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75章:这不是我看容大人就听您的吗?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75章:这不是我看容大人就听您的吗?

    “柳大人,您是京里头来的大人,您是亲眼看到咱们古庸府是什么情况了,咱们这衙门,已经穷得揭不开锅了,您说,这种情况,能往上申请点特殊补贴福利吗?前两年,朝廷不是才出了个什么扶持法,对贫困的州府施行克制性帮助?这扶持金,我已经申请三年了,一次也没批下来过,柳大人,您能否跟上面……说一声……这扶持金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听着听着就听明白了,所以,这是在找她哭穷?

    一个堂堂的衙门府尹,拿着一些鸡毛蒜皮的小账本,跟一个仵作哭穷?

    虽然还有镇格门一官职,但京都风云变幻,指不定以后镇格门是怎么一回事,更是无法管得成别人的事。

    柳蔚有点头疼,按了按眉心,说:“这些事我不知,也没门路助你,你可问问容都尉。”

    “那柳大人能否替着问一问容都尉?”孙奇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柳蔚怒了:“为何是我?”

    孙奇脱口而出道:“这不是我看容大人就听您的吗?”

    柳蔚噎了一下,想到昨晚的事,还有今早容棱的态度,垂了垂眸,道:“他不听我的,你若是为了正事找他,他自不会推脱。”

    孙奇很尴尬,埋着头,突然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柳蔚想尽快谈公事,但孙奇这个摸样,显然是没法谈,柳蔚拧着眉,思虑一下,道:“其实,救贫不该求他救,而该自救。”

    孙奇顿时抬起视线,双眼冒光的瞧着柳蔚:“愿闻其详。”

    柳蔚想了想,说:“孙大人可知,古庸府最有名是何。”

    最有名的?

    孙奇想了想,忙道:“新北县的袍子肉啊,那是附近几个州府,最好的袍子肉,别的地方吃不到!”

    柳蔚面无表情的看着孙奇:“除了袍子肉呢?”

    “新南县的稻田啊,咱们新南县的稻子,是正宗的北稻,可好吃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揉着太阳穴:“除了吃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吃的?”孙奇想了又想:“除了吃的那就……那就……没了?”

    柳蔚听不下去了:“你们这儿,有其他地方都没有东西!”

    孙奇好奇。

    “古庸府舞姬的舞,天下闻名,你们为何只想到自娱自乐,而未想过远销出口?”

    孙奇停顿一下,斟酌了一下柳蔚的说辞,半晌,迟疑的问:“远销?他是谁?”

    柳蔚觉得头剧烈疼:“远销出口,是指将你们有的东西,出口到其他地方,就类似远商贩子,将其他地方的东西,卖到你们这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成,那不成……”孙奇连忙摆手:“咱们再穷,也做不出贩卖人口之事。咱们八秀坊的姑娘,个个都是正经人,虽说跳舞,却不是那等子人,做的都是正经行当,可不能把人给卖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有些解释不清楚:“不是卖人,是卖艺。”

    “卖艺?”

    “先让人出去宣传,将口碑打起来,古庸府有很多可宣传的东西,比如风景秀丽,地广人稀,算是难得一见的世外桃源。”

    孙奇脸红了红,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柳蔚,等柳蔚继续说。

    孙奇的眼神太殷切,柳蔚无法,只得继续说:“古庸府最大的特色,就是这里的风景,这里风景好,姑娘美,还会跳舞,还出过宫里的娘娘,这随便一个拿出来,都是宣传点,等到宣传得差不多了,自然便有人慕名而来,到时候,营生就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营生?”孙奇又不懂了,他又是谁?

    “人来多了,商家的生意便好了,客栈的房间也不会空着了,或许有人喜欢,直接就在这儿买个别院,作为避暑,避寒之用,到时候,有人买宅子,便有人雇杂役,只要这里够吸引人,游客就能不断,你方才说的稻田,还有袍子肉,也可成为古庸府的特色食物,这个就尽量不要出口了。要让来的人有一种,只能在这里,才能吃到地道古庸菜的感觉。还有,新北县那边有袍子出没,是否还有别的动物?”

    “有有有。”孙奇连忙点头,已经激动得舌头都打结了:“有鹿,有羊,有果子狸,很多都有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点头,说:“到时候,将那片林子围起来,设一个狩猎场,乐意的人,按人头算,一人三十两银子的人头费,进场狩猎,狩到的野味,猎场外就有馆子可以给现做,记住,人头费是三十两,但野味按照不同的野味,不同的重量,不同的价格算钱!若是有鱼塘,也可这样设,既然是来游玩之人,必然便少不了一群人兴致勃勃的狩猎钓鱼,有钱人不会在意这些小钱,只要服务好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要的就是个痛快,到时候,衙门这边再训练一下,衙役们一水流的换套精神的衣服,走在街上,大刀阔马!来玩的人,看这里防卫严密,心里也踏实!毕竟出门在外,什么都信不过,只有衙门信得过,谁出了事儿,不找衙门?你看,治安好,风景好,玩的东西多,姑娘也美,这样的地方,哪怕十个里面三个有兴趣来,你这古庸府府尹,也不会穷得揭不开锅。”

    孙奇被柳蔚一通说辞,说得满头热汗,浑身也发烫。

    柳蔚看孙奇似乎不缠着自己去找容棱了,便问道:“方才说的关于那纪邢……”

    “柳大人您再等等!”孙奇打断柳蔚的话,猛地起身,二话不说,转头就往外跑,边跑,柳蔚还能听到孙奇的声音传来:“季师爷,季师爷,季师爷去哪儿了?我找他有事,快让他出来见我!”

    坐在屋内的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孙奇这一走,就再也没回来。

    柳蔚等了半个时辰,看了看外头天色,到底起身,打算去停尸房找小黎。

    可刚一出门,迎面,柳蔚便瞧见那孙奇遍寻不到的季师爷,正朝她走过来。

    柳蔚见过此人数次,但也只是点头之交,隐约只记得,自己的当初知道他姓季时,愣了一下,等再确定一番,才知他是姓季,而非是纪。

    倒是那萍水相逢的纪邢,竟是当真姓纪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