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66章:他……是喜欢男子的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66章:他……是喜欢男子的

    纪邢拧了拧浓眉,平板冷硬的说:“我没有杀。”

    就这么四个字,算是反驳了。

    没有长篇大论的解释,没有反反复复的腔调,甚至连多说两句都没有,这就算是他的否认论?

    而显然,的确,纪邢并不打算多说什么,他的冷漠态度已经很明确。

    柳蔚又笑了……

    过了好半晌,柳蔚也只是看着纪邢,然后,对身旁的胡哥道:“送纪公子先去偏厅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不是嫌疑人,总不好关牢房。

    但这纪邢,暂时是不能走了,安置在衙门偏厅,已是唯一的法子。

    胡哥这边将人带过去。

    而走到门口,纪邢又蓦地停住步伐,转首,看了柳蔚一眼。

    柳蔚与纪邢对视道:“还有事?”

    “你怀疑我?”纪邢郑重的问。

    “在凶手不明之前,我可以怀疑所有的人。”柳蔚直白的道。

    纪邢沉默一下,突然奇怪的冒出一句:“可有想过,是你身边之人?”

    柳蔚没说话,就这么看着纪邢。

    纪邢却不多说了,转身,在胡哥的指引下迈步离开。

    身边的人,柳蔚身边有什么人,容棱,容溯,小黎,大妞小妞不算的话,就只剩这两人了。

    这个纪邢,倒是有些意思,这算是在挑拨离间,暗示她窝里反?

    如此一看,纪邢此人虽说不太可能是凶手,但也来者不善,而且,他的身份,想必也不会简单。

    姓纪,这是个很值得琢磨的姓氏。

    柳蔚又一次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就在柳蔚想得入神,脑子转的飞快时,门外,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。

    这是衙门大厅,根本没有门,又哪来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柳蔚顺势抬头看去,就看到厅门外,一身白装,面上温润,表情清和的儒雅男子,手里提着两件物事,正站在那儿,看着她,含笑的用漂亮手指轻敲着衙门的门廊。

    柳蔚愣了一下,才开口:“是钟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柳大人。”钟自羽走进厅堂大门,脚步缓慢温雅,他将手里的两件东西放到旁边的小几上,才道:“这是孙大人先前托我问人带的檀墨,今日有空,便给送了过来,柳大人可知,孙大人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不知。”柳蔚道,又看了眼那包裹的整整齐齐,四四方方的两块香墨。

    钟自羽瞧着柳蔚的视线,索性将黄布打开,露出里面香气四溢的墨块。

    柳蔚伸手,拿过一块,放下鼻尖轻轻嗅了嗅,随即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很香。”柳蔚说。

    钟自羽含笑一下:“自然,到底是檀墨,里头带了些檀香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墨。”柳蔚打断他的话,眸色清淡看了他一眼,说:“是钟公子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钟自羽有些趣味的看着柳蔚,等她说下去。

    柳蔚却突然起身,一步一步,走到那钟自羽面前,然后,双手撑住他椅子两边的扶手,身子微微前倾,凑近了他,逼得他身体后仰,才轻嗅了他脖子一下,说:“钟公子,喜欢麝香?”

    钟自羽靠在椅背上,有些莫名的笑着,声音低哑:“柳大人,也喜麝香?”

    “闻着好闻。”柳蔚说。

    钟自羽仍笑:“大人若是喜欢,改日,送大人一些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会否麻烦?”

    “不值钱的东西,何谈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不麻烦,可否由钟公子亲自送来?”

    钟自羽眼角勾了一下,瞧着柳蔚细致白润的脸颊,沉默许久,到底,叹了口气:“若是大人有命,在下,自当遵从!”

    柳蔚这才直起身子,退开对他的压迫,慢慢回到自己的椅子上,开始捏着那块香墨,玩耍起来。

    钟自羽也恢复了坐姿,就这么看着柳蔚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两人间,出现了短暂的沉默,直到钟自羽起身,道了句时辰不早,便先走了。

    而瞧着他离开的背影,柳蔚原本清淡无意的眼神,却逐渐变得锐利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走到门口的钟自羽,也恰好在这时,把脚步停了下来,蓦地回过头,瞧见了厅内,还在低头耍弄着香墨的“男子”,见柳蔚并无异样,才道了一句:“明日,柳大人可是有空?”

    柳蔚摇头:“没空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:“后日?”

    柳蔚依旧摇头:“没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今晚。”柳蔚说道:“我今晚有空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无声的再次笑出来。

    柳蔚随手将那香墨放下,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,看着钟自羽:“今晚见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表情颇为无奈,最后,也没答应什么,只是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直到,确定他人已走远,柳蔚才松缓下紧绷的神经,偏头,看了眼窗户外头:“躲着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窗外,走出一道挺拔冷峻的身影。

    容溯慢慢从窗口,绕到大门,他走进来,眼睛注视着桌上的檀香墨块,讽刺的笑了一声:“这便是,你对容棱的忠诚?”

    “我做了什么?”柳蔚面无表情的注视容溯。

    容溯懒得说了!

    柳蔚倒是笑了:“七王爷真奇怪,一方面佯装不关心我们的事,一方面又总在我们背后出现,窥探着我们的一切,就像这次也是,一方面说不管小妞之事,一方面,又派了这么多人去打听,还日日亲自来衙门跑一趟,阁下性格如此多变、矛盾,冒昧的问一句,你不累吗?”

    容溯坐到旁边的椅子上,道:“若不想我发现,便收敛一些,与个男子勾三搭四,你以为我愿意看?”

    “男子又如何?七王爷这是没尝过男子的味道,不知男子其美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容溯冷硬的呵斥:“简直不知廉耻!”

    柳蔚笑了,慢慢起身,将那块香墨,递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容溯清晰的嗅到那凑到鼻尖的檀香味,里头,还掺杂了些麝香,老实说,味道并不好闻,很呛。

    容溯皱眉,推开一些,目光颇寒。

    “叶元良的尸体上,有一股若有似无的麝香味,而李林的尸体上,则有一股子檀香味。”

    容溯一愣,看向柳蔚。

    叶元良和李林……

    哪怕容溯对两个案子兴趣不多,但也知道这是哪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钟自羽突然送这块香墨到衙门来,直觉告诉我,他是想暗示什么,不过,此人看似温和,实则古怪,也不好套话,但我发现,他……是喜欢男子的。”

    容溯拧着眉,听柳蔚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今晚我去看看,一探究竟。”柳蔚说着,眼睛又瞪向容溯:“此事你不准告诉容棱。”

    若是让那个狂妄的醋坛子知道了,自己别说调查案子了,估计小命都要被折腾没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