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60章:挂在窗子上的灯笼……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60章:挂在窗子上的灯笼……

    小妞眨了眨天真的大眼睛,仔细了又仔细,才猛然惊醒:“妈呀,我的灯笼呢?”

    葫芦样式的牛皮灯笼,原本好好的放在桌子上,现在却不见了。

    小妞东翻西找,什么也没找到。

    再转头,小妞却发现窗户打开了,她走过去一看,发现灯笼竟然挂在外面的房檐边。

    “我的灯笼……”小妞红着鼻尖伸手去够,却怎么也够不到,她索性爬到床边,把半个身子伸到外面,努力拿短短的手指去抓。

    灯笼……灯笼……

    隔壁房间内,容溯面无表情的看着紧闭的窗户外,那隐隐绰绰的人形影子。

    站在容溯面前的黑衣男子,沉下眸子,抬头道:“主子……”

    容溯抬手,制止黑衣男子说话,冷声吩咐:“先走。”

    黑衣男子点了点头,却是直接飞上房梁,将上面的屋檐扒开,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等到房中无人,容溯这才缓慢的起身,走到窗户边。

    窗户外,那条人影显然没发现有人靠近,且就与那人影一窗之隔。

    容溯眼神凝了一下,伸手猛地一推,窗户啪嗒打开。

    而原本就岌岌可危趴在外面的小妞,顿时叫了一声: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一听那声音,容溯也愣住,他探头去看,便看见小妞直挺挺的仰着面,正往下面掉落。

    这若是摔实了,铁定没命!

    “该死!”容溯咒骂一声,几乎立刻跳窗而出,伸手去抓那几乎已经临近地面的小孩。

    可他的速度还是太慢了,眼看着小妞已经离地面越来越近,他额头,浸出冷汗。

    小妞觉得自己很晕,大概是风太大了,耳边咕噜噜的,全是噪音,吵得她头疼。

    小妞现在其实很怕,楼层的距离,非常近,可能只是一个喷嚏的瞬间,她就要死了。

    但这短短的时间,在这一刻却好像被无限拉长。

    小妞看到了跟着跳下来的容七公子,也看到了还挂在房檐上的葫芦灯笼。

    她想叫容七公子回去,也想伸手去抱住那只灯笼。

    就算死,也想抱着灯笼死。

    但她什么都做不到,她只能感觉到头晕目眩,耳朵轰鸣,她说不了话,她唯一的选择,就是等待着摔死。

    也或者,幸运的不会死,有可能只是摔断胳膊摔断腿。

    但如果是这样,小妞宁愿死,不能残废了连累大妞,这是小妞脑子里的最后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重重的坠落声,在小妞耳边回荡。

    小妞全身战栗的闭上眼睛,等待着呼吸停止,或者身上蔓延起来的痛。

    但小妞没等到,等了足足两个呼吸,都没等到。

    小妞终于紧张兮兮的睁开眼睛,入目的第一人,却是容七公子那张冷峻高傲的脸:“睡着了?”

    男人的声音,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。

    小妞愣了愣,看看左右,却发现,自己竟在一个陌生男子的怀里,而容七公子,就站在他面前,眼神冰冷的瞧着她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没死吗?

    “还好吗?”一串醉人温和的音色,传入耳廓。

    小妞呆呆傻傻的望着那还抱着自己的白衣男子,看着他俊逸儒雅的面孔,脸颊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男子将小妞抱好,托在怀里,用温厚的手掌,贴贴她的脸颊,柔声道:“有些凉,是吓到了?”

    小妞木木点点头,然后,后知后觉的仰头指指楼上。

    男子看了上头一眼,眼神动了一下,又很快恢复如常,笑着说:“索性我刚巧路过,否则,这么可人的小姑娘,便要成肉馅了。”

    男子说着,还宠溺的拿手指刮刮小妞的鼻尖,逗得小妞别说脸,耳朵脖子都红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我要捡灯笼……一不……一不小心……摔下了……我还以为……以为我要死了……”嘟哝着嘴,小妞越说越小声。

    还没等话说完,小妞突然感觉身子一疼。

    一瞬间,她就从那陌生温润男子的怀中,被扯到了另一个冰冰凉凉的怀抱里。

    容溯用很不熟练的手法抱着这软绵绵的小孩子,冷冷的瞧着对面的清润男子,抿唇道了句“多谢”,而后搂着小妞,就往客栈大门去。

    小妞觉得这样很不好,费劲儿的往后看,着急的说:“公……公子……谢谢你……谢谢你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我救你。”容溯寒声道了一句。

    小妞呆呆的看着他,鼓着嘴,像是被他吓到了,到底很配合的说了一句:“谢谢七公子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容溯盯了这孩子一眼,没说话,将孩子扔到地上,让这孩子跟着他走。

    一下地,小妞就觉得腿软。

    小妞搓了搓膝盖,到底还是跌跌撞撞的着这容溯的脚步。

    只是走了一会儿,小妞还是忍不住回头,又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却看到那温润如玉的好心公子,还站在那里,正瞧着她在笑。

    小妞忙对他一连的鞠躬,表达谢意,小身子一摆一摆的,可爱极了。

    直到一大一小,两只身影消失不见,钟自羽才抬头,看向那还悬挂在房檐上的葫芦灯笼。

    嘴唇抿了一下,他嘴角,勾起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接着,他便看到二楼窗户内,探出一只大手,那手随意一拿,便将灯笼拿进去。

    随即,窗户阖上。

    敛下眸子,钟自羽掩盖住眼中越发明显的笑意,又摩挲了一下指尖,似乎想到了什么,突然道了一句:“我说怎的有些熟悉,”

    这无头无脑的一句,说得极小声,怕是除了他自己,谁也没听清。

    又看了眼二楼,这次,他看的却不是之前那扇窗,而是另外一扇。

    他看了好一会儿,才收回视线,迈着步,从街道的另一头离开。

    而被他深邃注视的另一扇窗内,此刻,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容棱那副冷冷冰冰,欲言又止的脸色,叹了口气,索性坐到椅子上,撑着下巴,望着他,与他对视。

    容棱皱眉:“看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耸肩:“你看我,还不许我看你?”

    男人靠近一些,将她手拿开,改用自己的手,托住她的下巴,凑上去,在她唇上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柳蔚了悟道:“这是你亲我,也要我亲你的意思?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