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71章:疼的钻心,又痒得发麻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71章:疼的钻心,又痒得发麻!

    “哗啦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咬紧牙关,双手紧紧的互捏着,十根手指,都被捏得发红。

    “换了衣服,嗯?”男人的声音,此刻终于阴鸷的出现。

    柳蔚觉得胸前发凉,但还是尽量稳定着声音,道:“是换了件衣服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容棱一手卡住柳蔚的脖子,一手放在柳蔚的胸前,同时,卡住她脖子的手,不觉加大了力道,他的声音,很冷:“去见其他男人,需要重新的梳妆打扮?”

    柳蔚咳了一声,握紧拳头:“你明知我只是去套话,你到底气什么?我骗你走是不对,你这么小气,难道就对?”

    柳蔚的话音刚落,就感觉被捏了一下!

    疼的钻心,又痒得发麻!

    柳蔚怒了:“容棱,你敢!”

    容棱倾身,嘴唇贴着她的嘴唇,用力咬了一下她的唇瓣,冷笑:“你都敢,本王为何不敢?”

    柳蔚觉得这人,当真无理取闹!

    看柳蔚不说话了,容棱捏起她的下颚,含着怒火,对着她的唇便吻了下去,他的力道很大,那不是吻,是啃噬,他的动作,仿佛是要将她嚼碎,吞吃入腹一般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柳蔚尝到了自己鲜血的味道,铁锈味,微腥。

    那血味刚刚入口,便被侵袭着掠夺,男人的舌尖将那残存的血液卷走,又报复性的,在她舌尖咬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人绝对是属大狼狗的!

    柳蔚压着满肚子的火,被他蹂躏,可这男人却一星半点解气了的意思都没有,动作还越来越凶狠。

    莫非真的要做下去?

    柳蔚是不想的。

    不止是现在没有这个心情,而是眼下的情况,让她觉得委屈。

    若是今晚做完,她想,这夜一定会成为她一生不愿回忆的一夜,没有一个女人,愿意被强迫。

    房间里的气氛,还在升级,柳蔚满头大汗,只觉得被容棱碰过的地方,都疼。

    他没有在她身上点火,点上的都是刺,疼人的刺。

    两人不知吻了多久,他终于放开她,柳蔚还没来得及喘口气,就听男人低哑的声音,沉沉的问:“知道我不会强迫你,嗯?”

    柳蔚僵了一下,方才那一肚子火,莫名的,就消了一半。

    她沉默一下,停顿了好久,才说:“我真的……错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的声音没有很软,这女人,素来就不会说软话,黑暗中,容棱静静的看着她,看到她垂落的眼睑,忍不住伸手,去盖住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被覆盖上来的温热男性气息,让柳蔚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男人,已经软化了,既然软化了,那就距离放过她,应该不远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她刚刚想完,眼睑上那只手,又退开了,柳蔚抬眸去看他,就见容棱,冷漠的捏住她的下颌,逼视着她的眼睛道:“你越来越会算计本王了?”

    柳蔚说:“我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方才是否在想,我软化了,你就得救了?”

    柳蔚咽了咽唾沫,起了一后背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看来,她虽然了解他,但绝对不及他了解她的万分之一。

    见她不说话,容棱知道他猜对了,他冷笑一声,手抚上她的手腕,轻巧的将那根腰带解掉。

    柳蔚双手得了自由,立刻起身,将衣服拢好,把胸前捂得严严实实的。

    容棱瞥她一眼:“该看的都看了,该碰的也都碰了,遮什么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:“我冷。”

    寒冷的天气,再是内力加持,也没有不穿衣服的啊。

    况且房间里连个蜡烛都没有,光着身子,谁不冷。

    容棱懒得理她,起身,往屋外走去。

    他一打开门,柳蔚赶紧将被子拉过来,把自己裹严实了,然后探头问:“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回房。”

    男人声音很淡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容棱离开,房门开了又关。

    房间里,依旧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柳蔚坐在床上,犹豫了一下,躺到枕头上,盯着床顶的帷幔,想着,这算是把这页翻过去了?还是没翻呢?

    若是翻了,他怎的要回自己房间?这些日子,不都是两人一道睡吗?就连小黎,也被训练得一个人在冰凉的被窝,也能坚强的独自睡觉,再也不哭鼻子了。

    可若是没翻,他又为何这么轻易的放过她?

    柳蔚想不明白,索性将被子裹吧裹吧,翻了身,闭上眼睛,睡觉。

    总之,走是他自己走的,天大的事,明日再解决便是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柳蔚睡得很快,今夜本就折腾了大半夜,眼看着快要天亮了,她早就困了。

    柳蔚这一睡,就当真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容棱的房间内,小黎,被叫醒了。

    大大的床榻上,其实不止小黎一人,床脚那边,蹲着只缩成一团的幼鹰,床头边,窝着只黑漆漆的乌星鸟,而小黎睡在中间,小小个子并不占床,看起来很小一团。

    小黎醒来后,咕咕和珍珠也醒了,黑鸟从枕头上跳起来,大概有点冷,一歪一斜的,往小黎的怀里钻。

    咕咕见了,迟疑一下,发现小黎怀里已经没位置了,就扑扇着大翅膀,自己艰难的挪着大身子,窜到小黎背后,用大翅膀,将小黎包裹起来。

    嗯,没办法去小黎的怀里撒娇了,就让小黎到自己怀里来好了。

    这个主意,简直太棒了!

    一人两鸟很和谐的裹在一起,然后三双眼睛,齐齐看向床边面色黑到极致的玄袍男子。

    “容叔叔,你有事吗?”小黎打了个哈欠,揉揉眼睛,昏昏欲睡的问了。

    容棱看了眼被霸占齐全的床榻,沉默一下,说:“现在没事了,睡吧。”

    小黎无辜的望着容棱,很委屈。

    珍珠和咕咕也眨眨大眼睛,盯着他瞧。

    容棱摸了摸小黎的脑袋,让小黎躺好,又看了眼自动找到自己床位的咕咕和珍珠,叹了口气,起身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房门关上,小黎翻了个身,就这么睡了。

    然后,两个呼吸左右,小黎听到隔壁房门响了,但这不管他的事,他一点都不在意的睡熟了。

    而隔壁房间,容溯面无表情的看着站在他门口的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连看都没看容溯一眼,直接走进去,看了眼整整齐齐的干净床榻,走了过去,坐下。

    容溯:“……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