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83章:毫无人性的为儿子灌输强盗理论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83章:毫无人性的为儿子灌输强盗理论

    纪奉是凭着一腔私情在保柳蔚,只盼柳蔚当真回族,能与容家阴险之人,一刀两断。

    这些人如何看待容棱的,柳蔚不知,但容棱如何看待那纪微的,柳蔚却一眼便看了出来。

    纪微懵懵懂懂的,从天儿降一个冷峻男人,直接问了自己一句莫名其妙的话,还没理解那话是什么意思,对方已经一双冷眸,扫向了自己。

    纪微只觉得后背都发凉了,舔了舔唇瓣,继续佯装,反问:“你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容棱将小黎放到地上,看着小家伙拽紧自己衣服袍子的小手,他握了握小黎的小手,对纪微道:“你要站在那,任他作为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纪微脸色难看了,连带着纪云霓也眯起了眼。

    纪枫鸢本就与容棱有嫌隙,此刻立刻出声:“这是我八秀坊,要在我这里欺负人,阁下是否找错地方了?”

    容棱看都不屑于看纪枫鸢,目光只盯着纪微:“如何?”

    纪微被激得烦闷,当即就道:“好,谁怕谁!”说着,又挑衅的看着小黎,哼了一声:“我就看你能把我怎么样!”

    小黎很无辜,他干巴巴的站在那里,看看眼前的“小妹妹”又看看身后的娘亲跟容叔叔,最后,埋着头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容棱蹲下身,轻声问道:“男子汉,一人做事一人当,往后没了我与你爹,你又该如何?”

    小黎抬起头,很小声的说:“男娃娃不忍,女娃娃忍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小妞说的。”小黎很认真的道:“小妞说,男孩子不能欺负女孩子,不好……”说到最后,小黎又低下头,长长的睫毛,垂了下来。

    容棱揉揉他的头:“想小妞?”

    小黎抿紧唇,没说话,但表情却分明说明了,他就是想。

    本就是一个从小就没有小伙伴的孩子,从小到大,算是朋友的,也就是京都里的矜東哥哥,和大妞小妞。

    矜東哥哥在京都好好的,大妞现在却病了,小妞又不见了,他当然不可能开心。

    看着儿子失落的表情,柳蔚吐了口气,也蹲下来,拍拍儿子的头:“小妞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小黎一愣,抬头看向娘亲。

    同时,容棱的目光,也投向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忽视容棱那双审视的眸子,只看着儿子,细声道:“有人去接了,我们回去,就能见到小妞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小黎不相信,因为娘亲经常撒谎骗他,以前就总说背完了三十首诗,就给一颗糖葫芦,后来又说小孩子吃甜的对牙不好,一直没给他吃,他每次都只能在街上看着别人吃,直到又长大一点,才在芸姨和付叔叔的掩护下,好不容易能吃上糖葫芦。

    柳蔚有些失笑的敲了敲儿子的脑袋,道:“不信问你容叔叔。”

    小黎果然看向容棱。

    容棱又看了柳蔚一眼,嗯了一声:“找到了,有人去接了。”

    既然是容叔叔说的,那就一定对了!

    小黎顿时高兴极了,恨不得立刻跑回客栈。

    可柳蔚拉住他,将他推到前头,执意道:“小妞不喜欢没出息的男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小妞不让我欺负女孩子。”小黎还是很坚持。

    “她欺负你,你还回去,这叫一笔勾销,不算欺负她。”柳蔚毫无人性的为儿子灌输强盗理论。

    小黎认真的思考一下,似乎觉得娘亲这个说辞是可行的,就犹疑一下,转头跟纪微说:“我如果伤到你,你不要哭。”

    容叔叔说过,男孩子不能让女孩子哭,那是不对的。

    小黎是个很认真的孩子,谁的话都听。

    爹说半夜不能偷偷跑去乱葬岗挖尸体,因为天黑露重,会感冒,他就听了;容叔叔说他长大了,得一个人睡,不能老缠着和爹睡,这样会长不大,他也听了;珍珠说下次如果有腐烂没有超过五天的尸肉,一定要给它留着,不然它就不和他玩了,他也记住了;大妞说睡前一定要把头发放下来,不然第二天梳头,头发会打结,会扯痛头皮,他也应允了。

    大家说的都是道理,小黎还不懂太多道理,但只要大家说了,他就会乖乖记下来,然后坚决遵守。

    小黎一番好意,纪微却并不领情,冷笑一声,环起双手,站在原地:“哭?就你?小笨蛋,刚刚哭的可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眼睛疼。”小黎争辩一句。

    纪微继续冷笑。

    小黎不喜欢女孩子这种笑,有些不高兴,就鼓着腮帮子,从袖子里随便扔了个东西过去。

    小黎最擅长的是暗器,以前差点一暗器把那个总缠着容叔叔的月海郡主杀了。

    但是这次,小黎并没用全力,只是随手一扔!

    在他心里,一个男孩子,还是不能对女孩子太过分了,所以这一招,他用的很水,基本上就是对方随便一躲,就能躲开的那种。

    可是哪成想,这样平平无奇的一招,换来的却是一声惊呼: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小黎愣了一下,眨巴眼睛看过去。

    就看那刚刚还站的直挺挺的小女孩,已经整个人栽倒在地,手臂上,破开一个口子,血正涌出来。

    小黎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纪云霓与纪奉、纪枫鸢则急忙围过去,查看纪微伤势。

    纪槿纪茶看清时机,赶紧一甩轻功,蹬蹬蹬就马不停蹄不见了。

    小黎看着倒在地上,鼻尖发红,眼眶包泪的小女孩,很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他望着娘亲,憋着小嘴,闷闷的问:“爹……她是碰瓷吗?”

    隐约知道碰瓷这个词是什么意思,小黎觉得,他快要被讹上了。

    柳蔚面无表情的看了眼儿子,低头问:“怎么下手这么重?”

    “重?”小黎看看自己的手,他刚刚……随便仍的……

    容棱将委屈的小黎抱起来,对柳蔚道:“他只用了半成力,你看不出?”

    看是看得出,但他应该不用内力……

    这话柳蔚不敢说,看出容棱的维护,又想着昨晚醋坛子的事儿还没解决,不能再惹这男人。

    柳蔚只能咽下嘴边的话,默默的点头。

    他们三人说话,虽说压低声音,但这里的都是习武之人,他们又不是说的特别小声,其他人自然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纪微当时就委屈得说不出话,喉咙一扬,哇的一声,大哭了起来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