被浸进去了。

    这次,什么也不管,将尸体扔给同伴,他忙跑到边上,去嗑了粒羽叶丸。

    其实他方才要了五颗!吃了四颗!最后一颗,是留着备用的!

    他们原本并不知道这尸体是什么样子,只是接到命令后,瞧见小公子兴致勃勃,跃跃欲试的脸,他们就知道,多一个心理准备,总是没错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他们机智的猜对了,这才艰难的没在一群地方衙役面前,掉了份儿,好歹留下了属于他们的高冷传说。

    李林死了,这个消息,很快在古庸府三街传开了。

    至于怎么死的,何时死的,衙门没透露出任何消息。

    而验尸房内,现在,整整齐齐的摆上了三具尸体。

    看着三个一模一样的木板床,还有上头千疮百孔的三具尸体,柳蔚戴上手套,开始工作。

    小黎在旁边给娘亲打下手,递个解剖刀,顺便做下记录什么的。

    写着写着,他还抬头委屈的问一句:“那等到这个案子结束,这尸体能给我吗?”

    柳蔚看都没有看儿子: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小家伙嘟嘴。

    “尸体有主。”李林死了,但徐氏还在,只是不知,乍然知晓自己夫君先是背叛,再是死亡,徐氏一个弱女子,该如何承受。

    小黎很不高兴,默默的低头又忙了一会儿,又抬起头:“爹,这是珍珠和咕咕,送给我的礼物……”

    “它们只是碰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爹你上次在街上捡了一锭银子,不也说,地上捡到宝,问天问地找不着吗?既然是它们捡到的,难道,不是它们的吗?它们……都送给我了……”小黎的声音越说越小,最后直接要消音了。

    柳蔚皱起眉,回头看了儿子一眼,眼神警告。

    小黎吸吸鼻子,咕哝一声:“容叔叔为什么不在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容叔叔在,一定会帮他说话的,容叔叔虽然现在总是催他功课,越来越严厉了,但是,还是很疼他的。

    小黎这么一说,柳蔚也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容棱之前接了个消息,便先行离开。

    容棱临走前,只说不是大事,很快解决,但想到他当时看自己的眼神,柳蔚却觉得,应该是出了大事,只是,他不说。

    柳蔚深思一下,最后没有头绪,只得放弃,继续专心整理尸体。

    要把李林的身子掰正,其实,真的不容易。

    对方,是个高手!

    武功高手!

    凭着这个巧劲,这个力道,不难看出对方的功力是有多深。

    这李林,如何会惹上江湖势力?

    当真令柳蔚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古庸府码头,某艘大船上,容棱端坐舱内,看着对面秦中奉上的一叠文书,脸色,始终沉着。

    秦中叹了口气,犹豫一下,才说:“下属来的时候,柳家满门,皆已下狱,柳城,直接被捋了丞相的帽子,就连柳域、柳琨、柳逸,也都收缴了家产,打入天牢,柳家女眷倒是还好,只是被关在柳府内,眼下,京中已是全乱套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静静的听着,手指摩挲着手边的茶杯,漆黑的眸子,没有半点变化。

    秦中弄不明白主子的意思。

    想了想,又说:“柳老夫人,只怕也就这几天了,出事的当天,柳老夫人便下不了床,皇上发了话,不准太医去治,到最后,是宇文老夫人去殿前长跪不起,请的命,这才将太医请了过去,只是,病情太重,只怕也是,回天乏术……”

    若是以前,镇格门对柳家的事,是毫不关心的。

    镇格门隶属独立部门,只管自家的一亩三分地,而柳城属于内堂势力,跟他们八竿子的打不到一块儿,况且京中风云色变,谁出事,谁上位,不过是转瞬间的事。

    若是事事都过问,那镇格门岂非忙死了。

    可这回不一样,柳家,是与他们司佐大人有关的。

    这便不能马虎了。

    都尉大人说了,但凡与司佐大人有关的,那都是顶头大事,一星半点马虎不得!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