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魔道祖师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赘婿  永夜君王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499章:你娘,是容棱吗?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499章:你娘,是容棱吗?

    “季师爷有事?”柳蔚打断他的话。

    纪奉顿了一下,声音很轻:“有些事,不知柳大人,可愿倾听?”

    “可是公事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柳蔚眉目动了一下,回过身,看着纪奉:“那便说吧。”

    纪奉看柳蔚面色平常,眼底当真是半点额外感情也没有,叹了口气,这才说:“叶元良之案,已有进展,不知纪邢,可否放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问:“叶元良案,有了何进展?”

    纪奉以为柳蔚是故意为难,也不怕将话说明:“今日钟先生的证供,不是足以证明,案发时候,纪邢已经离开古庸府,且并未回来过吗?”

    这下倒换柳蔚愣了:“钟自羽?”

    纪奉吐了口气:“大人是当真不知,还是假装不知?”

    柳蔚是当真不知,因着今日,她一整天都泡在衙门检查这些灯笼,根本没见过任何人。

    但纪奉却不认为柳蔚是不知,他有些无奈的道:“这些话,是钟先生亲自说予容大人听,柳大人,又怎会不知。”

    柳蔚这时起身,问道:“今日容棱见过钟自羽?”

    大概因为柳蔚的动作太大了,且眼中神色不像装的,纪奉沉默一下,才说:“是,说来也巧,钟先生原先,竟是见过叶元良的。当时是叶元良刚下船,去到客栈,恰巧,钟先生也在那间客栈,钟先生的一位学生,正是那间客栈掌柜的儿子,钟先生那日是去家访……”

    “容棱现在在哪儿?”打断纪奉的解释,柳蔚直接问。

    纪奉不知柳蔚为何如此紧张,迟疑一下,道:“正衙。”

    柳蔚放下手上的试管,对着窗子外头唤了一声:“替我看着这儿,少了一样东西,自个儿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柳蔚说完,头也不回的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纪奉站在原地,看看空空如也的屋子,眉头慢慢蹙起。

    而在纪奉略微懵然时,就见窗户的狭缝边,伸出一只短短的手,那只手推开窗户,然后凑过来半个脑袋,往里头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纪奉一眼辨认出那小脑袋的主人是谁。

    柳小黎确定娘亲真的离开,才对肩膀上,同他一样谨小慎微的珍珠道:“是真的走了,不要怕。”

    珍珠一双绿豆般大小的眼睛眨了眨,小身子紧贴着小黎的耳朵。

    小黎看不起它:“你会飞,你有什么好怕的?”

    珍珠不高兴的啄了他耳朵一下。

    小黎捂着耳朵,哼了一声:“我还没说你呢,你怎么就把我卖了?爹又没打你,只是把你捆了一下,你脚上一个印儿都没有,怎么就全都说了?”

    珍珠扭过鸟头,桀桀桀的叫唤。

    小黎生气了:“你还犟嘴,就是你胆小,就是你出卖我!”

    “桀桀桀!”

    “就算那些是事实,可容叔叔说了,那是我们之间的秘密,不能告诉别人听。”

    “桀桀桀!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就是你不对,就是你不对!”

    一人一鸟吵了起来,边吵,小黎还边从窗子翻进来,左右再看看,确定娘亲真的走远了,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珍珠和小黎起了争执,它也不认错,可它嘴笨,说不过小黎,最后在他头上叨了一下,就飞走了。

    小黎摸摸自己的脑门,撅了撅嘴,自己爬到桌子前,继续弄那些试管。

    弄了一半,小黎感觉后背方向有人看着,他回过头,就看到还站在门口的纪奉,小黎眨眨眼睛,问:“伯伯,你还有事吗?”

    他用了还这个字,纪奉便知,方才那些话,这孩子也听到了。

    自己的武艺如何,纪奉很清楚,不说太高,但也属难逢敌手,可这窗子外头藏了一人一鸟,他却当真是半分感觉也没有。

    要做到如此高明的隐藏行踪,其武艺,必定在自己之上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这小豆丁,又想到那受伤过后,便对其心存怨恨的微微,他叹了口气,上前,摸摸小黎的脑袋。

    小黎很乖的没有动,只是提醒道:“伯伯,如果你无事,就先走吧,我爹不喜欢你,如果我爹回来看到你还在,肯定会不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不喜欢他吗?

    纪奉苦笑:“你爹是这么说的?”

    小黎摇头:“我爹没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如何知晓?”

    “容叔叔说的。”小家伙仰着头道:“容叔叔说的,都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纪奉愣了一下,看着小孩天真烂漫的脸,突然想到什么,蹲下身,轻声问道:“你有爹,那你有娘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。”小家伙想也没想就说。

    纪奉一笑:“你娘,是容棱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小黎顿了一下,半晌,突然哈哈大笑起来:“伯伯你笨死了,男的怎么能当娘,男的只能当爹啊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纪奉看着小黎的笑脸,却半点都笑不出来,哪怕一点敷衍的笑,也难以生成。

    容棱,是柳蔚与纪家之间最大的绊脚石,容棱若不碎,纪家,柳蔚便当真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纪奉只盼,小黎,能替他完成这个碎石的任务。

    手掌贴着小豆丁软软的发顶,纪奉低声,在小黎耳边说着话。

    而另一头,正衙内。

    柳蔚匆忙赶去,刚踏进正门,听见里头,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柳蔚跨门而入,却看里头,只有孙奇一人,正站在那里,用手挥着袍子一角的水渍。

    看到柳蔚进来,孙奇愣了一下,有些错愕:“柳大人形色匆匆,可是案子有了何进展?”

    柳蔚直问:“容棱呢?”

    “容大人?”孙奇后知后觉的道:“方才钟先生相邀,容大人,与其已经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这便不知了,柳大人这是……唉,柳大人,柳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眼瞧着柳蔚二话不说的离开,孙奇抓抓头,懵了一下,才回头,朝着侧旁的小门里唤道:“容大人,柳大人已经走了。”

    容棱冷硬的面孔,从侧门内出来,他看着空无一人的大门,抿了抿唇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孙奇不明白:“容大人,您何故躲着柳大人?”

    容棱没有说话,就在孙奇以为,容棱不会回答时,却听容棱淡淡的道了句:“柳大人套到了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孙奇没听清。

    这次,容棱却一字不说了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