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95章:咦,这是柳蔚姐姐的笔迹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95章:咦,这是柳蔚姐姐的笔迹

    多年前的事,已经久得有些生灰了,但于文老夫人还是能清晰的想起来,当时发生的一桩桩,一件件。

    从柳垣的死,到那姓纪的女子的死,再到整个行军大营,三百六十士兵的死,三百六十多户人家的满门抄斩。

    那段日子,整整一个月,菜市口都是血味。

    皇上答应了只杀柳垣与那姓纪的女子,他答应会放过那些什么都不知,只是忠心耿耿效忠于主将的亲卫,可皇上并没做到,皇上将那些人都杀了,将他们的家人都灭口了,其中五十位上将,更是九族之内,都遭到屠灭。

    那场屠杀,将整个京都都染红了。

    而近千条人命的尸骨下,只有一个孩子,在其祖母的拼死维护下,艰难的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柳蔚,柳家大小姐,柳蔚的出生,便夹带着千人的命,带着千人的魂。

    柳蔚不是柳垣的女儿,柳蔚只能当柳城的女儿,柳蔚无权知道过去的事,无权祭拜自己的生父生母,因为柳家,连柳垣的灵位都没有。

    柳城若想仕途坦顺,柳垣,就只能从柳家的族谱里抹去。

    这个二十年前,便带来一场浩劫的孩子,二十年后,终于,还是害死自己的祖母了。

    于文老夫人深吸一口气,这件事,她说不出好坏,但若是有一日敏馨遇到这样的险境,自己也愿意用这条老命,将从小呵护而大的孙女保住。

    可柳蔚并不是敏馨,敏馨善良柔顺,那柳蔚,从之前的接触来看,却分明是个冷坨子。

    柳蔚对柳老夫人并未有多少敬重,对柳家并未有多少感情,甚至逃离柳家五年之久。

    柳蔚打心眼里,大概都不希望自己姓柳。

    一个这样冷心冷肠的孩子,真的值得吗?

    要说柳家亏欠了柳蔚,实则,分明是柳蔚命里夹带灾祸,克死其父母,柳家,又欠柳蔚什么?

    这是柳家的家事,于文老夫人本不该多言,但看着老姐妹奄奄一息的身子,这股气,憋着始终不能咽。

    这时,柳老夫人又将那小盒子往前递了递。

    于文老夫人眼泪流的凶了:“我不要,你且说吧,要我怎么做?”

    柳老夫人执着的继续将盒子往前塞。

    于文老夫人怒了,霍然起身:“我说了不要!”

    柳老夫人停顿一下,长久说不出话的嘴,微微张了张,发出一阵沙哑难听的声音:“不是……给你,替我……给蔚儿……”

    于文老夫人一愣,咬着牙,瞪老姐妹。

    柳老夫人却笑了一下,明明年纪比于文老夫人还小两岁,这会儿看着,却分明已经行将就木,比于文老夫人还大二十多岁。

    这个盒子里,放着一枚钥匙。

    旁人只因为那是柳老夫人的私藏,是老夫人的私产,但于文老夫人却知,那些私产里头,还有一样东西,那东西,若是处置不好,极可能,引起轩然大波,甚至,动摇社稷。

    这枚钥匙,于文老夫人不敢收,碰都不敢碰,哪怕对老姐妹的遭遇痛彻心扉,她也没忘记,自己,是于文府的当家人。

    于文老夫人在对柳家施以援手时,可以将自己搭进去,却不能将于文家搭进去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,发生了僵持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外头传来于文敏馨的声音:“沁儿妹妹,月儿妹妹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柳沁,柳月?

    杨嬷嬷迅速站起来,擦了脸上的泪,有些紧张的看向老夫人。

    柳老夫人沉下脸,将小盒子递给杨嬷嬷,杨嬷嬷忙将盒子放回衣柜夹间里,等藏妥当了,才走到门口,打开门。

    这一画面,于文老夫人并不陌生,就如之前进来时的门房来说,这个柳府,现在已经乱七八糟。

    下人图谋不轨,连几个小姐,都居心不良。

    柳府男眷都被关了,硕大的宅子里,只剩女眷。

    而这些女眷,也并非个个认命。

    多少人,还是秉着一颗心,想自救。

    而自救的法子,她们各出奇招,各有心思,有时候,连于文老夫人这么见了一辈子浑水的人,都不得不服现在这些孩子的心性。

    到底是,比她们那时候要狠多了。

    杨嬷嬷开门时,柳沁正在与于文敏馨闲聊,柳月还是没有存在感一般,站在旁边,门开了,柳沁立刻面露担心的朝杨嬷嬷问:“嬷嬷,祖母可好些了?”

    杨嬷嬷板着一张脸,平平稳稳的说:“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可见见祖母了?”连着三天她过来,一面都没见过老夫人。

    旁边的柳月,也看了过来,她看的时候,眼角还一直往里屋瞧。

    杨嬷嬷脸色一沉,将房门砰得一声关上,冷声冷气的说:“老夫人的身子虽说好些了,但也还病着,御医又吩咐了不能见风,两位小姐还是先回吧,等老夫人能下地了,自然会有人通报。”

    “见一眼都不行吗?”柳沁语带哀求:“孙女,只想知道祖母是否安康。”

    杨嬷嬷立刻寒下脸:“三小姐这话怕是说岔了,老夫人自然安康,莫非三小姐还盼着老夫人不安康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柳沁忙说。

    旁边的柳月,冷不丁冒出一句:“是母亲吩咐三姐与我过来,见不到祖母,我们无法交差。”

    柳沁闻言,侧眸看了柳月一眼,然后,立刻摆出为难的表情,附和道:“是啊,是母亲吩咐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母亲吩咐你们什么了?”不等柳沁话音落下,后头,淡凉的一道女音,飘了过来。

    柳沁与柳月同时回头,就看到金南芸带着两个丫鬟,正朝这里走来。

    柳沁眯了眯眼,沉默下来,不得不说,对于这位三嫂,自己是忌惮的,哪怕,三嫂只是个商家之女,但不知为何,自从上次从建阳府回来,三嫂好像整个人便不一样了,以往还与她们虚以为蛇,那次回来,却像变了个人,态度冷了,脾气大了,最重要的是,气场也强了。

    就连母亲有时候,都不愿与其硬碰硬。

    这是金南芸自柳府出事以后,第一次来老夫人的院子,她一来,便逼退了两只小狐狸。

    但尽管如此,杨嬷嬷也没掉以轻行,这位三少夫人最近的异动很多,她是知道的,自然,也是防范的。

    金南芸自打对柳逸死心后,对整个柳家都没多少感觉,竟然她过来,也不是想占什么便宜,只不过,受人之托。

    她不打算进院子里,也不打算去面见老夫人,以前,她与柳老夫人便不算多少交情,现在更不需要特地献殷勤。

    将一封信与一个小袋子递给杨嬷嬷,她淡淡的说:“有人托我将这个带着老夫人。”

    杨嬷嬷警惕的看着那两样东西。

    金南芸却懒得管,将东西一塞,转头,带着两个丫鬟又走了。

    这来了又走,雷厉风行的姿态,令旁边的于文敏馨都看愣了。

    于文敏馨好奇,凑过头来瞧了一眼,一眼就瞥见那信封上的笔迹,顿时一愣:“咦,这是柳蔚姐姐的笔迹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令杨嬷嬷眼眸一震,手指一紧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