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00章:钟公子就对柳某这般有信心?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00章:钟公子就对柳某这般有信心?

    柳蔚追出衙门,而衙门外早已天黑,虽说还有人烟,却也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柳蔚往前走了几步,看着周遭经过的陌生的面孔,眉头狠狠地蹙了起来。

    容棱与钟自羽见过面了,且一同离开,这本不算什么特别之事,因为柳蔚一直认定,钟自羽是知道案件内情的,柳蔚也一直想套钟自羽的话,但都没成功,若是容棱今日能代劳,实在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但柳蔚在听到珍珠的那句话后,却不敢这么乐观了。

    纤细的手指慢慢攥成一团,柳蔚皱着眉,漫无目的的在漆黑的街道上游走着,一边走,一边看着两边挂着灯笼,还未打烊的各色店铺。

    夜晚的古庸府城,有些冷清,通常,这里都是冷清的,除非有花灯会,或许会热闹一些,若是平时,便是如此寂寂寥寥。

    柳蔚走了很久,没有找到钟自羽,也没找到容棱。

    这种无目的的寻找,有点傻,能找到的几率,百不存一,但柳蔚就是没回头,没回衙门,也没回客栈,只是继续的找。

    冷风吹灌而来,柳蔚觉得鼻尖有些痒,揉了揉,抬头,恰好经过旁边一间酒楼,她隐约,听到酒楼里传出喧闹的沸腾声。

    柳蔚随意侧头看了一眼,本不上心,却在正要离开时,听到一句愤怒的咆哮:“钟自羽,今日你究竟是何意?给本公子说清楚!说不清楚,你哪儿也不准走!”

    钟自羽这三个字,令柳蔚眼眸一亮,她快速判定方向,随即,走进那间喧嚣的酒楼。

    酒楼里,席客并不多,柳蔚一眼,便瞧见了角落某张桌子前,那正对峙而站的三人。

    两个陌生人,另一个,正是柳蔚遍寻不到的钟自羽。

    柳蔚又看了看左右,却分明,没看到容棱的身影。

    而此时,那边已经闹开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什么来着,有些人,就是白眼狼,亏我与他称兄道弟,到头来,被卖了还不知晓,钟自羽,你就这么点良心?本公子怎么就对不起你了,以至于你要这般害我?害我全家?”

    柳蔚站在原地,听着这莫名其妙的争吵,蹙了蹙眉。

    却听那边,那挡在钟自羽与那咆哮公子哥儿中间的一人,打着圆场:“好了,有话好好说,有什么好吵的?”

    “如何好好说?你问问这人,今日去衙门说了什么,他说我们家当铺收了贼赃,说我们家是黑店,我去趟净房的功夫,就有衙役来我家抓人,将我爹给带走了!我就问问你钟自羽,你有什么证据,凭什么如此诋毁于我?我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你之事,令你如此处心积虑,也要害我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一场误会?”调和之人拍拍那咆哮之人,转头看向钟自羽:“钟兄,赶紧解释一下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,看着眼前两人,无趣的勾了勾唇,淡淡道:“照实直言,何谈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钟兄你……”调和之人被钟自羽这态度弄得有点生气。

    那狰狞着咆哮之人,立刻指着钟自羽鼻尖,抖着手说:“看到没有,看到没有!这人就是个白眼狼!亏得咱们平日待他不薄!他恩将仇报也就算了,竟到了连我家人都不放过的地步,好,钟自羽,这是你逼我的!”那人说着,直接冲上去,一把揪住钟自羽的衣领,将人险些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柳蔚在远处静静的看着,一双眸子,始终定在钟自羽那张淡漠温和的脸上,哪怕到了这种暴力动手的地步,钟自羽的表情,竟然也是如此的处变不惊。

    凭着这张临危不惧的脸,柳蔚的眼神,便又深了许多。

    那边的闹剧,最后以那调和之人将同伴拉走,才算结束。

    钟自羽重新坐回凳子上,看了看眼前琳琅满目的餐桌,转头,正要招小二过来收拾,便瞧见那门口,正面无表情瞧着他的清隽男子。

    钟自羽勾唇一笑,似乎并不意外对方的出现,反而开口:“倒是巧了,柳大人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静静的看着钟自羽,又左右瞧瞧,确定这里没有容棱,思索一下,才抬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小二机灵的过来收拾,重新布好餐桌,也将歪倒的椅子扶正。

    钟自羽伸手,指了指那椅子,示意柳蔚可以坐下。

    柳蔚落座,抬眸看着钟自羽这人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钟自羽先开了口,道:“方才之事,大人可瞧见了?”

    柳蔚靠着椅背,平静的道:“钟公子私事,柳某无意多问。”

    “多问又何妨。”钟自羽还是那闲散又悠哉的笑摸样:“柳大人有何想知的,钟某定然知无不言。”

    当真知无不言,之前就不会诸多回避了。

    柳蔚面上不显露,嘴上只问:“听闻钟先生,认得叶元良。”

    既然是钟自羽之前自己找上衙门了,那也不怕别人问得直接了。

    而与上次的左右言他不同,这次,钟自羽回答得异常爽快:“一面之缘。”

    “一面之缘,却能记得如此清楚,钟公子这记性,倒是比柳某好得要多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看着柳蔚直笑,伸手,拿起酒壶,为柳蔚将面前的酒杯填满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那盈满的杯子,没有动手。

    钟自羽为其倒了酒,又自己倒了一杯,小酌一口,轻淡的说:“钟某记性并不好,但这出了人命的案子,不想记住,只怕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一开始便记得,为何早先你不上呈府衙?”

    “一开始,的确没记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?一开始没记起来,案子过去许久,反倒想起来了?”

    “有些事,日子过得久了,才能想的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钟公子可知,若是你第一时间将所知一切上禀衙门,或许,此案已经破获,如今时过境迁,凶手逍遥法外,要再抓,只会更难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一笑,将整杯酒饮尽,把酒杯放下,眸子深邃的盯着柳蔚:“柳大人说笑了,再难的案子,到大人手中,只怕也不算难事。”

    柳蔚皱眉:“钟公子就对柳某这般有信心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钟自羽唇角勾得很荡,显示他此刻心情愉悦,是发自心底的愉悦:“也不知为何,打从见过大人第一眼,钟某便坚信,大人是个有本事之人,钟某最爱与有本事之人结交,不知大人,可否给个机会?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