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永夜君王  赘婿  金瓶梅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504章:再仔细想想,谁跟你说的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504章:再仔细想想,谁跟你说的

    这次,小妞回答:“有。”

    柳蔚眼神变了,声音也紧了些:“是何证明?”

    “有人……说过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抓着小妞的手,力道再紧了紧:“是谁说过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小妞再次皱起眉,似乎在思考,在回忆,但想了许久,也只是摇头:“我……不记得了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吐了口气,放柔了声音:“再仔细想想,谁跟你说的,那个人还说过什么?那个人,是男是女,在哪里与你说的?”

    柳蔚猜测的果然没错。

    救回小妞后,小妞曾告诉柳蔚,被关的这阵子,她始终迷迷糊糊,朦朦胧胧的,有时候醒着,有时候睡过去,一睡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不记得自己吃过饭,喝过水,但是似乎又并没有饿,也不会渴。

    柳蔚听小妞这么说,就猜测,小妞的记忆出现了断层,极有可能,小妞中过什么影响神智的药物,迫使记忆发生了错乱。

    而若是能将这些记忆理顺,柳蔚相信,必然会有大发现。

    毕竟,一个将小妞绑走七八天,却没对小妞造成任何伤害,甚至还管吃管喝?这样的绑匪,绑人的动机,实在令人深思。

    柳蔚又问了小妞一会儿,小妞还是回答,记不起来了,想不出了。

    小妞脸上的表情,也从之前的放松,悲伤,到了焦躁的地步。

    柳蔚知道不能再问下去了,小妞年纪太小,这样极端的方式,会令孩子脑神经受伤。

    确定真的问不出什么了,柳蔚轻声道:“现在,你听得到什么声音吗?”

    小妞果然放弃了回忆那根本想不起的东西,而转移了视线,在脑中寻找一道凭空出现的声音。

    是铃铛声。

    “顺着那个声音,你看到眼前一片白光,白光之中,有个人,在等着你,你看那人是谁?”

    小妞在无意识中,寻着脑中的白光,慢慢往前走,走了好一会儿,小妞才看到朦胧的白雾中,站着一个人,小妞看不清那人的容貌,只看到他身形颀长,举止漠然,就那么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现在,走到那个人面前。”柳蔚继续引导。

    小妞乖乖的越走越近,努力的想去看那人的容貌,却始终看不清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。”柳蔚如此的道。

    这次,小妞总算看到那人的脸,是一张清隽淡雅,斯文翩翩的俊雅男子,不是柳公子,还会是谁。

    可看到这人是柳蔚时,小妞却愣了一下,随即,眉毛微微耷拉下来,似乎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柳蔚注意到小妞的面部表情,也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孩子,心中是有一个人吗?

    通常催眠中的人,要出幻境,需要通过一个媒介,有的医生会提前暗示好,说,你听到钟声响,或者听到响指声,就可以睁开眼。

    柳蔚擅用的方法却是另一种套路,并不倾向硬醒,而是采用软醒,柳蔚会引导被催眠者,在梦中见到催眠自己的“医生”,而通常见到医生本人,这个幻境,也就不攻自破了。

    但有些人,并不一定会被医生唤醒,一些情况较严重的幻想症病患,在催眠中,是无人能唤醒的。

    除非,是被催眠者自己觉得最安定,最安全的人唤醒。

    但小妞,竟然脑中也有这样一个人?

    小妞并非幻想症病患,小妞只是个正常人,应该用最正常的方式就能唤醒,可小妞还是情不自禁的,在脑中想到了另一个人,这说明什么?唯一能解释的就是,小妞在这段被绑架的时间里,大脑受了过多的刺激,从而导致了外表看来毫无异常,但脑神经,却变成另一幅摸样。

    柳蔚皱起眉,神经疾病是无法从把脉看出的,这是心理病的一种,莫非,小妞身上没受伤,但脑子受了伤?

    柳蔚试探性的继续说:“看到眼前的人了吗?现在,你睁开眼。”

    小妞还是闭着眼,静静的坐在那里,身子软软的靠着椅背,眼皮抖了一下,又阖上了。

    柳蔚凝起眉:“睁开眼。“

    小妞眼皮再次抖了一下,却依然没睁开眼。

    柳蔚表情变得难看。

    容棱就在柳蔚身后,见状按住柳蔚的肩膀,男人手心的热度,透进柳蔚的肩头。

    柳蔚吐了口气,抿着唇,继续说道:“那个人走了,白光中,走进来另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小妞的表情果然又变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希望,那人是谁?”柳蔚问道。

    小妞没有回答,小妞的脑中,又出现了另一个人,那人是个男子,穿着一身极为普通的淡色袍子,小妞起初同样看不清他的脸,等再走近一些,终于,看到了。

    那是一张有些冷漠,有些凉薄,又十分俊逸的脸。

    瞧着那个人,小妞走了过去,不自觉的,拉住大人的衣角。

    男子没有理小妞,也没挥开小妞走,只是带着小妞,一大一小,走进光影更深之处。

    “睁开眼。”柳蔚的声音,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小妞猛地睁大眼睛,懵然的看着空荡荡的屋顶,脑中,还有些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直到僵持了足足数十秒,小妞才晃神一下,眨了眨眼,看着对面的两人说:“公子?”

    柳蔚神色复杂的看小妞一会儿,摸摸她的头:“有哪里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小妞感觉一下,摇了摇头:“没有。”随即又补了一句,有些开心:“真的不疼。”

    柳蔚又问:“可还记得,刚才经历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经历?”小妞的表情,又变得懵懂,仔细回忆了好一会儿,她抓抓头,有些不好意思的问:“公子,我是不是睡着了?”

    柳蔚问:“睡得好吗?”

    小妞也不记得了,但还是点点头,老实说:“好像只睡了一会儿……”

    因为眨眼就醒了。

    “还困吗?”

    小妞看看外头的天色,乖乖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回房去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小妞听话的起身,朝两位公子行了礼,这才离开。

    小妞一走,容棱才问:“如何?”

    柳蔚脸色不好:“没有线索就算了,但小妞,似乎被动了手脚。”

    容棱挑眉:“手脚?”

    柳蔚点头:“小妞忘了太多东西,这不正常,这阵子,我得对小妞进行治疗,不过心理疾病,我不擅长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说着又有些愁,她是主攻外科的,心理医生算是另一个行业了,她的那点催眠术,是在学法医心理学时涉及的科目,但法医心理学,和正统的完整心理学,是两个行当,有些东西可以互动,但绝大部分,还是各不一样,毕竟检验凶手,和检验正常人的方式,截然不同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