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78章:那他就要叫我小表姨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78章:那他就要叫我小表姨

    梳着花苞头的小女孩转过头,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往下头望去,看了一眼,顿时笑开了:“十六叔!”

    嚷嚷着,便身子一跃,轻飘飘的落到地上,一脑袋埋进中年男子的怀中。

    纪奉将小女孩抱住,又略带歉意的看了眼屋顶上,还站着未动的一大一小,表情有些赦然。

    厅堂内。

    纪微荡着双腿,一摇一晃的坐在椅子上,手里,抓着一串糖葫芦,正吧唧吧唧的吃得欢快。

    柳小黎乖乖的坐在娘亲身边,他眼睛还是红的,鼻尖也粉粉嫩嫩的,一看就是刚哭过的摸样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有点心疼,到底是自己的儿子,不过,能将这小混球惹哭,对面那小女孩,倒是让柳蔚有些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纪微。

    也是纪家人了?

    柳蔚心里正想着,纪奉便道:“微微,是你表妹。”

    柳蔚看着那埋着头,一脸天真无邪,无忧无虑吃糖葫芦的小丫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纪奉看柳蔚沉默,顿了一下,拍拍纪微:“叫表姐。”

    正吃得香甜的纪微仰起头,看了柳蔚一眼,没说话,低头,继续舔糖葫芦。

    “微微。”纪奉声音微严。

    纪微这才顿了一下,表情却依旧无所谓,用甜糯的声音说:“我和我娘过来,就是为了这件事,瑾姐和茶姐的事,族里都知道了,连带着表姨婆都挨了族长的训。我和我娘特地前来,是带瑾姐和茶姐回去的,至于其他人,族长没吩咐过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就是柳蔚此人,并不被族内接纳。

    这是族内的意见,而并非古庸府这里的人能左右的,哪怕是他们将柳蔚带回去,也要过族长与长老们那关。

    而现在,人还没带回去,族内已经否定了。

    纪奉的表情微沉下来。

    纪微将糖葫芦吃了两颗,剩下三颗,便吃不下了,顺手,就放到一旁,又拿出手帕擦擦嘴,然后跳下椅子,说:“十六叔,我去找我娘了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小女孩刚要离开,纪奉伸手一捞,将小女孩后领子拉着,不让人走。

    纪微小小的身子被提拉起来,转头无辜的问:“十六叔?”

    “叫表姐。”将纪微推到柳蔚面前,他静静的道。

    纪微皱起眉,看看柳蔚,又看看柳蔚身边的小男孩,鼓起了腮帮子,皱褶鼻子说:“不要!”

    “叫。”纪奉又推了纪微一下。

    纪微很委屈,小嘴撇了下来:“十六叔,你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“叫。”再推一下。

    纪微特别不高兴,可是纪微歪门邪道虽懂得多,但正经功夫却很差,十六叔习武三十多年,她一个小丫头,哪里是他对手,自己在他手里,根本就像只小鸡仔,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。

    被逼着非要叫一个陌生人表姐,纪微很不愿意,但又不能防抗,她眼珠子一转,机智的想到什么,立刻伸手一指,指向旁边懵懵懂懂的柳小黎:“我叫了,他也要叫。”

    纪奉一愣。

    纪微立刻道:“我要叫这个人表姐,那他就要叫我小表姨,他肯叫吗?”

    柳小黎眨巴眨巴眼睛,很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纪奉倒是沉思一下,想了想这个辈分,觉得这么叫也是没错的。

    只是,纪微刚刚把小黎弄哭,虽说只是小孩间的打闹,但小孩子都是记仇的,小黎,会叫人吗?

    而不等纪奉再想下去,柳蔚已经牵着儿子起身,静静的看了他们一会儿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纪奉唤道:“蔚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季师爷言过了。”柳蔚面色平静的看向纪奉,道:“你我的关系,不过点头之交,还望季师爷自重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着,看也不看他们,带着小黎就走。

    眼看着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消失,纪奉低头看向脚边的纪微,就见纪微甜美一笑,顺手抱住纪奉的手臂,道:“十六叔,你好久没见我娘了,要去见见吗?我娘就在八秀坊,暂时住在枫鸢姐那儿。”

    纪奉深深的看了纪微一会儿,挥挥手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纪微眨眨眼,甜糯糯的歪着脑袋道:“十六叔,我娘可想见你了。”

    纪奉依旧不说话。

    纪微等了他一会儿,又说:“我娘说,如果十六叔去见她,她可以向外公求情,指不定,能免了瑾姐和茶姐的责罚,还有柳蔚,若是我娘出面,又有我外公作保,相信族长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纪奉转身,直接往门外走。

    纪微露出一个甜美可人的笑靥,蹦蹦跳跳的跟在他后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柳蔚心有点乱,方才的一番变故,令她一向自诩不俗的判断力,险些崩塌。

    先是那季师爷的一通说辞,再是那从天儿降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无论是哪一个,都透着一股突如其来的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柳蔚心里想的烦,看到脚边的儿子,问了一句:“你说那小女孩对你撒了什么东西,是什么?”

    小黎很委屈,将衣袖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柳蔚蹲下身,看看儿子的衣袖,在上面,缝隙之中,的确看到一些粉状物,柳蔚捻了一点,放在鼻尖嗅了嗅,随即,表情一顿。

    这个味道……

    “爹,我觉得……”小黎也捻了一点,放在鼻尖嗅了嗅,然后鼓着腮帮子说:“这有点像,散功粉。”

    柳小黎从小跟着娘亲学医,对许多偏门配方,更是情有独钟,而散功粉,便是偏门得不能再偏门的一种。

    比现在还小一点的时候,小黎因为老是被娘亲打,曾经心里黑暗的考虑过,要不要做点散功粉,在娘亲下次要打他的时候,偷偷往娘亲身上撒一点,这样打起来,就没那么疼了。

    当然后来他发现,娘亲打他根本从来没用过内力,所以跟功力也没什么关系,但当时他不知道,所以很起劲的研究这个。

    只是研究了足足一个月,也没有成功,最大的原因,就是因为里面一味药材的稀缺。

    这味药材叫万里草,根据杂集记载,在靠近沼泽山窝的地方,会有少量,但是曲江府地处江南,风光正好,哪里会有那种偏西南地区的草药?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