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98章:那尤为明显的红色印记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98章:那尤为明显的红色印记

    “阿嚏!”柳蔚坐在椅子上,揉揉发痒的鼻尖,咳了一声,心想是谁在骂我?

    而后柳蔚继续对脚边的儿子吩咐:“试管。”

    小黎乖乖的绕到桌子另一边,取了一根试管,递过去。

    柳蔚看也没看,只切了一块灯笼皮,放进试管,再递给儿子。

    小黎接过,如之前所有的操作一样,将澄清如水的液体,谨慎的倒入试管,再盖上塞子,放到酒精灯上去烧。

    烧了不过两个呼吸间,试管内的液体便变了颜色。

    将数据记录下来,小黎想到什么,抬起头,望着娘亲:“爹,你是不是着凉了?”

    柳蔚头也没抬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小黎撅着嘴:“我听到你打喷嚏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不耐烦:“做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小黎闷闷的低下头,想了一下,嘟哝:“肯定是昨天夜里着凉的,容叔叔说,你在林子里待到半夜,不是他拉你回来,你都不回来,夜里露重,你肯定着凉了。”小家伙说的非常笃定,但又不敢说太大声。

    但柳蔚还是听到了,她蹙着眉,放下手中的解剖刀,转头,盯着儿子:“你容叔叔还跟你说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小黎不说话。

    柳蔚索性起身,走过去。

    小黎怕了,赶紧摇头,小心翼翼的后退:“没说了,没说了,什么都没说了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一愣,她本只是随口问问,毕竟之前倒是不知,容棱还有与小黎说自己事的时候,但看小黎这摸样,却分明是此地无银。

    柳蔚眯起眼,顺手将椅子拉到前面,指着椅子,道:“坐下。”

    小黎抿紧了唇,怯怯的望着娘亲。

    柳蔚又将椅子拉了一下,发出“咚”的一声:“坐下。”

    小黎咽了咽唾沫,眼珠子四处看,看到了房梁顶上,正在捋自己黑毛的珍珠,忙喊了一声:“爹,我看到珍珠嘴角有血,它肯定去停尸房偷吃尸体了!”

    正顺毛顺得心安理得的珍珠闻言一愣,黑豆般的眼睛闪神一般望向下头,鸟脸满是无辜。

    柳蔚看了珍珠一眼,见它懵懵懂懂,毫无异样,皱起眉,再转过头来,眼前,却哪里还有小黎的身影?

    “臭小子,越来越鬼了!”柳蔚暗骂一声,看着敞开的窗户,沉了沉眸,突然,目光一转,朝还呆呆傻傻,浑然不知现下情况的珍珠唤了声:“下来。”

    珍珠乖乖的扑扇着翅膀,飞下来,老实的停在柳蔚手上。

    柳蔚噙着笑脸,摸摸它的头:“珍珠啊,容棱与小黎,往日都说些什么?你可知道?”

    珍珠木木的眨眨眼,然后“桀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?”柳蔚继续摸着它的头:“你日日跟着小黎,你怎么会不知?再想想,是不是没想起来?”

    珍珠有点委屈,又叫了一声:“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它真的不知道。

    柳蔚勾着的唇角,慢慢平下来,眼神,也深了下来。

    珍珠看柳蔚突然变脸,吓得有点颤,它扑腾着翅膀,想飞走,可脚被抓住,怎么都飞不走。

    它慌了,忙怯怯的叫唤:“桀桀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面色一平,顺手从旁边拿了根绳子来,拴住它的两条腿,将整只鸟放到桌上,然后,一边继续做自己的事,一边道:“想起来之前,就这么呆着吧。”

    珍珠委屈极了,它不大的身子拼命折腾,可奈何柳蔚绑得好,它怎么扑腾都挣脱不开,最后,小鸟儿沉默下来,安静了,过了不知道多久,待柳蔚由检验完两只灯笼,才听珍珠幽幽的叫唤一声:“桀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手一顿,将试管放下,看向珍珠:“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珍珠耷拉着脑袋,奄奄一息的继续叫着。

    等它叫完,也不敢看柳蔚的脸色,就彻底闭上眼睛,一幅生无可恋的摸样。

    柳蔚将它脚下的绳子解开,绳子刚落的下一秒,那只方才还要死不活的鸟儿,猛地蹿起来,翅膀一闪,只见黑影晃过,眼前,哪儿还有半根鸟毛?

    柳蔚没管珍珠,她阖上窗户,继续走到桌前,忙碌着眼前的事。

    证据不足,线索不明的情况下,柳蔚不得不对所有的灯笼,进行皮质检验,检验过程耗时耗力,而得到的成效却杯水车薪。

    若是在现代,只要有皮肤组织,检测dna便是轻而易举的事,再对照资料库,百分之八十,能顺利找到受害者身份。

    但古代并没有这么高端的仪器,柳蔚能做的,也只是尽量还原皮肤上的某些物质,比如肤纹,比如伤口,比如印记。

    从这些特征下手,是唯一的办法,但同时,检测出来后,能找到受害者身份的几率,也不过十不存一。

    首先,这些受害者是否都是古庸府本地人?尚不可知。

    其次,即便是,他们死了多久?是否还有亲人尚存?或者,是否有人发现他们失踪了?同样不知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失踪人口和检测结果对不上,同样是无用功。

    可眼下的情况,也只能这样做一点算一点,技术受限,科技受限,柳蔚也只能尽最大的努力罢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个时辰,柳蔚又检验了三只灯笼。

    看着手里的葫芦灯笼,柳蔚盯着试管内慢慢变蓝的液体,指尖,摩挲着皮质上,那尤为明显的红色印记。

    会那么巧吗?

    小妞,不就因为这个印记,而非要留下这只灯笼?

    会不会当真是……

    柳蔚没有想下去,从椅子上站起来,拿着那已经烧制好的试管,将塞子打开,用钳子,从里头夹出那烧过的皮肤,平摊的放在一块小木板上,等它晾干。

    烧治过的皮肤,很快显示出不同痕迹,柳蔚将这些数据记录下来,有些特别的痕迹,还稍微画了一下。

    天色越来越晚,房间内也越来越暗。

    柳蔚再坐下来就没从椅子上起身,只随手点了根蜡烛,放在桌前。

    只要确保自己眼前这块范围是亮堂的,其他的,柳蔚不管。

    可柳蔚不管,不代表其他人不管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屋子里突地骤然一亮。

    柳蔚愣了一下,转过头,便瞧见斯文儒雅的中年男子,手里拿着火折子,正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天晚了,莫伤了眼睛。”纪奉说道。

    柳蔚没做声,回过头,继续忙自己的。

    纪奉站在那儿没动,他看着柳蔚的背影,眼神,很深,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开了口:“上次的事……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