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91章:人人人人人皮?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91章:人人人人人皮?

    惊觉自己这样的态度,在上峰面前会不会显得不尊重?

    孙奇立刻不安,忙肃然起敬起来,赶紧改口:“那什么……卖也卖不了几个人,既然是两位大人特地送来的,那咱们当然不能卖,那不卖就自用,下官这就叫人去把这些灯笼都挂起来,把咱们整个衙门都装扮得亮堂起来……”他说着,这就想叫人。

    却听一道斯斯文文,清清淡淡的男音,猛然响起:“孙大人,艺高,人胆大,十数具人骨,在你眼中,不过是装扮衙门的物件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咦,人骨?”孙奇懵了一下。

    柳蔚起身,随意拿起一只灯笼,将灯笼递到孙奇眼前,一字一句道:“这些灯笼,制作,用的人皮。”

    被灯笼挡住视线的孙奇:“……”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孙奇在怔忡了足足五个呼吸后,才猛的后退一步,脸上的表情惊恐极了:“人人人人人皮?”

    柳蔚将灯笼丢给他。

    孙奇条件发射的接住,接住后又想起方才的话,顿时将灯笼又扔开,一蹦好远:“人人人皮?这……这这这是人皮?”

    柳蔚又拿了另一只灯笼起来,那是只小猪摸样的灯笼,看起来憨态可掬,外形讨人喜欢极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生人皮,是煮过的,皮肤上残余物处理的很干净,血管也都一根根拔了的,皮质嫩滑,用的不是死扒法,应该是生扒,孙大人可能知道,皮要生扒下来最能保持皮质的紧滑度和柔软度,手感会比死后扒皮要好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我我我我我不知道……”孙奇都结巴了,这种事他怎么会知道,扒皮,生扒,还是死扒,他一个读书人为什么要知道这种事?

    柳蔚没理孙奇的打岔,继续说:“生扒法有些弊端,最大的弊端就是,容易断裂,完整性不能得到保障,毕竟一个活人,你扒他的皮,难保他不会反抗,挣扎下,皮坏了,就等于浪费了一条人命。”

    既然是人命,你为什么要用这种云淡风气的语气说?

    孙奇都要震惊了!

    这个柳大人,为什么要和他讨论扒人皮的方法,他一点也不想学,而且现在的重点不是这些灯笼居然是用人皮做的吗?为什么柳大人的重点是制作方式的探讨?

    这个有什么好探讨的!

    其实这个真的值得探讨,因为皮质的手感,与扒皮的过程,直接能锁定凶手的身份,作案时的心态,以及手法上的熟捻程度。

    一个人能谈笑风生间,将一个人生扒下皮,还做成工艺品,这样的人,无论是手段上,还是心性上,都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况且,这里还不止是一只灯笼,这里有十几只,而且看皮质,有些是新的,有些是很久以前的旧的,也就是说,至少从几年前,这凶手就在陆陆续续杀人,但却一直没被发现。

    若是当真如此,这桩案子,只怕便是柳蔚入行法医以来,遇到的最大人口数的连环变态杀人案了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柳蔚摩挲着手中灯笼的表皮,脸色很沉:“这些灯笼,我会一一揭开,对皮质进行检验,劳烦孙大人将近几年,所有的失踪人口,以及其家庭背景都列份名单,交予我,这桩案子牵扯太大,已由镇格门亲自接手,暂时可能会借古庸府的衙门作行公事之便,还望孙大人见谅。”

    孙奇听到这里,也不敢不信这件事的严重程度了。

    他嘴里连忙应着,说是不会不便,眼睛却看着眼前一大堆的灯笼,然后,后知后觉的冒起了鸡皮疙瘩,后背整个都开始发麻,脖子后头更是有种被冷风激得哆嗦的感觉。

    人皮灯笼。

    究竟是何样的人,会做出如此丧心病狂之事。

    今夜,对柳蔚而言是个不眠夜。

    容棱看柳蔚一直魂不守舍,也没了白日与柳蔚斗嘴的意思,只安静的陪在她身边,看着她一会儿皱眉,一会儿抿唇,小脸表情时时在变,却一会儿比一会儿难看。

    先是叶元良遇害,再是李林被杀,接着小妞失踪,随即数十条人命的曝光,总觉得从来到古庸府,他们便一直没停过。

    一桩桩一件件的命案,接连不断,却到现在,也都高高悬着,没有定论。

    只因,这些案件都有一个共同点——那便是,凶手在现场,没有留下任何痕迹。

    以前也遇到不少案件,柳蔚总能从不同的细节处,寻出蛛丝马迹,将案件推理而破,但这次,柳蔚好像突然钝了,也或者,是凶手突然聪明了,聪明得让人捕捉不到任何痕迹。

    对手强大!

    容棱漫不经心的想着,旁边的柳蔚突然惊了一下,然后细软的小手捏住容棱的手腕,容棱转过头,就对上柳蔚认真的眼:“你的暗卫,可有抓到那袭击容溯之人?”

    容棱摇头,暗卫已传来消息,那人跑的太快,根本搜索不及,已了无音讯。

    柳蔚眼中的光彩转瞬黑暗,猛地咬牙,直直的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树林,我要再去看一次,林子肯定还有什么没被发现的。”

    容棱强硬拉着她:“现在太晚。”

    柳蔚挣脱:“晚不晚都要去,那边虽然已经封锁了,但那凶手武艺不俗,若是留下了什么证据,想神不知鬼不觉回去找回,也不是不可能的,我要立刻去看。”

    柳蔚执意,容棱在迟疑一下后,没有阻拦,陪着她一起去。

    柳蔚走的很快,到了林子后,更是立刻在满是土腥味的树林中翻找搜索。

    柳蔚只有小小一个人,在黑夜笼罩,宛若巨兽之口的林子里穿梭,看起来如此单薄。

    容棱吩咐人一起找,但没人知道究竟要找什么,就连柳蔚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而这一找,就是两个时辰,直到天都亮了。

    眼看着最后一寸土地被翻查个遍,却依然什么也没有,容棱沉着脸,直接拉着柳蔚回客栈。

    柳蔚还不愿走,容棱直接将她抱起来,强抱着走。

    柳蔚在容棱怀里挣脱:“我再看看,就看一会儿,山洞里面可能还有什么,我得再找找。”

    “那山洞你找了四遍!”男人丝毫不为所动,冷声的说。

    柳蔚不依:“没准第五遍就找到了,四是个不详的数字。”

    容棱一句话没说,抱着人,直接回客栈。

    柳蔚需要休息,就算不休息,至少要梳洗一下,看她的样子,土都跑到脸上去了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