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61章 你不是猜到了?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61章 你不是猜到了?

    容棱没说话,只是起身,居高临下的看着柳蔚,拖着柳蔚的下颌,再次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次的吻深了许多,柳蔚仰着头,迎接着他的逼近,闭上眼睛,乖顺得不像平日的她。

    这个吻,吻了许久。

    直到两人都有些喘不过气,容棱才恋恋不舍的放开,放开后,他却只是抵着她的唇,感受着她的呼吸,没将她松开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滴过去,两人都没说话,这种安静,并不温馨,里头,透着股彼此都能体会到的风雨。

    “如何知晓的?”过了好半晌,容棱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声音并不大,小的可以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但柳蔚听到了。

    柳蔚笑了一下,眼底,却没有笑意:“你不是猜到了吗?”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容棱心中浮出这两个字,停顿一下,又道:“我可以解释。”

    柳蔚:“没什么好解释的,只要告诉我,你的打算便是。”

    容棱这才松开了柳蔚,抬起头,看着她的眼睛,这双眼睛,漆黑明亮,里头,有着令他着迷的魔力,不知来源是何,却就是不可自拔。

    坐回到椅子上,他的表情并不好,犹豫了很久,才说了两个字:“是计。”

    柳蔚听着,点点头:“如何破?”

    容棱挑眉:“你不想问清楚,是何计?”

    “需要问吗?”柳蔚随手在桌中央的茶盘里,拿出一只茶杯,用手指转着玩,语气漫不经心:“柳城谋反篡位?这话别说是你我,便是你父皇他自己,会信吗?要说这满朝文武,你那父皇现在还信任着谁,我想,不是太子,不是容溯,也不是你,反倒是柳城吧?”

    柳蔚这话绝非没根据,好歹是进过京都的地盘,在里头晃荡了几个月,她总不会连一些基本的朝中局势都两眼一抹黑。

    现在说到底柳蔚还是个朝廷命官,对官场里头,多少还是有些触觉。

    所以这次的事,容棱说是计,柳蔚完全相信。

    不止是计,恐怕,还是与他们相关的计。

    瞧见柳蔚一幅了然至极的摸样,容棱原本有些摇曳的心,顿时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迟迟不愿将此事告知柳蔚,一来,是怕她担心,二来,便是担心她不明局势,会中了某些人布设的陷阱。

    眼下柳蔚如此冷静,成竹在胸,容棱知道,是他又小看她了。

    脸上的表情也平缓下来,容棱沉吟一下,直问:“知道多少?”

    柳蔚耸耸肩:“你觉得,珍珠的表达能力,能有多少?”

    想到那只蠢蠢顿顿又贪吃的黑鸟儿,容棱勾起一丝笑,道:“我重头说。”

    柳蔚点头,支着下颚,准备听容棱说。

    容棱的话并不多,只捡了几个要点,但接连前后,柳蔚很简单的听懂了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这不止是一场计,只怕,还是一场大计。

    “看来,是冲着你去的。”柳蔚拿手支着脑袋,双腿闲散的交叠着,摸样瞧着仿佛置身事外一般恣意。

    容棱用手捏了捏她脸颊,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柳蔚推开他的手,身子靠在椅背上说:“难道不对?权王有意谋反,而接触辽州那边最多的,便是镇格门。按理说,镇格门是你父皇的地盘,镇格门有什么消息,他该是第一个知道的,但显然,中间某个环节出错了,他少收到了一个消息,或者迟收到了,所以,他怀疑上你了,你这个代替他统管镇格门的容都尉。这个镇格门都尉的位置,你是不是坐得太久了?已经分不清,是替别人管地盘,还是在管自己的地盘了?”

    柳蔚这话说的无法无天!

    可偏偏又与现下的情景,十分贴合……

    容棱瞧柳蔚一眼,敏锐的注意到,柳蔚在提起“你父皇”三个字时,眼中那深度冰凉。

    容棱顿了一下,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他知道,无论如何,杀父之仇,不共戴天,柳蔚能将自己的情绪控制到这个地步,已是万般不易。

    这个世上,有多少冲动之人?但像柳蔚这样有大局观的人,却是少数,哪怕有,也多数是男子,因为男子看事情总会广阔一些,女儿则总易在小细节上钻牛角尖。

    柳蔚显然没有普通小女儿的毛病,她有她的想法,她的判断,她的主意,她的理解,和她的决定。

    这样有智有谋,有胆有色的她,哪怕是这样冷冰冰的顶着一张脸,也无法令人不喜。

    容棱将她的手捏的很紧,两人掌心的温度融合,柳蔚才看着他说:“别在意,这是我的极限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男人应了一声,将话题移开,笃定的说:“父皇在试探我,你猜的没错。”

    柳蔚挑眉:“你有证据?”

    容棱不语。

    可这会儿,不语就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柳蔚讽刺一笑:“说吧,发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父皇调遣了私兵。”

    柳蔚一愣:“还有私兵?”她还以为,镇格门便是皇帝的私兵,不曾想,还有?

    “镇格门替他处理一些明面上的事,暗面里,他有一支独兵。”

    柳蔚敛眸:“他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容棱摇头。

    柳蔚不太明白。

    “还没来得及做。”容棱道:“那支独兵,尚在监控之中。”

    这样一说柳蔚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她就说,既然都接下了皇帝手上的第一把大旗,容棱这样一个人,又怎会容忍还有另一只队,躲在暗处蠢蠢欲动?

    凭着柳蔚对容棱的理解,这男人,实则心狠着呢。

    所谓非我族类,其心必诛。

    他心中,怕是一直信奉着这句话,不是自己的人,那便是敌人,就算以前不是敌人,以后也有可能成为敌人,所以,准备,一定要早早做上。

    现在,看这个样子,容棱的准备是做到了点子上了。

    柳蔚用手指捏了捏男人的某根手指,慢条斯理的问:“所以,现在的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要先杀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柳蔚挑眉。

    “裳妃的宫女。”

    裳妃,便是那死去的宫妃。

    按照秦中的说法,裳妃的那个宫女黄儿,算是现在唯一能证明那些信件真伪之人,但那黄儿下落不明,至今不见踪迹,京都也好,京外也好,天大地大,简直无从查起。

    可哪怕再难,容棱知道,此人,必须得死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