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77章:你该叫我十六叔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77章:你该叫我十六叔

    京里风云诡变,外面的人也不敢掉以轻心,她现在适合与眼前这人深谈?能信任眼前这人吗?

    柳蔚脑中飞过很多念头,有些慌乱。

    素来镇定的柳蔚,第一次有了这种感觉,指尖也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柳蔚却听对面,中年男子叹了口气,清清楚楚的道:“蔚儿,你娘,你娘还好吗?”

    柳蔚身子猛然一抖。

    这次,柳蔚的情绪无法受控,直接站起身来,漆黑的眼眸,直直的盯着对面的中年男人:“你究竟是谁。”

    季师爷目光温和:“你该叫我十六叔。”

    十六叔?

    “纪家很大,比你想象的还要大,人多,自然排行就多,等见到了其他人,你便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纪家……

    柳蔚眼眸闪烁,却咬紧了牙关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纪奉看柳蔚这摸样,隐隐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哪怕明知道,纪家的孩子们都是过着这种朝不保夕,时时警惕的日子,但其他孩子,又如何能与夏秋的女儿相比?

    纪奉是见过柳蔚的,在柳蔚很小的时候,小的,一只手臂就能抱住整个柳蔚的时候,那个一睁开眼就只会尿裤子和嚷着哭的小女孩,一眨眼,已经亭亭玉立,这般大了。

    这两日,纪奉一直在忙。

    三乐当铺是必定要歇业一阵子的,京都那边出了事,原本与他们纪家人无关,但牵扯进了柳家,而柳蔚现在就在古庸府,同时,柳蔚又是在柳家长大,还被认作了柳城的女儿,无论此事到最后会不会牵连到纪家,终究,要保险起见,能躲就躲。

    衙门与八秀坊那边,也要尽量低调。

    但目前,还没有风声流出来,因此他们还能继续守着各自的点,不至于牵一发而动全身。

    原本,三乐当铺的李叔不打算这么快与柳蔚摊牌,但纪奉却执意要说。

    纪奉是有私心,李叔也知道。

    李叔原是坚决不同意,但纪奉费尽口舌,用尽交情,才换得了眼下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而纪奉到底与李叔交换了什么?这么自作主张,回到族里,又要面临何等惩罚?柳蔚不用知道。

    柳蔚只需要知道,她找到家人了就好。

    纪奉脸上一直挂着笑,这个笑容很温和,不会唐突,也不会过于亲切。

    柳蔚仿佛一只全身汗毛都竖起的猫,远远的看着纪奉,心里徘徊,判断,纠结,到最后,却也没敢冲动的上前,直接相认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考量,柳蔚的考量只有一个,她担心,担心自己一时冲动,暴露身份,会害了容棱。

    柳蔚可以自己栽进去,却不能让容棱也栽进去。

    纪奉却知道柳蔚的担忧,知道柳蔚的不确认,所以,他只能等,等着柳蔚愿意相信他的话,愿意承认他这个叔叔。

    厅内的空气,隐约中带着几缕紧张。

    双方都没说话,彼此的眼睛,却始终对视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直到窗外传来一声轻呼:“爹——”

    柳蔚这才错开视线,往窗外望去。

    而窗户外,一个人也没有,柳蔚起身,走过去,看得更远些,却依旧没瞧见人。

    方才那是小黎的声音,应该是小黎在叫人,可是,小黎人呢?

    “爹!”惊慌的呼唤,又从头顶上传来。

    柳蔚从窗口伸出头,往房顶上一看,还没看清,就瞧见一个圆滚滚的人,从上面滚下来。

    几乎是条件反射,柳蔚伸手将其抱住。

    柳小黎满脸通红的滚进娘亲怀里,二话不说,直接抱住娘亲的脖子,嗓子一开,就大哭起来:“爹!有人欺负我!有人欺负我!”

    柳蔚莫名其妙,却在下一秒,感觉到房顶上,有人走过去。

    柳蔚眯起眼睛,迅速看了眼房内的纪奉,然后身子一闪,跳出窗外,抱着儿子,朝房顶上飞去。

    果然,一切都是计!

    她方才,当真是险些就要中了他们的圈套了。

    这个季师爷来套她的话,房顶上还躲着个高手,他们本就是有预谋的。

    纪奉瞧着柳蔚飞跃的身影,微微皱眉,也走到门外,往房顶上看去。

    柳蔚临飞前那个眼神,让纪奉心口一顿,房顶上有人,他竟然不知道,柳蔚定是会认为他与那鬼祟歹人是一伙的。

    实则,他根本不知情况。

    纪奉有些烦躁,更多的也是担心,莫非,当真有人盯上了他们?他或许真该听李叔的嘱咐,不要这般冲动,过些日子,再与柳蔚摊牌。

    今日,还是他太着急了。

    抱着恐怕要杀人灭口的想法,纪奉追了出去,打算不管房顶上的人是谁,先杀了再说。

    可当他真看到房顶上之人,又实实在在的愣住了。

    而抱着儿子追上房顶的柳蔚,现在也是楞的。

    看着房顶上,穿着一身粉红色襦裙,梳着花苞头,背上背着两把短剑,怎么看,怎么讨人喜欢的小女孩,柳蔚眨了眨眼,喉咙里一个音没发出去。

    那小女孩眨着一双懵懂的大眼睛,看看柳蔚,再看看柳蔚怀里正很没骨气的抹眼泪的小男孩,用软绵绵的声音,很生气的指控小男孩:“我请你吃糖葫芦,你还找帮手来打我,你太没有良心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继续看看小女孩,又看看自家儿子,再继续沉默。

    躲在娘亲怀里的小黎吸吸鼻子,很委屈的告状:“爹,我刚刚在停尸房玩,这个人突然冒出来,我问她是谁,她说要请我吃糖葫芦,我说我不吃陌生人的东西,她就说那算了,然后她就走了,谁知道她刚刚走一步,又回过头来,不知道往我身上撒了什么,我就动不了了,然后她就扛着我,要把我抬走,爹,这个人是拐子佬,是拐子佬,小妞肯定也是她拐走的!肯定是!”

    柳蔚有点不知道说什么。

    不是不相信儿子的话,但是这事儿吧,有点不好说,关键是,她眼前这个小女孩,看起来比小黎还小的样子,怎么可能把一个比自己大的小男孩说抗走就抗走?

    柳蔚不信,但儿子说的这么委屈,她又不好意思质疑。

    正在柳蔚左右为难,有些发懵时,屋下的院子里,只听那季师爷,声音发沉,厉喝一声:“纪微,你给我滚下来!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