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魔道祖师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赘婿  永夜君王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70章:被抓了包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70章:被抓了包

    钟自羽慢慢回头,看着厅外一身玄袍的冷峻男子,又转首,似笑非笑的看着身前的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手指僵硬发颤的还抓着钟自羽的衣领,她咽了咽唾沫,甚至没有勇气伸头去看看外面的男人!

    稳重的脚步声,从门外慢慢走来,柳蔚知道是容棱过来了!

    他过来了!

    抑制住狂跳的心脏,柳蔚深吸了口气,终于在一阵心理调适后,勇敢的放开钟自羽,探首,看过去,嘴角甚至扬起一丝笑:“这么早回来了?”

    容棱面无表情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漆黑的眸子,深邃而幽暗。

    柳蔚手心都在冒汗,她舔舔唇瓣,上前两步,放软了声音,故意问:“怎么不说话?”

    容棱冷冷的瞧着柳蔚,将她脸上的心虚一览无遗。

    这人的视线太逼人,仿佛能洞察人心,柳蔚下意识的别开眼睛,却在下一秒,下巴被捏住,一股奇大的力道,将她的脸生生掰过来,她一抬眸,就对上容棱仿若深渊的沉眸,耳边,听着他冰冷至极的音调:“你让我,该说什么?”

    对眼前这人已经很熟悉了,可柳蔚当真没见过容棱这样阴狠的摸样。

    一下子,柳蔚有些紧张,并非怕容棱与她动手,而是,容棱眼底的神色,让她心慌。

    现在,柳蔚甚至没空想,为何容棱会在这一刻出现?他去了临县,又为什么会突然回来?还如此精准的在衙门找到她?

    柳蔚现在,只有一个念头——必须哄他!

    情侣相处当该如此!

    顾不得下颌的疼痛感,柳蔚皱着眉,看着他,半晌,伸出手,细细的抓住他的衣袖,动作,很轻,很软。

    容棱看着柳蔚那只明显讨好的手,眼眸眯了一下,到底,松缓了力道,放开她。

    揉着应该已经发紫的下颚,柳蔚回头,对钟自羽道:“抱歉,有些事,下次再聊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完,也不管钟自羽脸上那讽笑的表情,拉着容棱,便往外走。

    容棱挥开柳蔚的手,在柳蔚怔忪之时,他已越过她,表情可怕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柳蔚急忙跟上,在他身旁,紧跟他的脚步,干笑着问:“小妞找到了吗?”

    容棱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漆黑的夜色将容棱脸上的表情笼罩,柳蔚看不清他的神色,却能从他周身的气场,感觉到他越发冷了。

    这个开场白不好,柳蔚舔舔唇瓣,伸手,再次去抓容棱的衣袖。

    这次,容棱停顿一下,到底没有甩开她。

    柳蔚提起精神,解释:“那钟自羽有些可疑,我想探探他,刚才正好说到重点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就来了?”不等柳蔚说完,容棱冷声打断,再侧眸,冷冷的瞧着她:“我打扰你们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柳蔚顿顿的说。

    素来喜形不露的男人,面上已有了怒色,容棱一把攥住柳蔚是手腕,不发一言,将她拽着便走。

    柳蔚有些跟不上容棱的脚步,只好提起真气,艰难的跟着。

    他们回到了客栈。

    上楼的时候,柳蔚看到旁边的房间还亮着蜡烛,那是容溯的房间。

    莫名的,柳蔚心里顿了一下,知道她与钟自羽有约的,只有容溯而已,而容棱原本已被送走,现下又突然出现,为何这么巧?是谁告诉了容棱?

    柳蔚之前在想,难道是容棱留在客栈中的暗卫?

    但眼下看来,怕是不是……

    最近京都那边的事还没结局,那群暗卫个个起早贪黑,他们这边,已没有留人,所有人,都派出去找那个宫女黄儿。

    柳蔚沉下眸,盯着容溯房间的大门,脸色很难看。

    若真是容溯出卖了她,她定不会放过!

    “看什么?”还未来得及收回目光,耳边,冷厉的男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柳蔚心里一咯噔,转头去看,果然看到容棱冷睿的眸子,正盯着她。

    柳蔚说:“我只是随便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随便看,都只会看男人的屋子?”

    这根本是两回事。

    柳蔚被容棱这不依不饶的架势,弄得有点不明所以,但今夜是她有错在先,还被抓了包,便该顺着他。

    柳蔚努力挤出一丝笑,乖乖认错:“我再也不看了。”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容棱觉得柳蔚这话说得太嬉皮笑脸,没有诚意,他用了十足的力道,将她拽进房间,不等她站稳,又把她甩到床上。

    柳蔚无措的坐在床榻中……仰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漆黑的房间,没有点蜡,四周都是黑幽幽的,但对两个习武之人而言,这点光线,已经足够。

    柳蔚还没弄清这人究竟想如何,浓烈的男性气息,便扑面而来,接着,她感觉自己肩膀被推了一下,同时,整个人,被压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头上,枕着坚硬的瓷枕,后脑勺,瞬间凉透。

    一只大手,卡住她细嫩的脖子,另一只粗粝大手,直接探到她的腰间,柳蔚瞪大眼睛,清晰的感觉到,她的腰带,被人抽散。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忙用手去护住腰带。

    但她的两手,却同时被抓住,被举到头顶。

    柳蔚有些焦躁:“容棱,我道歉了,你别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没有回话,而是简单的拿起那条腰带,在她手腕上一裹,两手,牢牢被束缚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,柳蔚是可以反抗的。

    一根腰带罢了,柳蔚很容易就能挣脱,对于这一点,容棱也是清楚的,可容棱依旧用这个绑她,而她,即使口头求饶,也并没真的动手。

    这男人是在发脾气,柳蔚知道,自己只能顺着他,否则这件事不会完。情侣间吃醋吵闹,再正常不过,很快就消气了。

    但柳蔚并不愿意这样。

    柳蔚不知容棱的想法,可是柳蔚不挣扎的原因,只有一个,她在等他主动停手。

    他会停手的,即使再生气,他也不会用这种方法在她身上撒气,她笃定,并且坚信。

    柳蔚不再说话,容棱也没说话,两人之间,诡异的沉默着,而她的外袍,已被扒开。

    里面的亵衣,穿的很紧,男人带着温度的大手,抚到她的衣扣之上,一颗,一颗的将它解开。

    柳蔚双手被绑,甚至连稍微遮掩一下身子都无法。

    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容棱将自己脱光,露出里面白色的束胸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