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永夜君王  赘婿  金瓶梅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86章:那位京里来的官儿,有兴趣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86章:那位京里来的官儿,有兴趣

    正想再找点理由,将话题彻底扭转开,却听前面,一声略微熟悉的男音响起:“柳大人?”

    柳蔚条件反射的转首,就瞧见前方正走来一群年轻男子,而其中打头的,便是造成她与容棱关系速降的罪魁祸首,钟自羽。

    这里是八秀坊后庭与前庭中的一段小径,路不宽,几人狭路相逢,必然是要碰头。

    柳蔚看到钟自羽的第一刻,便去瞧容棱。

    却见容棱已经转开视线,目光淡漠的看着钟自羽,那眼神,分明像在看一个陌生人。

    而实际上,他们也的确算是陌生人。

    容棱对钟自羽陌生,钟自羽却不该对容棱陌生。

    毕竟,最近的古庸府里,容都尉三个字,也算是让人如雷贯耳。

    况且柳蔚也清楚,钟自羽是认得容棱的,这一声招呼,都喊了她“柳大人”了,没有理由,不再补一句“容大人”才是。

    可钟自羽却当真没说。

    钟自羽直接略过容棱,就像根本不认识此人,只瞧着柳蔚笑了一下,说:“大人也来八秀坊?当真是巧。”

    柳蔚看了眼钟自羽后头的一群年轻公子哥儿,一个个衣着扮相,矜贵却浪荡,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。

    怕容棱不高兴,柳蔚不敢跟钟自羽说太多,只敷衍一句道:“是巧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没有被敷衍的自觉,还开口邀请:“听说今夜有枫鸢姑娘亲自秀舞,柳大人要不要与咱们一块瞧瞧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柳蔚冷硬的道:“我还有事,告辞。”说着,赶紧走到容棱身边。

    容棱却已经抬脚,往外离开。

    柳蔚叹了口气,追上。

    小黎懵懵懂懂的追在两个大人后面,走了两步,突然觉得不对,又回头,往后面看一眼。

    可看到的,却只是一群公子哥儿的背影,并没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小黎愣了一下,抓抓脑袋。

    方才,为什么有种不舒服的感觉呢?

    没来得及细想,眼看娘亲和容叔叔都快走远了,小黎直接迈着小短腿继续追去,却没注意,在他离开后,后方,一双含笑的眼睛,凝视着他的背影,久久未散。

    “方才那两人,是不是京里来的那两位大人?”在钟自羽身旁的公子哥儿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钟自羽笑了一下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“京官啊。”有人叹了一句,又是调侃:“京里的官,长得都这么细皮嫩肉的?”

    钟自羽没说话。

    另一人又问:“钟先生似乎与他们颇为捻熟?莫非相识?”

    钟自羽摇头:“数面之缘罢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又问:“依钟先生而言,那二人的秉性,是否易处?”

    这次,钟自羽沉默一下,才道:“柳大人,秉性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哪一位?”

    “白衣那位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问话那人挑了挑眉,突然捅捅钟自羽的胳膊,压低了声音:“钟先生能说不错,那必然秉性端良,只是数面之缘,便能轻易评断一人好坏,钟先生可不是这般武断之人,莫非,你们还有什么别的交情?”

    那人这么一说,其他几个公子哥儿也来了精神,嘻嘻哈哈的闹了起来:“那柳大人看着又白又嫩,身段儿也正,也难为咱们钟先生青眼有加,这若是岳兄见了,只怕魂儿都要被勾去两股,下面身子,直接都能给瘫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听了大笑:“说起来,京里的人,就是与咱们这儿的人不同,咱们这儿的都尝遍了。京里的,还没试过,上次赵兄不是还去了趟京都?听说是流连忘返,乐不思蜀啊!回来好几个月了,嘴里还念叨他那相好的没完。”

    “他那也叫相好的?不过是个小倌罢了!听说看家本事是软,什么姿势都成,倒吊着都成,想怎么玩就怎么玩,早就让京里的达官显贵玩烂了,亏得赵兄还一口一个心肝儿的叫着,也不嫌脏。”

    “要找干净的?那还得找良家人,可良家的有那么好寻吗?”说话的这人嗤了一声,突然又停住,然后眼神慢慢邪了起来,看向钟自羽:“钟兄,你说的那位柳大人,可干净?”

    钟自羽原本淡笑的表情,轻轻敛了起来,嘴角的笑,也缓缓平成一条线。

    他看着那问话之人,眉眼中,令人看不出情绪。

    那人愣了一下,以为自己看错了,再眨眼,发现钟自羽的表情又恢复了寻常的温和摸样,仿佛之前那瞬变的表情,只是他眼花看错了。

    “潭兄说笑了。”钟自羽音色清淡的道:“逸谈朝廷命官,可不是什么好习惯,若是让有心人听了去,只怕还会连累令尊令堂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本就是一群人嘻嘻哈哈,说点荤话,这钟自羽突然这么一句,顿时让人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眼看着潭公子要生气了,其他人也闻出不对味来,忙劝道:“好了好了,来八秀坊是寻开心的,这儿美人如云,个个身段妖娆还不够你看?想那些没可能的人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潭公子被其他人强行拉走,与钟自羽隔开。

    钟自羽依旧面色平静,与平日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只有离钟自羽最近的一位公子哥儿,看了钟自羽一会儿,突然问:“潭兄口无遮拦,也不是一日两日了,往日钟兄可不会这般较真,今个儿是怎么了,怎么就跟他置气?”

    钟自羽笑了一下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那人又看了钟自羽好一会儿:“钟兄不会……当真对那位京里来的官儿,有兴趣吧?”

    这次,钟自羽没有否认,也没有承认,只是继续往前走着,面上没有半分异样。

    问话之人,冷不丁的寒了一下:“钟兄不是男色女色都不近的吗?”

    钟自羽黑眸终于看向他,眼角含笑:“钟某,也是个正常男人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完,钟自羽罔顾身边怔忡僵硬的同伴,已经走到了前头,而那刚刚获得一个不得了消息的公子哥儿,此刻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往日他们间的活动不少,青楼楚馆,遍地足迹。

    钟自羽虽然常被他们硬拉去凑人,但从未对哪个角儿真有心,他们平日嘻嘻哈哈,也会故意找名妓名倌去勾勾钟自羽,但这人宛若柳下惠再世,当真是半点不动心。

    渐渐的,他们也无趣了,除了平日调侃这人再憋,会憋出毛病,也就不再骚扰。

    但这会儿,这个仿佛对男女之色从来都无欲无求的男人,却说出了这种话。

    所以,他不是不好色,也不是那边方面有问题,而是,以前的那些,他都没看上?

    眼下,他是当真有看上的人了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